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未能忘掉对方的原因和真正忘记对方的标志

分手是件痛苦的事情,可是又有种种原因导致我们未能顺利忘记某个人。

如果跳出这辈子的时空来看,之前某辈子一方欠了另一方,其中一方还没还清那辈子的债,所以他会不舍。缘分让他们相遇,让他去偿还。而偿还过,才能了结他灵魂的心愿。即使分手了,未结的缘分还会让他们再次相遇。只是怕这段关系是孽缘,还要用不只一辈子的时候偿还,那无论分分合合都会让人纠心。

在很多关系相处中,都必须符合良知的法则。如果一方做错了事,另一方不知道或没有原谅,那么他在分手的时候一定会带着悔恨暂时离开。良知会谴责他,无论出于哪方原因而分手,做错的一方必须寻得原谅才能解除良知的锁。

很多时间,我们找伴侣会像我们的父亲、母亲的样子。是啊,原生家庭的力量影响很多关系,也包括亲密关系。我们或多或少会在伴侣身上寻找那些未能充分满足的父爱或母爱。于是,在关系亲密的时候,双方就像家人一样,就像自己回到童年,得到了父亲或母亲无微不至的关爱。当我们分到分手的现实中,回到哪怕只是缺失一点点爱的原生家庭中,就会让他们想起那时充分的爱。

若是用普通的原因来解释,那就是情绪打上了结。想忘记,即总是想起那个让你心动的人,于是又再次想起与他相处时的音容笑貌、经历的点点滴滴。回忆愈是甜蜜,分手之后就越是难以忘记。因为情绪在双方相处时,打了一个结。当初海誓山盟般承诺在一起,情绪当然强烈。只是结易打,却不好解。

当然双方在相处的过程中,双方都会给对方留下很多物品、照片。那些都是关系的记忆,是让人很难丢掉的东西。而这些东西也会时刻提起你相处的种种情绪。这些东西跟情绪一样密不可分,除非像情绪一样丢掉,否则它总会在某个时间提起你某种情绪,无论是当时的甜蜜或痛苦。

一个可能给到另一个人可能还有些抽象的东西,如果他给了一方帮助、带领你成长、保护你、鼓励你。如果因为某些原因而分手了,受到帮助的一方其实是接收了支持一方的能量,没有成长起来,那么还是会依恋那个给予你支持的人。就像很多女性希望从对方身上获得安全感 ,男性希望从对方身上获得尊重感一样。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会缺少一些品质、某些能量,你希望对方填满缺失的自己,即使分手也会回忆起在关系中变得完整的自己和对方。

说了这么多忘不掉的原因,想必如果经历过的人都知道那种痛苦,如果后面发生了一些事件那就意味着双方的关系的可以真正结束,还再背负伤痛,而是转化成某种力量继续前进。

如果还清之前某辈子的债,那么可是在某个清晨的梦醒时分,这个梦会提示你因果业力的清偿,会让因为这段关系获得成长。

当我们找到对方,告知对方当时犯下的错误,获得对方的原谅时,那就是这辈子的清偿。真诚道歉的一方如果未获得对方的原谅,那么对方可能要面对其它人生的功课,这时这段关系将会转化。

当我们走出原生家庭的影响时,我们能在往后的每段关系中获得成长,并能认清能持续一辈子的关系。可是在中国要完全走出原生家庭的影响很难,因为中国的文化传统所致。

而情绪结,心痛难忘的关系反面是最好处理的。当我们痛心地大哭过,彻底地释放自己伤心的情绪,就像小朋友忠于自己的情绪感受一样,心痛了就哭出来吧。

相处的物品就丢掉吧、送人吧、卖掉吧,或是把它重新制作成别的东西来用,照片也都删掉吧。有人说有些东西不舍得丢,或有用,也许吧,有一点理性的记忆也应该可以吧。

如果对方曾经帮助过、保护过我们,那么我们最欠对方的一份内心充盈爱的感谢,以及日后成长过后的我们。

最后我觉得电影《蓝莓之夜》有句话说得挻好的: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是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那么忘记了。

爱的阶段

我爱你,所以我保护你。

我爱你,所以我情感归属于你。

我爱你,所以我丰富你的生活。

我爱你,所以我赋予你影响力。

我爱你,所以我们一起探索人生。

我爱你,所以我们创造生命的意义。

我爱你,所以我们一同疗愈过去的伤痛。

我爱你,所以我们与众生一体。

《心情相册·慢下来》笔记

请慢下来,是对所有生命而言。

脚不能达到的地方,眼睛可以达到,
目光不能达到的地方,思想可以飞越。

独处最大的好处就是感觉自己就是上帝。

生活有时就是如此微妙,
一味执著就容易错失眼前的幸福。

因为爱你,才想跟你在一起,
并且,分享你的一切!

