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音写作

第一次用语音写笔记,感觉挺舒畅的,这是一种意识流的写作,很顺畅的,识别功能还比较准确,该点一个赞。也许我日后会更多地使用这种写作方式,因为有一种作家就是通过语音口述,然后他的助手帮他将口述,按他的思路整理成文字,然后汇成他要写的书。写着写着,发现这种方式还是有个缺点,毕竟没有成熟像打字写作的成熟思路,也没有完整结构,所以这种输入方法,口述转为文字的文章,后面一定要整理和组织各种内容。好在这个时候,我是独处的,反省的,也是我的力量源泉之一,因为我对内在事物感兴趣。

语音写作还有一个缺点就是无法表达深刻的语言。虽然自己能想到,也能表达出来,而且情绪也在,但深刻的语言还需要被雕琢才能成形它独特的美。

意识流写作当中最重要的是专注和独处的状态。当然,我可以通过语言将自己带入这种状态,如果有外在事物的干扰就可能把我这个状态打断。意识流写作还会成为我将来独特的技能。而且我在准备好写作大纲之后,我能用结构化能力去口述内容成为文章。

语音写作内容的整理主要看当时写作的完整程序,以及文章的长度。语音写一篇文章初稿一千到两千字的大约用时20分钟左右。如果有大纲而且论证或事例充分,那整理的时间大约是平时写作的一半。我平时写作大约一千字一小时,那么这种情况是两个过程加起来是原来的60-70%。如果只有大纲什么都没有,那可能会是平时写作的80-90%。但无论是哪种程序,都因为语言写作比较即兴,所以不会丢掉那此细微的想法,同时因为二次的整理所以错别字会少很多。

一张手机锁屏壁纸

用的MIUI正能量的主题,就是那句永远相信美好的事情发生。

在主题有限字数的条件下,写下:

我不眷恋过去

也不期盼未来

活在当下即本然

表达的意思就是那段英文熟语:

Yesterday is history,

Tomorrow is mystery,

Today is a gift, that is why we call it present.

跟这篇《当下》一样,也当是博客的题记,

Screenshot_2013-05-10-22-05-15

“失败是成功之母”

鑫:你为什么能成功?

磊:有很多因素,但最重要的是,“失败是成功之母”,你应该听说过。

鑫:听过。

磊:面对一件事情,即使失败了,也会给你很多经验教训,这会给你带来将来的成功。

鑫:但是这些经验教训也是过去的,怎么会带来将来的成功?

磊:当我从过去的经验中学习,抽象,获得一般规律之后,就可以应用到将来要面对的事情。

鑫:但你不一定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实事求是。

磊:是的,这也很重要。

鑫:但这与“失败是成功之母”无关。

磊:始终过去给我们的经验是很重要。

鑫:所以你记住了过去的情景,换句话可以说,“记忆是成功之母”。

磊:这么说你也浅薄了,完全说不出这句话的智慧。

鑫:我要补充说一下,这个记忆既包括智力上的记忆,也包括情绪上的记忆。

《蔡康永的说话之道》笔记

透过说话,懂得把别人放在放在心上,这就是我相信的、蔡康永的说话之道。

每天我们说那么多话,其中到底有几句话是我们说完之后,会自己找个空当,把那几句话放在心头玩味一番的?“我为什么说出这句话?”“我为什么会用这个态度说?”如果没事就想想这样的事,就会发现,我们心里其实藏了很多我们自己都没搞清楚的东西。这些东西藏在我们的话里,从我们的嘴巴说出去了,变成别人评价我们的依据。如果我们稍加玩味我们的说话内容和说话方式,会比较懂得别人是怎么弄成对我们的印象、怎样定位我们在他们人生中该占的比重。

