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未能忘掉对方的原因和真正忘记对方的标志

分手是件痛苦的事情,可是又有种种原因导致我们未能顺利忘记某个人。

如果跳出这辈子的时空来看,之前某辈子一方欠了另一方,其中一方还没还清那辈子的债,所以他会不舍。缘分让他们相遇,让他去偿还。而偿还过,才能了结他灵魂的心愿。即使分手了,未结的缘分还会让他们再次相遇。只是怕这段关系是孽缘,还要用不只一辈子的时候偿还,那无论分分合合都会让人纠心。

在很多关系相处中,都必须符合良知的法则。如果一方做错了事,另一方不知道或没有原谅,那么他在分手的时候一定会带着悔恨暂时离开。良知会谴责他,无论出于哪方原因而分手,做错的一方必须寻得原谅才能解除良知的锁。

很多时间,我们找伴侣会像我们的父亲、母亲的样子。是啊,原生家庭的力量影响很多关系,也包括亲密关系。我们或多或少会在伴侣身上寻找那些未能充分满足的父爱或母爱。于是,在关系亲密的时候,双方就像家人一样,就像自己回到童年,得到了父亲或母亲无微不至的关爱。当我们分到分手的现实中,回到哪怕只是缺失一点点爱的原生家庭中,就会让他们想起那时充分的爱。

若是用普通的原因来解释,那就是情绪打上了结。想忘记,即总是想起那个让你心动的人,于是又再次想起与他相处时的音容笑貌、经历的点点滴滴。回忆愈是甜蜜,分手之后就越是难以忘记。因为情绪在双方相处时,打了一个结。当初海誓山盟般承诺在一起,情绪当然强烈。只是结易打,却不好解。

当然双方在相处的过程中,双方都会给对方留下很多物品、照片。那些都是关系的记忆,是让人很难丢掉的东西。而这些东西也会时刻提起你相处的种种情绪。这些东西跟情绪一样密不可分,除非像情绪一样丢掉,否则它总会在某个时间提起你某种情绪,无论是当时的甜蜜或痛苦。

一个可能给到另一个人可能还有些抽象的东西,如果他给了一方帮助、带领你成长、保护你、鼓励你。如果因为某些原因而分手了,受到帮助的一方其实是接收了支持一方的能量,没有成长起来,那么还是会依恋那个给予你支持的人。就像很多女性希望从对方身上获得安全感 ,男性希望从对方身上获得尊重感一样。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会缺少一些品质、某些能量,你希望对方填满缺失的自己,即使分手也会回忆起在关系中变得完整的自己和对方。

说了这么多忘不掉的原因,想必如果经历过的人都知道那种痛苦,如果后面发生了一些事件那就意味着双方的关系的可以真正结束,还再背负伤痛,而是转化成某种力量继续前进。

如果还清之前某辈子的债,那么可是在某个清晨的梦醒时分,这个梦会提示你因果业力的清偿,会让因为这段关系获得成长。

当我们找到对方,告知对方当时犯下的错误,获得对方的原谅时,那就是这辈子的清偿。真诚道歉的一方如果未获得对方的原谅,那么对方可能要面对其它人生的功课,这时这段关系将会转化。

当我们走出原生家庭的影响时,我们能在往后的每段关系中获得成长,并能认清能持续一辈子的关系。可是在中国要完全走出原生家庭的影响很难,因为中国的文化传统所致。

而情绪结,心痛难忘的关系反面是最好处理的。当我们痛心地大哭过,彻底地释放自己伤心的情绪,就像小朋友忠于自己的情绪感受一样,心痛了就哭出来吧。

相处的物品就丢掉吧、送人吧、卖掉吧,或是把它重新制作成别的东西来用,照片也都删掉吧。有人说有些东西不舍得丢,或有用,也许吧,有一点理性的记忆也应该可以吧。

如果对方曾经帮助过、保护过我们,那么我们最欠对方的一份内心充盈爱的感谢,以及日后成长过后的我们。

最后我觉得电影《蓝莓之夜》有句话说得挻好的: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是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那么忘记了。