只要心灵是自由的,纵使给你一副牢笼,也视若无物,
纵使给你一只滚烫的面锅,也有纵身一跃的勇气!

发光并非太阳的专利。
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一个发光体!

《见与不见》所见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

寂静,欢喜

 

这是作是扎西拉姆多多所作,她是一位佛教徒,网上很多传是仓央嘉措的一首诗,部分原因是因为《非诚勿扰2》电影给打了段小广告。

当然是诗本身也是很有魅力。很多人说它是首情诗,只是即使“情”诗也有很深的韵味。佛教下的修行者都比较相信轮回的学说,在这些氛围下写出来的“情”是一种生生世世的“情”。只是这种生生世世的“情”看似执著,又像似看透。

不悲不喜,不来不去,不增不减,都消解二元性的词语,跟心经的“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一样。消除二元幻象,回归本然的一味状态。能生生世世延续下来的联结,不是爱情,而是灵性(神性、佛性)的本然。不舍不弃,说一辈子,相对来说简单的,生生世世就难。而在地球生命诞生之初,未有情绪、感受的分化,生命只是简单的动物和植物时,谁又跟谁谈论爱情。所以情的执,也只是一时的执,不是永恒,不是永恒的本来面目。也唯有永恒的灵性的大宇宙从每一个灵魂分裂开始就对所有灵魂,也包括人,不离不弃。

看到这,也只平静的喜悦,慢慢地进入一味。

活在当下的神圣

肉体生存没有安全恐惧之分,只有对错之别。

情绪和欲望没有对错安恐之分,只有好坏之别。

选择和行动没有好坏对错安恐之分,只有善恶之别。

爱与被爱没有善恶好坏对错安恐之分,只有真假之别。

想法与观点没有真假善恶好坏对错安恐之分,只看是否符合信念。

信念没有实相与幻象、真假善恶欢好坏对错安恐之分,只看是否符合神性智慧。

当神性智慧出现,我与世界合一,没有任何的分辨与偏见。

当下本然的事实都是神圣的、实相的、真的、善的、好的、对的、安全的。

少有人走的路

一旦学会内省,就无法基于幻象而活。

一旦学会真诚,就无法基于谎言而活。

一旦学会爱与被爱,就无法违背良心而活。

一旦学会选择与喜欢,就不会违背意志而行动。

一旦学会接纳和释放情绪,就不再背负罪恶。

一旦学会活着,就不会有任何恐惧。

当我真的有爱时

“当我真的有爱的时候:
我会在你说话时凝视着您
我试图理解你在说什么,而不是在准备怎么回答
我接纳你的感受,听到你的想法,看见你的灵魂

当我真的有爱时:
我倾听并选择放下防卫
我听见你了,而且对于对与错不加评判
当我没听懂时,我还请你澄清我没有理解的地方

当我真的有爱时:
我允许你深深地触动我,即使我可能会因此而受伤
我告诉你我的梦想,我的希望,我的受伤,以及什么能带给我喜悦
我还跟你分享我在哪里失败了,在哪里我觉得做的还不错

当我真的有爱时:
我跟你一起放声大笑
但有时我也会幽默地嘲弄你一番
我会跟你谈心,而不是对你训话

当我真的有爱时:
我会尊重你的空间,而不是强行挤入
我会在你的界限周围徘徊,或后退几步
直到你感到舒服地让我进入为止
我不会强迫你说出心中的秘密
我等待,知道你自己选择暴露它们给我

当我真的有爱时:
我将自己的人生剧本放在一边,让演出告一段落
无论好坏美丑,我只做自己就是了
我也愿意看到你的一切,无论好与坏,美丽还是丑陋”

细想一下,我们对家人,妻儿,朋友,员工,还有无数身边的人真的有爱吗?我们是对话时看都不看对方一眼?
是面对对方期望倾诉的需求,匆匆地说“我很忙,再说吧”?
是面对对方的爱的眼神,头也不回地出门了?
是面对父母的一碗热汤,还觉得很烦,眼睛都没离开过电脑?
是面对妻子儿女需要陪伴的渴望,还盯着手机与不熟悉的人聊天?
又或者说,我们根本连自己都不爱了!
面对身体的声音“我累了,不要再熬夜了;我痛了,不要再虐待自己了”,毫无知觉?
面对内心的好奇、喜悦、愤怒、不满、伤感,只是用脑子里的一套形象、面子、身份、地位,把它们深深地压在心底,从不倾诉分享?
奇怪的是,我们这么不爱别人,这么不爱自己,不是为了赶着去爱,而是不知道在忙什么。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我们用鞭子拼命赶着自己走,是为了什么。
如果我们需要被爱,就去爱别人吧。停下来,聆听自己的内心,聆听身边的人,我们就会知道,原来我们一直拥有那么多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