规定自己每周发出短信问候一位通讯录上的朋友,而且在对方回复后,再回复一则给对方圆滑的短信。

“正在做的事”本身就很有趣,沉默反而比喋喋不休更丰富,更值得回味。可以尝试放音乐来一起听,不能依赖电视来填补沉默的空白。

把无谓的胜利让给对方,懂得认输的人很懂说话。

约会的时候,当然最好是三不五时地带着感情望着对方,让对方感觉到两人之间有瞬时的电流在传递。

遇上对方提起了一个你完全不相接的话题,不必急着要抵抗,而是轻巧地瓜对方热衷的话题,连接到一个很生活的方向,就行了。

话题卡住了,就换话题,不要恋栈。

如果在相聚的两小时里面,你有三次让对方开心地笑,寻对方应该是绝对还会记得你曾经提过几个无聊的话题的。

问的问题越具体,回答的人越省力。回答的人越省力,他就越有力气和你聊下去。

是世界的真相: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聊天时,每个人都想聊自己。

尽量别让自己说出“我”字。每次想说“我”字时,都改成“你”字或“他”字。

问题很尖锐,可以倒推回去两三步再问。另外,在公事上,必须问出尖锐的问题时,我建议拿“抽象的第三方”来当替死鬼,据媒体报道,据谁说等等。

适度问起让人两难决择的问题,让淡话气氛热起来。

不想交浅言深的话,应该避开的地雷:对方的苦衷、社会禁忌、容易有强硬立场的。

说出数字时,要与生动的事物联系。

跟一个寡言的人共处一小时,是会很沉闷;但跟一个喋喋不休的人共处十分钟,应该像就会想掐死对方了。说话你机关枪而且很得意的人,也许可以试着改用比较古老的兵器:拉弓→放箭,拉弓→放箭。留一点空当,让听的人消化,只要你的话值得一听,不用担心,对方一样会见识到你威力的。

要练习这种“悬疑式”说话,其实很方便。只要你跟朋友转述一件事的时候,每讲个几句,就稍稍停一下,看你朋友会不会问“然后哩?”“后来呢?”如果有这样追问,就表示你叙述事情的方法是吸引人的;但如果你停顿一下,你朋友却想都不想,就把话题转去别的地方,那就表示你讲得很没意思,使得对方一点也不在乎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你可以找机会改个方法,把同一件事用别的顺序再讲一遍,看你朋友这次会不会问“后来呢?”

把故事爆点藏在后面,很容易让故事废了。想练好,可以看看报纸或网络上的新闻,喜欢用什么样的标题来吸引读者把整则新闻看完。

有的人讲话很有趣,很吸引人,但却很少讲什么“现在的”笑话。就像很会煮菜的人,不会把罐头浓汤热一热就端给你喝,还期望你说“真好喝”。笑话还是万灵丹,谈话中一定需要万灵丹的话,有趣的故事,应该会比笑话有效果得多。

适时重复对方句中的关键词。

你不必假装有深度,只要懂得欣赏别人的深度已经是一种美德了。

带来惊叹号,就会留下深刻的印象。交谈还是有奖竞赛,别急着抢对方的话说。

观察对方最渴望的部分来赞赏。通常那部分对方会明显突显。

人跟人之间是有一本账,只是每个人计算的方式不同。

人能够集中精神“听事情”的单位大概只有十五分钟。也就是说,在每十五分钟之内,对方如果能听进去你要告诉他的事只有一件。不管听众来听你演讲的原因,只要你体谅听众容易恍神,给他一些乐趣,以及两到三栏有用的讯息,他就会觉得你是个非常好的演讲者,下次还会乐意听到你的演讲。