一些观念的转化

以前抄了很多格言,费尽心思去领悟不同的道理。可世上的道理纷繁杂乱,每个道理,看起来都有它对的地方。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那里我没有办法去反思道理背后的先验的假设,以及证明这样道理的逻辑性。小时候我们看过很多寓言,书讲了一则简单的故事,然后就说做人要怎么样,不要怎么样的道理。长大后我们也会看到很多心灵鸡汤式的故事,文章讲了一些感人的故事,然后说做人要有希望、努力、善良……这些道理背后的逻辑都是形而上的比喻,并不符合严密的认证。可很多人都喜欢选择接受这样的道理,因为简单、形象、易于理解,即使是让他们感觉不好,限制人性发展的道理。例如,一个成长的过程中,父母教育子女不要相信陌生人的话,子女成长过程中只要遇到一件两件被他人欺骗的事情,就会被他来佐证“不要相信陌生人的话”的道理。这样的道理小时候保护一定程度保护他的成长,但会限制他日后建立亲密关系,于是这样的道理就变得不合时宜。

中学时,读了《人性的开拓》等于NLP有关的书。而有技术的有方法的成功学会使用NLP去改变一些限制人发展与成功的观念,但成功学没有办法解决完人意识发展的很多问题。而NLP用来改变观念的方法也可以从属于心理咨询当中的认知疗法。在我文章《心理学家艾利斯理性行为治疗的11种非理性信念》提到ABCDE疗法和最应该转化的11种非理性信念。深信的道理就是个人的信念,认知疗法就是要转化一些不合时宜的信念。

那什么是不合时宜的信念呢?对于想成功的人来说,让你感到限制,觉得发展受阻的信念就是不合时宜的信念。现实是不是每个想成功的人都能成功,因为成功的定义更多是狭隘的,即个人在名、利、权三个领域当中的一个或多个取得很高的“分数”是成功。因为有些人成功之后,发现原来自己并不幸福,因为被社会认可的成功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因为个人没有反思自己想成为怎么的,也没有认真聆听过自己的心声。在现代和后现代的时代观念影响下,社会接纳了更多领域的成功。当你成为你想成为的人可以是一种成功,当你做着喜欢做的事可以是一种幸福,而那些妨碍你成为你想成为的人的观念就是不合时宜的信念。

从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来看,当人们追逐,首先是想获得人们的尊重,从而间接获得自尊。这种自尊并不稳定,更多是依附于外在而获得的尊重感。可是“自尊”的前提是“自”,那个自我必须是稳固、真实、纯粹的自我,后面才有稳定的“自尊”,当中存在着一个寻找自我的过程。寻找自我意味着在提问“我是谁?”,如果换成一个简单的问题,即我想成为怎样的人,在社会担当怎样的角色。

对我来说心理咨询师是我选择的一个角色。当中我也有些不符合这个角色的信念。这里我用统观逻辑的状态去转化一些不合时宜的观念。

“我不需要成为完美的人,才进入到下个阶段。”过去我也追求完美,太过认真,并执着于细节。一直要准备好各样东西才开始推进一些事情。例如我总是把电脑、资料调试并优化好才开始工作。可这样做并不幸福,有时很焦虑。我不需要成为完美的人,才开始推进事情,进入到下个阶段,或者喜欢一个人。因为人无完人,人可以在推进的过程中去调整完善,达到一个合适的结果。如果一个人回看自己的一生,即使可以重来,重新决定,也许能某个时段有个更好的结果,但是不是就一定合适呢,也许这个更好的决定导致后面不好的影响。这有点像塞翁失马的故事说的。进入一个阶段,也意味着个人要勇往直前,去接受人生是一段旅程,那就让它变成一段幸福的旅程。原本费尽心思的想要达到的阶段,会在心流般的努力下,不期而遇。

