诗词

/标签 诗词

《快高长大》唱词本

作曲:泽日生,作词:林夕,原唱:汪晨蕊

主角设定:学习一直很好的主角的成长过程,学会大人的道理,学会坚持,变成过来人,诉说自己的故事和领悟。

A主歌

(寻路的迷茫)路–

远不过出走了再想回去^

(惊醒、迷离、小小失落)如梦境一醒已经离去^

得到了,什么了 有什么要失去- ^

(白驹过隙的时间感)时间–

要让我光一枝漏气的汽水- ^

(无奈)甜蜜了味^

却少了什么- 喝下去*– ^

(回忆美好)梦–

美不过当初永远十岁^

(快乐、开心)两手空空都有太多乐^

在大人天地里 去街都需要争^

(成长渐老,回忆蒙灰)时间–

送走了垃圾留下银河像水^

不再望星那晚,连 心中那个女孩亦在老去^

B副歌

(成长中,接受大人的教导,又不太意愿接受,轻轻地,淡淡地)

谁骂我不要再搞事 不听教找那一位意 可否多讲一次^

回头望这种岁月失散在那儿^ 现在驯服 也未见得真可惹人意^

来骂我催我赶快去写字 迫我赶功课温书考试 无人督促的我^

才明白一生这份功课更深 也只得我没放弃 要我坚持*– ^

C主歌

(学会收起情绪)泪–

再不敢湿老去的怀里^

(担忧)然后很心我有否伴侣^

在莫明的命里 寄居多少个新居^

(离家远去,学会独立,想家)时间–

送走了垃圾留下谁人在家里^

(发了头,时间流逝感)给白的发碎

如光阴觉到存在便过去^

B副歌

(挣扎着成长,遇事后接纳,但又不完全接纳,来回转换,明白坚持)

谁骂我不要再搞事^ 不听教一位意 可否多讲一次^

回头望这种岁月失散在那儿 现在驯服 也未见得可惹人意^

来骂我我赶快去写字^ 迫我赶功课书考试^ 无人督促的我^

才明白一生这份功课更深 也只得我没放弃^ 要我坚持*– ^

D副歌

(接纳后,已成过来人,怀念童真, 已学会自律,诉说,教导感)

不要再搞事^ 呼喝声充满真心真意 可否多说一次^

成熟后不知这份约束在那儿 现在做人纯似绵羊 也不保证被钟意^

从前任性的我想快高长大^ 不要催促我温书试 直到今天至知—-^

人大了 多少试炼真正开始 却只得我,提我永远要坚持*– ^

E结尾

(长大了,独立走下去,突然想起童年的自己,开心地笑)

路–

远不过消失了再想回去- 沿路想不起曾为何离-^

想不想饮汽水- 然梦见的是谁-

By |2019-07-18T22:53:53+08:00七月 22nd, 2019|原创|0 条评论

你喜欢催促

你喜欢催促,
害怕他人没有满足你的要求,
就像顽皮的小孩。

你喜欢呼叫,
害怕没有人理会你的需要,
就像依赖的儿童。

你喜欢大喊,
害怕别人听不到你的声音,
而你声音却压在我脑海。

你喜欢炫耀,
害怕失去外在的尊严和荣光,
却未除去心中的自卑。

你外强中干,
害怕大老板强硬地对待你,
却对家人无礼。

你喜欢批评,
害怕失去你好像存在的权威地位,
却从未成为一位权威。

By |2019-06-25T09:19:55+08:00六月 18th, 2019|原创|0 条评论

放手

批判我的语言吧,就像语文老师那样;
棒打我的顽固吧,就像出色的武术家;
管理我的行为吧,就像优秀的经理人;
监控我的动态吧,就像一位智慧的老者;
教育我的品行吧,就像完美的权威人士。

用谦虚装满我的脑袋,好像我从未学习那样;
用努力填满我的身体,好像我从未工作过;
用踏实充满我的内心,好像我是浮夸的胖子。

控制我的思想和意志不会使我快乐,也不会让你快乐;
放过我吧,你已经尽了教育的责任。

愿你愿我平安喜乐,愿你为此幸福;
愿你愿我找到自己的路,愿你为此骄傲;
愿你愿我有独立的归属,愿你为此满足。

愿你放过自己;
愿你放开双手;
愿你放手,
我已放手。

By |2019-05-31T23:30:10+08:00六月 1st, 2019|原创|1 条评论

分手后未能忘掉对方的原因和真正忘记对方的标志

分手是件痛苦的事情,可是又有种种原因导致我们未能顺利忘记某个人。

如果跳出这辈子的时空来看,之前某辈子一方欠了另一方,其中一方还没还清那辈子的债,所以他会不舍。缘分让他们相遇,让他去偿还。而偿还过,才能了结他灵魂的心愿。即使分手了,未结的缘分还会让他们再次相遇。只是怕这段关系是孽缘,还要用不只一辈子的时候偿还,那无论分分合合都会让人纠心。

在很多关系相处中,都必须符合良知的法则。如果一方做错了事,另一方不知道或没有原谅,那么他在分手的时候一定会带着悔恨暂时离开。良知会谴责他,无论出于哪方原因而分手,做错的一方必须寻得原谅才能解除良知的锁。

很多时间,我们找伴侣会像我们的父亲、母亲的样子。是啊,原生家庭的力量影响很多关系,也包括亲密关系。我们或多或少会在伴侣身上寻找那些未能充分满足的父爱或母爱。于是,在关系亲密的时候,双方就像家人一样,就像自己回到童年,得到了父亲或母亲无微不至的关爱。当我们分到分手的现实中,回到哪怕只是缺失一点点爱的原生家庭中,就会让他们想起那时充分的爱。