乐在其中,跟长辈“凑趣”。

如果碰到对方爱憎分明,而且要求你跟他站在同一阵线,你只能让对方心情宣泄他的不满,但你要控制一下,不要忘形地加油添醋,不要为了讨好对方,就夸张地攻击别人。

如果在聚会中,遇到也不想多聊的人,可以用“嫁祸于人”的招数,来摆脱对方。

离场不必惊动大家,和主人同重要的朋友说一声就可以了。

有一种“引蛇出洞”式的诉苦,白话文叫做“撒娇”,你要立即不明你的赞美和认同。

找人帮忙“大事化小”:拆解成很具体的,听了不会一下就失去耐心的一个一个小步骤,然后先提出最小的要求,这样不会被立刻拒绝。

只听字面的意思就做决定,恐怕机会就跑掉了。

别人赞美你一句,你就回一句赞美。

招待客人,别只用钱不用心。

把话用你有感觉的方式讲出来,不要偷懒地邻带你那个行业里所有业界人士讲话的套路,即便不流畅、多费字句,都没关系的。
传达感情,不只要会说。

本来就是为了让你能和别人连接,语言才存在的。可惜这么多人只顾自己使用语言,却不在乎别人了。我觉得语言最美的时候,就是我们透过语言,感受到彼此互相需要的时候。

下载PDF电子书

试写讣闻

20世纪的尼采说过:“上帝已经死了”,然而那时上帝还未抛弃人类。如今,2010年8月12日这一天,上帝因为人类不断追求特质生活,放弃上帝神性的敬仰而慢慢被人类的离弃折磨而死,从此它将离开人类居住的地球,走向遥远求知的地方。

理性伴随人类好几个世纪,为人类带来丰富的物质文明和科技进步。然而在这大半个世纪以来,人类除了在信奉理性的同时,也越来越相信理性的孩子——邪恶,这是理性他本人最不愿意看到的。最终,2010年8月12日这一天,理性被他的孩子,以及人类对他的孩子的信仰而活活地被气死。临死前,理性曾说:“我从来没想到我会生出邪恶这样的孩子,而更让我没料到的是人类居然会相信邪恶这个孩子。”

新生的信息像不断的倾盆大雨,汇入到无心的信息海洋。2012年6月22日,太阳直接照耀北回归线的这一天,意识它终于被信息的海洋高高地漫过全身,被资讯的海水淹死了。当意识死的时候,它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已经全是漶漫的海水,它的亲朋好友都表示对意识那份专注的敬仰,并说他们以后还将向意识学习它的专注和理解。

PS:这些讣闻都交代死者死亡的时间、地点、原因,还有遗言、人们的评论。

2010年8月12日

网络的边界

真想看清楚纷繁的网络世界。——题记

网络又称互联网(Internet),就如国与国之间称为“国际”一般,网络与网络之间所串连成的庞大网络,它是指在ARPA网基础上发展出的世界上最大的全球性互联网络。这些网络以一组通用的协议相连,形成逻辑上的单一网络。这就是一般意义上的网络,但网络于世界究竟是什么,它是群体的组合,还是组织的排列,它是以个人的组成,还是以国家为分野,它是咨询的汪洋,还是观念的表达。这些问题很难回答,但我们还是可以一探网络边界的究竟。

网络的边界,最简单的划分方法是用国家。不同的国家拥有网络的不同部分,而且不同国家可自行管理自己的网络。但是让这个世界分崩离析、支离破碎的正是各国的国界。各国真的自行管理网络后,网络监管、网络控制会让原本在网上自由冲浪的网民变得无所适从。而且从现实上看,如何确定网络的关税,如何确定它国流量的过路问题,这些都是很难执行的。

网络可以说是一件公共物品,它具有非排他性:人们只需支付小部分的上网费用即可使用网络,网络可让任意多的人使用而不减少其效用,而且我们很难禁止某人支付那小部分上网费而享受网络的效用。它还具有共享性:一个人消费网络时并不会减少其他人对网络的消费,人们都可以自由地呼吸空气、自由地饮用溪水,而并不会影响到另一人的呼吸与喝水。由于无法排除一些人支付那小部分上网费就可以使用全部的网络,显然网络是具有很强的外部经济性,所以它会我们带来很大的效益。一般的公共物品是由政府管理并提供给人们,但是网络已经从发明者——美国开放给全世界的人民使用,网络是世界的,所以不可能由美国的政府来管理网络的边界和使用权的问题。网络若真地要划分,则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但即使在联合国会议讨论几百次也不能解决。所以用国界来划分网络的边界是不合适的。