“我不需要完成治好自己的症状,才开始治疗。”我也曾焦虑、抑郁、沉溺过,被很多心理问题所困扰。现在好不容易能稳定站在统观逻辑的阶段去看这个世界。但是,也还会经常沉溺于游戏、IT新闻、碎片文章之中。它们有时会让我成为一种非本真的状态。可以每个治疗师都在不断治疗自己,并与自己的症状相处。就像《美丽心灵》的主角患有精神分裂症那样,问题、阴影或其它症状化作内心另一个人,一个他我。在治疗的过程中,他会慢慢远离自己,渐行渐远,但偶尔会因为生活当中一些事件回来,变成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很多心理治疗师最擅长的领域就是他自身经历的问题。当我开始治疗,去发挥我的天赋去转化他人的时候,不需要等待自己完全变好,因为人无完人。当我做着治疗的事情时,我会感到幸福。

“我不需要解决完自己所有的问题,才开启职业的发展。”这个也与前面的道理一样。一个人可以有多个角色。职业的道路既有内生的部分,也有外生的部分。所有当下成为自我的努力,都是自我意识的发展,而职业和事业也因此得到发展。

“我不需要很多幸运,才能成为幸运的人。”以前我觉得自己没有运气。出生平凡,没有什么资源,抽奖基本没有中奖。也许,我也没有很多幸运让成为一名显贵。但我所拥有的幸运帮过渡过了平凡生活当中的一些意外。例如,小时候溺水差点淹死,被人救了;偶尔也中过一些一等奖;骑车被车撞过,却只有一些皮外伤;在恰当的时间遇到合适的人……我已经拥有足够的幸运让自己成为幸福的人,生活中的小确幸不也很美吗?

核心叙词:每颗行星的心里话

核心叙词原来是指内心对父亲和母亲的描述,包括好和不满他们的一面。这些内心自然流露的形容词和语句就是核心叙词。

在心理占星中每颗行星都反映了个人性格的不同层面,它们的表达方式与我们周围的人密切相关,其中最为关键的是太阳和月亮所反映内心的话。每个行星都在我们内心当中自然流露一些词语,这些就是行星的核心叙词。

太阳:当我表现我的行为、意志和决定时,请尊重我的选择,认可我的决定,关注我,重视我。

月亮:当我流露我的情绪和感受时,请接纳我的情感,照顾我的需要,关心我,包容我。

水星:当我表达我的观点、想法和好奇心时,请与我沟通、交流,回答我的提问。

金星:当我展现我的美好、品味和审美时,请欣赏我,喜欢我,赞美我。

火星:当我呈现我的生存本能和力量并对外界征服时,请保护我,让我安全,不要阻挡我。

同时个人行星的能量投射到身边亲密的人时,实际上,它们都是核心的内心心声。

我们会对父亲说:当我表现我的行为、意志和决定时,请尊重我的选择,认可我的决定,关注我,重视我。

我们会对母亲说:当我流露我的情绪和感受时,请接纳我的情感,照顾我的需要,关心我,包容我。

我们会对兄弟姐妹说:当我表达我的观点、想法和好奇心时,请与我沟通、交流,回答我的提问。当我展现我的美好、品味和审美时,请欣赏我,喜欢我,赞美我。

我们早期会对父母说:当我还未发展出生存本能和力量时,请保护我,给我安全感。

想想这是多少核心叙词背后的心声,是那简单而自然的心里话。

新完形祈祷文

如果我就只是做我自己的事,而你做你自己的事,

我们便是站在失去彼此及我们自己的危险边缘上,

我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为了根据你的期待而活,

但我在这个世界上是为了肯定你

做为一名独特的万物之灵而存在的,

同时也为你所肯定。

 

我们唯一有在彼此的关连中才是完全的自己,

一个与你疏离的我,

是不完整的。

我并非偶然发现你的,

我籍由积极地伸出手臂

而非被动地等待事情发生在我身上而找到你,

我可以有意识地使它发生。

 