若是用普通的原因来解释,那就是情绪打上了结。想忘记,即总是想起那个让你心动的人,于是又再次想起与他相处时的音容笑貌、经历的点点滴滴。回忆愈是甜蜜,分手之后就越是难以忘记。因为情绪在双方相处时,打了一个结。当初海誓山盟般承诺在一起,情绪当然强烈。只是结易打,却不好解。

当然双方在相处的过程中,双方都会给对方留下很多物品、照片。那些都是关系的记忆,是让人很难丢掉的东西。而这些东西也会时刻提起你相处的种种情绪。这些东西跟情绪一样密不可分,除非像情绪一样丢掉,否则它总会在某个时间提起你某种情绪,无论是当时的甜蜜或痛苦。

一个可能给到另一个人可能还有些抽象的东西,如果他给了一方帮助、带领你成长、保护你、鼓励你。如果因为某些原因而分手了,受到帮助的一方其实是接收了支持一方的能量,没有成长起来,那么还是会依恋那个给予你支持的人。就像很多女性希望从对方身上获得安全感 ,男性希望从对方身上获得尊重感一样。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会缺少一些品质、某些能量,你希望对方填满缺失的自己,即使分手也会回忆起在关系中变得完整的自己和对方。

说了这么多忘不掉的原因,想必如果经历过的人都知道那种痛苦,如果后面发生了一些事件那就意味着双方的关系的可以真正结束,还再背负伤痛,而是转化成某种力量继续前进。

如果还清之前某辈子的债,那么可是在某个清晨的梦醒时分,这个梦会提示你因果业力的清偿,会让因为这段关系获得成长。

当我们找到对方,告知对方当时犯下的错误,获得对方的原谅时,那就是这辈子的清偿。真诚道歉的一方如果未获得对方的原谅,那么对方可能要面对其它人生的功课,这时这段关系将会转化。

当我们走出原生家庭的影响时,我们能在往后的每段关系中获得成长,并能认清能持续一辈子的关系。可是在中国要完全走出原生家庭的影响很难,因为中国的文化传统所致。

而情绪结,心痛难忘的关系反面是最好处理的。当我们痛心地大哭过,彻底地释放自己伤心的情绪,就像小朋友忠于自己的情绪感受一样,心痛了就哭出来吧。

相处的物品就丢掉吧、送人吧、卖掉吧,或是把它重新制作成别的东西来用,照片也都删掉吧。有人说有些东西不舍得丢,或有用,也许吧,有一点理性的记忆也应该可以吧。

如果对方曾经帮助过、保护过我们,那么我们最欠对方的一份内心充盈爱的感谢,以及日后成长过后的我们。

最后我觉得电影《蓝莓之夜》有句话说得挻好的: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是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那么忘记了。

By |2019-06-23T13:33:00+08:00五月 2nd, 2019|原创|0 条评论

爱的阶段

我爱你,所以我保护你。

我爱你,所以我情感归属于你。

我爱你,所以我丰富你的生活。

我爱你,所以我赋予你影响力。

我爱你,所以我们一起探索人生。

我爱你,所以我们创造生命的意义。

我爱你,所以我们一同疗愈过去的伤痛。

我爱你,所以我们与众生一体。

By |2018-06-07T11:26:36+08:00八月 1st, 2014|关于爱情, 原创|8 Comments

《心情相册·慢下来》笔记

请慢下来,是对所有生命而言。

脚不能达到的地方,眼睛可以达到,
目光不能达到的地方,思想可以飞越。

独处最大的好处就是感觉自己就是上帝。

生活有时就是如此微妙,
一味执著就容易错失眼前的幸福。

因为爱你,才想跟你在一起,
并且,分享你的一切!

只要心灵是自由的,纵使给你一副牢笼,也视若无物,
纵使给你一只滚烫的面锅,也有纵身一跃的勇气!

发光并非太阳的专利。
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一个发光体!

By |2019-04-08T23:27:29+08:00九月 28th, 2013|原创|0 条评论

《见与不见》所见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

寂静,欢喜

 

这是作是扎西拉姆多多所作,她是一位佛教徒,网上很多传是仓央嘉措的一首诗,部分原因是因为《非诚勿扰2》电影给打了段小广告。

当然是诗本身也是很有魅力。很多人说它是首情诗,只是即使“情”诗也有很深的韵味。佛教下的修行者都比较相信轮回的学说,在这些氛围下写出来的“情”是一种生生世世的“情”。只是这种生生世世的“情”看似执著,又像似看透。

不悲不喜,不来不去,不增不减,都消解二元性的词语,跟心经的“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一样。消除二元幻象,回归本然的一味状态。能生生世世延续下来的联结,不是爱情,而是灵性(神性、佛性)的本然。不舍不弃,说一辈子,相对来说简单的,生生世世就难。而在地球生命诞生之初,未有情绪、感受的分化,生命只是简单的动物和植物时,谁又跟谁谈论爱情。所以情的执,也只是一时的执,不是永恒,不是永恒的本来面目。也唯有永恒的灵性的大宇宙从每一个灵魂分裂开始就对所有灵魂,也包括人,不离不弃。

看到这,也只平静的喜悦,慢慢地进入一味。

By |2016-05-02T19:03:31+08:00七月 24th, 2013|原创|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