网络上英语的内容远远多于汉语的内容,这是公认的。这源于互联网的起源及国外的发展,这是一个积累,而中国的互联网起步于1993年左右,起步晚,汉语内容自然比英语内容少。究竟网络上有多少是英语的,不同的资料来源显示有不同的比例,有的说80%,有的说是60%多,绝大多数资料都超过50%,以下是其中一份数据:

英语 68.4%
日语 5.9%
德语 5.8%
汉语 3.9%
法语 3.0%
西班牙语 2.4%
俄语 1.9%
意大利语 1.6%
葡萄牙语 1.4%
韩语 1.3%
其它 4.6%
总网页数:3130亿

来源:Vilaweb.com,eMarketer.com

以上提到的语言都是国际贸易交往主流语言,如果以这些语言作为网络的分界也许不为过,只要一看这个网站使用什么语言便可知道它在网络的哪条分界里。可是用语言来划分只会让充满冲突的现实世界搬到网络世界。还记得巴别塔的传说,当时人类联合起来,希望兴建一座能通往天堂的高塔。上帝降临视察,认为人类过于自信和团结,一旦完成计划将会为所欲为,便决定变乱人们的口音和语言,并使他们分散各地,高塔于是停工,自此之后人类冲突不断,而该塔则被称为巴别塔。如今非英语母语的国家的学生大都学习英语作为他们的第一外语,而欧洲各国熟悉一两门外语的人不在少数,上其他语言写的网站也是很简单的事。语言文化交流已是常态,世界的文化很难截然地分开来,而语言更是没有将网络分开的强力。

网络不能自上而下地划分,而在当今网络世界中渐渐出现了自下而上划分的趋势。现在网络上出现社交网络社区,如人人网、开心网等,它们是利用社交网络、网络效应、六度分隔原理建立起来的。社交网络代表各种社会关系,经由这些社会关系,把从偶然相识的泛泛之交到紧密结合的家庭关系的各种人们或组织串连起来。它由一个或多个特定类型的相互依存的特征连结起来,如价值观、理想、观念、目的、金融交流、友谊、血缘关系、冲突或贸易。它有由许多节点构成的,会产生非常复杂的社会结构。喜欢这个歌星的人会通过社交网络社区聚在一群,喜欢那个影星的人又会聚成另一群;喜欢篮球的人会聚在一群,喜欢足球的人又会聚成另一群。另外由于网络效应的影响,越来越多的人会加入到他认同的人数最多的社群当中,随着社群人数的增多,每个用户得到的效用也越高,这些效用的增长是平方级的。又由于世界上任意两个人联结起来中间通过的人数都不超过六个,所以世界人任何都可以影响任何人,产生特有的影响,而且只某个加入到社群里就一定会对群里所有人造成影响。通过分析这些社会网络关系、各个社群人数的增长变化和人员之间的相互影响,我们可以隐约看出网络的分界。

