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哲学

主页/标签 泛哲学

《科技伦理论:反思智能时代背后的哲学》主要观点

By |2019-10-20T11:45:47+08:00十月 18th, 2019|Categories: 原创|Tags: , |

作者:王小伟,来源:知乎,科技伦理论:反思智能时代背后的哲学 导语 三十年前,我们还坚信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那时科技是一把君子佩剑,可以破除迷信,驯服自然,捍卫人生。三十年后,还是这把剑,故事却变成了身怀利刃,必起杀心。这把歹人之剑提示我们当代科技可能会超出人的控制,甚至常常能诱导人去做恶。至此我们渐渐明白,科技这一卓越的工具,它即是胜利之剑,也是破灭之枝。其实人类从最早使用工具开始掌握技术,背后的伦理问题便相伴而生,并且随着技术的发展愈演愈烈: 我们是否逐渐在工业社 [...]

描述商业整合图谱模型中所有阶段的组织

By |2019-10-08T23:36:30+08:00十月 8th, 2019|Categories: 原创, 整合图谱|Tags: , |

阶段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颜色 品红 红色 琥珀色 橙色 绿色 青色 紫色 对应个人阶段 感官生理阶段(Sensoriphysical) 影像情绪阶段 (Phantasmic-emotional) 表象思维阶段(Representational) 角色心智阶段早中期(Concrete operational thinking) 角色心智阶段后期和形式反思阶段早中期(Formal operational thingking) 形式反思阶段后期及统观逻辑早期 统观逻辑(V [...]

当世界观崩溃的时候(下)

By |2019-09-30T16:38:01+08:00九月 24th, 2019|Categories: 原创, 整合图谱|Tags: , |

(四) 当一个人掌握工作和生活中的多种角色,面对不同类型的问题会运用不同规则,熟练使用语言,适当地表达自身的情绪和需求时,那么他基本是有成功的人生。如果想要人生更精彩,只再继续发展更多能应对不同人、不同场景、不同世界的角色即可。他已经是工作中的好员工,家庭中的好父母。很多人都可以停留在这个阶段,只是对不同角色的熟练程度不一样,被人认为好的程度不一样而已。 其实个人发展到这里,外在的世界也很难有不顺的地方,世界观应该在这里变得很稳定才对。可是天有不测之风云,命理中偏偏有疾厄这个 [...]

当世界观崩溃的时候(上)

By |2019-09-30T16:50:55+08:00九月 23rd, 2019|Categories: 原创, 整合图谱|Tags: , |

(前言) 每个人都会遇到不顺的时候,可能是身心的疾病,或是外在的困厄。面对疾厄,人们有很多种方式应对,既可以用原来的方式更加用力地去改变当前的困局,也可以用一种新的视角去看待原来的世界。听起来本文好像又要讲一些鸡汤的道理,可是如果遇到极度不顺时,就好像是世界崩溃,无法用原来的观念和方式解释这个世界,自己认知的世界变得支离破碎,这就是世界观崩溃了。世界观崩溃,不是很好玩,也不是一些鸡汤的道理就能解决的。爱因斯坦有一句名言:用当初产生问题的同样的意识水平是不能解决该问题的。用同样 [...]

管理领域的一般问题

By |2019-09-19T09:46:27+08:00九月 17th, 2019|Categories: 原创, 组织设计|Tags: , |

如何解决一个问题? 何时?何地?何人? 组织结构是怎样?沟通途径是怎样? 有什么制度?运作机制是怎样? 事情是什么?问题是什么?信息是什么?概念是什么? 确定一个目标? 战略是什么?策略是怎样? 用什么方法?有哪些步骤?是否存在逻辑结构? 有什么渠道? 范围在哪?限制有哪些? 资源有哪些?如何调用? 什么特质?什么习惯? 流程是怎样? 时间规划如何? 什么时候停止?什么情况不做处理?结束的标志是什么? 分工是怎样? 如何组建项目团队? 团队的信任程度如何?如何传递信任? 场景 [...]

跨领域思维和多维概念:从语言的习得到统观逻辑的诠释

By |2019-08-02T21:41:00+08:00七月 23rd, 2019|Categories: 原创, 整合图谱|Tags: , |

当人还是婴幼儿的时候,我们从五官的感知中获取各种信息,包括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等。其中视觉和听觉所以承载的信息量最大,最富,变化最多。后来,到了两到七岁左右,儿童们开始慢慢学会符号、象征、语言、概念等一系列认知功能。 例如,我们最初看到“苹果”这个实体时,只是通过它所呈现的视觉、味觉等信息带给五官的感受来记忆它,同时这过程中还可能会与我们的情绪挂上勾,即使这简单的苹果实体也会带来开心或不开心的情绪。五官的感受与情绪结合一起形成意象,这也是我们在影像情绪阶段常见过程。接 [...]

意识光谱的商业应用

By |2019-09-03T10:43:55+08:00六月 30th, 2019|Categories: 原创, 整合图谱, 组织设计|Tags: , , |

原文:A spectrum of consciousness for CEOs: A business application of Ken Wilber's Spectrum of Consciousness,CEO的意识光谱:肯·威尔伯的意识光谱理论的商业应用。 作者:J.E. YOUNG,Anderson School of Management,University of New Mexico。 论文开头介绍了肯·威尔伯的意识光谱理论。然后,用文献法阐述不同意识阶段的 [...]