另外由于网络公共物品的性质,而政府又不可管制,所以越来越多的非政府组织和非营利组织将其影响力拓展到网络上,或是它们直接利用网络的公共性在网上传达它们的目的。非政府组织和非营利组织不履行政府管理的职能不以营利为目的,它们通常是支持或处理社区关心或公众关注议题或事件,所涉及的范围非常广,多数是公共领域的,从艺术、慈善、教育、政治、宗教、学术、环保等等,担任起弥补社会需求与政府供给间的落差的责任。Mozilla基金会是为支持和领导开源的Mozilla项目而设立的一个非营利组织。所有喜爱Mozilla项目的程序员都可以参与编写代码,或是利用这些开放的源代码创造出自己的作品,Mozilla基金会把自己描述为“一个致力于在互联网领域提供多样化选择和创新的公益组织”,所有程序都是基于网络开放和创新而聚到一起而工作。维基媒体基金会也是基于网络而设立的非营利组织。它的目标是鼓励开放及多语言内容的成长、开发、及分发,并将全部这些内容以维基方式免费提供给公众。所有人都可以参与创建、编辑和修订维基的内容,保证知识对所有人开放。他们的口号是让每一个人都可以自由的使用人类的全部知识。这些组织是没有国界的,而且欢迎所有人他们的语言文字和丰富网络的内容,最重要的是这些组织里的人都是自愿地在相同目标和相同理念的感召下一起为组织做贡献的。这些非政府组织和非营利组织虽然没有政府的支持也不能放弃原有目的而谋求私利,但是参与到组织来的人几乎都是自愿的,他们或是受到组织的目标的感召,或是受到亲朋好友的行动的影响,最终聚到一起,他们为共有的理念而行动。

综上所述,我预言所有的组织,包括政府、企业、非政府组织和非营利组织,都将影响力拓展到网上,在网上传达自己的理念,而认同他们理念的人会参与到组织的社群当中,并且在人的社交网络和网络效应的影响下,越来越多持有相同目的的人会加入到组织的社群里。随着社群里人与人交往的加深,情感变得深厚,最终会认为自己是社群的一分子,例如他们会自已为“Mozilla”人、“维基”人、“绿色和平”人,或是某某公司的人,而不是束缚于原有国籍、语言文化的身份影响。最后我们就可以清晰地看到网络世界的分界。

参考文献:

[1] ]维基百科(www.wikipedia.org)有关网络、巴别塔、公共物品、社交网络、非营利组织、非政府组织、Mozilla基金会、维基媒体基金会的词条

重学拼音输入法

我在尝试用拼音输入法来写自己的日志。

以前是用五笔的,但用五笔来写思路经常因为某些字拆不出来而被阻断,所以用五笔来写自己的文章很不爽。用五笔来抄写文章和摘选笔记是很快的,尤其用自然五笔。虽然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很想用五笔来打,甚至用最传统的办法——书写,但不是长久之计,我不想像以前那样用纸笔写下,然后用五笔录入到电脑里,整个过程很费事,因此我就想在电脑里用拼音来直接完成这个过程。

我早该用电脑来写东西,书写跟不上速度。当我想好N篇文章时,我还迟迟未动笔写下一篇,不该啊,不然我的很多想法都会胎死腹中。现在用拼音来写除了要克服拼音那关,更重要的是,能对着电脑在不是一个人的宿舍中写出发自内心的文字。拼音关不是难题,我普通话还算是标准,心理习惯这关才难,因为我心理习惯在安静的地方写作,而宿舍很少有安静的时候。

痛苦死了,写了那么久才300多字,若是用笔写的话,早就写过一页了。不是说不会写,而是不习惯,这只不过是阵痛,改变习惯于我也是很快的。好吧,下篇继续。

心谷

其实,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形象感十足的词语。

心沉在谷底,翘盼着每日中午才或许有的阳光,而浩荡的野风被山峦削减后流进时已变得温馨。谷中有一凸出的平地,方圆有限但足以晾晒心情;谷边的漫厓上稀疏地穿出零碎多态的小花;谷底是潺潺的渓流,清澈的流水甘饴如蜜。驻谷望天,几丝云彩变幻着魔态,似在为谷心做专场舞会;流连谷路,在远避尘喧的静谧中捡拾历史,放飞关于大草原的阔梦;谷睡至酣,无嘈杂抹去嘴角难粘的微笑;喊破喉咙,谷壁反射出的好似仙乐;即或扼腕顿足,也只有微风和山花表示着理解和同情,而不存哂笑!…

也有暴雨倾盆,也有雪闭谷门,也有风扯心窗,也有石压心脉…但心依然淡定地滋润在谷中,那所有的蹂躏对谷中享受着心而言,无不是为心谷奏乐,让谷心再一次感受自己的跃动、存在与激荡!根本动弹不得谷心守谷度生的坚定!更何况谷心是历经磨难和历练,深度参悟和透析了谷外后才沉入谷底的呢?谷中之心只想为自已寻份静土和净地,更何况它揣着美好才遁入谷中的呢? 心谷并不寂聊,当谷中心己摒弃尘世的繁乱和杂沓后,它自有渴盼和希望。心谷狭小,但装得下心拥有的那精选的亮丽。或许谷中心再也见不得轰轰烈烈,但谷心不老,因为它正在享受着潜生暗长!心谷并不缺少生机,那峭壁上的一朵丹红和那谷门缝中涌进的丝丝暖意,谷中心便体味了春天的蓬勃!心生在谷中是心的选择和福祉,和长在凡尘俗土染黑的看似洁白的地方相较……

文字华尔兹

一个学期前,那时我离别五笔很久了,打字速度当然慢了很多,于是就上网搜索提高打字速度的技巧。自己就网罗了一大堆,很多都很好,其中有一条让我们集中练一下二级简码,他说这很有节奏感。

节奏感让我打起字来相当欣喜。我利用金山打字通来练,里面包含了二级简码的练习。所谓二级简码就是输入两个字母编码,再敲空格键便输出一个汉字的编码,二级简码的字覆盖了我们日常用字的相当大的部分。开始没觉得什么,渐渐地变熟变快,打两下字母再敲一下空格,打两下字母再敲一下空格,滴滴答,滴滴答,越打越有节奏感,强弱弱,强弱弱(连起来听就是这种节奏),我的文字有了灵魂,随着音乐跳起了华尔兹!强弱弱,强弱弱,很喜欢这种节奏感。

以前用极点中文是因为它功能强大,也适合我这种不经常练五笔的人用。它可以用分号和上逗号键来选第二和第三个词条,可以用逗号和句号来向前向后翻,这样我就不用看键盘上的数字来选词,也可以用拼音辅助输入,无疑方便了很多初学者。另外它可以挂接上多个词库、自动造词、快捷键输入等等,都是些好使好用的功能。

后来这个学期系统换成了64位的Vista。极点确实支持Vista,但是它还无法支持64位的操作系统,有点可惜,不能用它,最后选了很久才用万能五笔。虽然它也和极点能四码唯一上屏、标点截止上屏,但是我发觉它总不能让我在打完四个编码后称心如意地顺势敲下空格键,它要让我选词,而且只能用分号选到第二个词,第三个词要用数字选,像断断续续的华尔兹,完全失去了它的优雅。我想其实不是万能五笔这个软件的过错,而是它词库的过错,虽然词库量很大,可用拼音、英语和笔划来输入,但这些对我来说完全是多余的,最大问题是重码率高,命中低。很无奈,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想打文章,更没有把我写在笔记本里的日志打到博客上。

这个星期六,我已拖了超过一个月没有把我笔记本里的日志打到博客上,不能再拖了,我不得不用万能五笔来打。没打一段,我就很不爽。我想既然不能装极点,那我把它的词库移植到万能五笔,那总可以吧,然后就弄起来。它们两个的词库结构很相像,都是一行一行的,编码空格加字词,但还是差了一点(极点同码的字词在一行,万能的每字词一行)。结果我用万能五笔加极点的词库只能打出编码排第一的词。这还是不爽。后来发现小鸭五笔与极点都是用窝子的词库,而且它能支持64位的Vista,所以下它来试试。