科学与宗教的整合:感官之眼、心智之眼和默观之眼

By |2019-05-12T23:15:47+08:00五月 14th, 2019|Categories: 整合图谱|Tags: , |

本文摘自方天天的硕士学位论文《从超越到整合——威尔伯的超个人心理学思想研究》。 奥斯卡·王尔德曾说过一句话:“唯有灵魂能医治感官,亦唯有感官能医治灵魂。”①但在这个科学唯物论主导的世界,欲求科学与宗教的真正整合(这种整合,要求做到真正的异中有合),如同用一支手电筒,探照不同的洞穴。唯科学论的探究形式,结果当然不会让人意外,是无法看到两个洞穴真正的轮廓的。超个人心理学提供了一个途径。威尔伯于1998年写就《灵性复兴》(the marriage of sense and soul [...]

超个人实修最主要的方法——静坐

By |2019-06-29T10:17:56+08:00五月 1st, 2019|Categories: 整合图谱, 灵修专题|Tags: , |

本文摘自方天天的硕士学位论文《从超越到整合——威尔伯的超个人心理学思想研究》。 回顾二十世纪,西方心理学两个最重要的突破,都不是新知识的发现,而是对古老智慧的体悟和认可。第一个突破是心理上的成熟可以持续发展到超越常态的程度。所谓常态只是人受限于文化的武断界定,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性确实潜藏在我们每一个人里面,就像威廉·詹姆斯所指出的:“不论在身体上、智力上、或是精神上,大部分人都只活出很有限的潜能,在有可能发挥的意识中,只运用了非常小的部分⋯⋯我们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储藏了那么 [...]

整合图谱的新观点

By |2019-06-23T14:43:06+08:00三月 25th, 2019|Categories: 原创, 整合图谱|Tags: , |

信息时代,全球各地文化之间的交流日益丰富,知识的共享与获取变得越来越便捷。个人可以研究人类所有的知识,无论是古代、现代和后现代的,无论是认识、经验、实验、智慧、历史和对文明的反思。 如果我们把所有文化中关于人类智能、心理发展、社会进步、灵性成长的各种知识放在一起研究,以当今不同文化国家的研究为基础,利用全世界的伟大智慧传统去绘制一张无所不包的、全景式的整合图谱,那我们将看到全观的景象。 创立这个图谱的人叫肯·威尔伯,被誉为“意识领域的爱因斯坦”,他把这个理论称为“整合操作系统 [...]

三种时代观念(一):传统的时代观念

By |2019-08-21T23:36:29+08:00三月 13th, 2019|Categories: 原创, 整合图谱|Tags: , |

不同的时代流行不同的观念,推崇不同的社会价值观。 在中国的传统社会仍至世界的传统社会,这个时代的人们追求的是名利权。也就是说世人会通过一个人所拥有的名声、钱财、权力来评判他是否成功,一个人所付出的努力是否面向这三者。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住,描述的就是传统时代的人为利益奔忙的情景。浮生之间,人们问的算命先生最多的问题,也是中国的古代的命理看得最多的问题:妻财子禄寿。紫微斗数的星耀,除了它们自有的性质外,还会根据年干进行世俗的变化,会化科、化禄、化权,化忌,化科代表名 [...]

社会思潮研究:从个人的“我”走向集体的“我们”

By |2019-08-21T23:41:02+08:00三月 10th, 2019|Categories: 原创, 整合图谱|Tags: , |

“我是谁?”这个经典问题,从不同象限来问答会产生一系列答案。 首先从生物、物理的个人外部的象限来问答自我认识的问题,例如我的身高、体重、身材数据、血型、体脂率、心肺功能、健康程度、营养需求来定义我是谁,我的身体是怎么样的。体检报告中,呈现的内容是我们个人意识当中其中一个“我”。为了健康和满足自己的身体需要,“我”做出了各种各样的决定。物质主义、拜金主义严重的城市或国家会让人沉溺于物欲的享受上,认为我是就是生理上的我。 然后从心理学,这个经典的个人内部象限来回答“我是谁?”,借 [...]

社会思潮研究:从集体象限回答“我是谁?”——“我们是谁?”

By |2019-08-21T23:41:09+08:00三月 9th, 2019|Categories: 原创, 整合图谱|Tags: , |

以前我很少谈到政治,多数是聊心理、占星的话题,自从玩过《群星》这款游戏,了解P社“五萌”后,发现政治如果提炼成游戏规则,同样也很有趣味。在群星的贴吧里,找到了一个PolitiScale政治维度的测试,自己也完成了测试,发现自己的个人理念与国家主流的思潮是不同的。可以说,很多人测完,感觉会与国家主流思潮不同。而与国家主流思潮比较接近的人,会比较“幸福”。他们可能还没有想到个人角色与国家中公民的角色是不一样的,也不一定到达形式反思阶段。那些觉得自己与周围不同的人,一方面,有种“众 [...]

关于存在主义中死亡的的思考

By |2019-06-23T14:40:29+08:00三月 7th, 2019|Categories: 原创|Tags: , |

在海德格尔存在主义哲学中有8个关于死亡的命题。 1.我肯定是要死的。 我无论活多久都是要死的。 2.我得自己去死。在一些特殊场合,他人会替我去死,就像他们会代表我去交电话费或者帮我去参加会议。但是迟早我是要自己去死的,不能让别人代替。 我们都将孤独死去。 3.我会死的事实并不只是经验意义上的可能性,甚或是经验意义上确定无疑的。如果有一个人似乎不知道死是什么,这肯定是因为他“在死亡面前逃遁”(《存在与时间》,251)。 肉体的死亡在经验意义上是确定的。离开对死亡的面对,意味着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