它所宣称的没错,果然能在64位Vista装上,并输出文字来,这就完成了第一步的测试。然后我设置一下它,发现它的选项与极点很相似,可以说是极点的简化版。用它我很快把我那篇日志打完,文字的华尔兹跳得很顺利。整个过程我大部分是盲打完成的,词语的命中率很高,后来我真正意识到输入法软件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词库。没有一个合适的词库,你和输入法就会出有“代沟”,思想没有充分交流,就像你有话说不出,沉默郁闷的感觉。窝子的词库重新编排了二级简码,并且只允许有三个重码,精炼出我们日常生活中最常用的字,然后精挑二字词,使得整个词库的重码率低,命中高。新的文字华尔兹开始跳起来,而且是比以前跳得更快,以前两个弱拍是打两个字母,现在的两个弱拍是打两个字(每字两个字母),以二字词的步伐把文章跳完。如果极点支持64位系统的话,我会马上试用,但无论我用什么样的五笔都希望是窝子的词库。

西式思维

看了那么多西方人写的书,自己的思维都变成西式的,这是我和我最好的朋友达成一致的结论。自己的西式思维给自己带来不少好处。西方的直接利落的思维让我做起事来很高效。“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是西方从启蒙时代就有的思维。我想我和我的朋友在现代企业中很容易得到快速提升的机会。西式思维比较注重实效,强调功利,少讲情面,迅速高效地执行,不会将时间浪费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

当然,西式思维在中国这个大环境生存时自然会遇到不少麻烦。作为学生的我们即使我们高效,但就是很难拿第一,因为我们的思维无法深入中式思维的深处,而中国的教育制度考的就是中式思维。我们尤其是很难写好语文作文、答好政治的问答题,这两类题都是纯净中国人的脑袋才能做好,而我们这两个就不行。上面的问题也许对我们的影响不大,但我们在中国社会做人难确实是一个问题。中国人的“关系”不能直接译为英文的“relationship”,而是要译为“Chinese Guanxi”。人际关系对两种思维是截然不同的,西式思维中没有“谦虚”的观念,在人际交往中有这种思维的人多数是按照实际情况来回答。中国人比较中庸,在对人时会体现交往的柔性,西式思维的人不中庸,甚至有点极端,有些态度不受中式思维的人的欢迎。中式交往中有很多潜规则,我们到目前为止已经碰了不少壁,也许中式思维的人不能说出这些规则,但他们在实际中能运用。

大一第一学期的寒假,我俩做了一些交流。人想我们的思维根本是西式的,但我们可以学到中式思维的外部和中式的手段。假期过去了,我想到了一些方法给我和我的朋友。当我们在做的时候,首先要搞清楚你是在待人还是在处事,而且要常常问自己这个问题,因为有时候做事会关系到他人,如果在处事,那么我们的西式思维就可以高效表达;如果是在待人,那么我们就不要急于表达,先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我们通常比较极端,而且再现在可能已不可救药地偏向天平的一端,沉沉地把那一端压下,既然如此,我们不如来个双极端,也把天平的另一端沉沉地压下,我们天平的两端只不过比中庸者的重很多。如果我们有双极端的思维,那么我们对外会显示平衡,只不过这需要较多功夫。我们不必时时功利,虽然这样可以极大促进自己的成功,但是我们会很累,我想当我们在玩的时候就可完全忘掉功利,不必追求有什么实效,不要把它看作一种应酬。如果还不放心,可以在事先确认,允许自己玩,但不要为自己限定时间,否则就不投入。在玩乐与享受这方面,西式思维人不需要太多顾忌,因为即使没有文化的青年人也会受到西方享乐方式的影响,这个表面的东西在中国是很普及的。还有一点比较重要,就是中国人不“讲理”,所以一般情况下不要指望说服中式思维的人。如果可以的话,在吵架的时候,西式思维的人只给出理性的气势,不要理性的内容,一旦落实到具体情况,我们就很容易输掉。如果做不到这样,那就把平时批判中式思维的态度摆出来,然后大声说出,这是我们经常性习惯性的行为,应该比较容易做到。

好了,这里写了四点,欢迎各位西式思维的人来补充(纯粹是中式思维的恭维)。

For my best friend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