没错,我必须从我自己出发;

但我不能止于我自己;

真理始于二。

死亡、自由、孤独、无意义——浅谈存在主义与心理咨询

“存在主义治疗比较像是一种思考方式,而不是任何特定的治疗工作模式。它并不是一个治疗的学派,也不是拥有特定技术且定义明确的治疗模式。存在主义治疗比较适合被理解为一种影响谘商员进行治疗实务工作的哲学取向。”(G·Corey《咨商与心理治疗理论与实务》)

一、存在主义的四个核心命题

传统精神分析认为,心理问题的根源是力比多。当力比多得不到满足、自我无法处理本我和超我的冲突时,人就会焦虑,对焦虑的种种防御,就导致了各种心理问题甚至精神疾病的产生。

存在主义认为,心理问题的根源是四个存在命题:死亡、自由、孤独、和无意义。人皆无法避免这四个存在命题引发的焦虑,对这些焦虑的防御,就导致了各种心理问题甚至精神疾病的产生。

【死亡】

生命有限,人都会死。对死亡的恐惧,或者叫死亡焦虑,永远深刻地存在。只是大多数时候,它可能很隐蔽,除非死到临头,人甚至意识不到。跟癌症病人聊聊天,能更好地理解它。

为抵御死亡焦虑,人可能采取两种极端的办法。一个是“全能”。我就是无所不能的神!神不会死,也就没有了死亡焦虑。只是人要扮成神,就得付出高昂的代价。他必须让自己处处高人一等,以此来证明自己的不凡;他不得不放弃情感的需要,因为那恰是凡人的标签。显而易见,这些代价本身就会引发强烈的焦虑,虽然这种焦虑比“怕死”显得更体面一点儿。

另一个极端办法,是全能的反面,即全然的“无能”。我是弱者,我需要被保护,神祗,请让我在您的庇护和恩赐下获得永生!但同样,获得庇护所要付出的代价也非常高昂。神只接受虔诚的崇拜者和忠实的仆人,这意味你必须放弃独立的人格,放弃你的想法、你的需要,而全然委身于神。更不幸的是,因为世间本就没有神,只有被幻想为神的人或物,所以最终的结果,乞求保护的“无能儿”必然成为他人无法承受的负担,最终成为弃儿。毫无疑问,这仍将回归强烈的焦虑。(另外说一句,西方人的“神”源于宗教传统;对东方人来说,那个寄之以期望的原型一直是皇帝,后来皇帝没了,就代之以各种可能的权威)

总之,无论全能(我是神,我不会死),还是全然的无能(我以此换取神的庇护而永生),都是自我欺骗——既不能抵御死亡焦虑本身,也会引发更多的焦虑,都注定无法获得心理的健康与安宁。

死亡焦虑的解决之道,只能是承认和面对死亡,并在有限的生命里活出意义。悼词和墓志铭是个好东西:请闭眼想想,当你的棺木被盖上时,你如何回顾和评价自己这一生?满足吗?遗憾吗?是鸿毛?是泰山?含笑而去?死不瞑目?…… 好好活过的人不会害怕死去。至于如何才能“好好活过”,咨询师可能会分享这样的经验:人的幸福不会凭空而来,它只产生于“有意义”的时刻;意义也不会凭空而来,它只发生在“参与”的过程中、发生在人与人的关系里。所以专心投入当下每一分钟的生活,就是好好活过的最好方式。

【自由】

自由,人皆渴望,在诗歌里甚至生命和爱情都可为它而抛弃。但有一个悖论,尽管人总追求自由,但得到后却往往会想要放弃它。因为自由不仅带来喜悦,也会带来焦虑和惶恐。人往往惊恐地发现,尽管我自由了,但我并不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终于被释放了,但在空旷且充满未知的原野里,我能存活下来吗?我能把它建设成理想的家园吗?实践中,在非结构的人际互动团体里,能特别清楚地看出这一点:当团体成员被赋予完全的自由时,接下来最先发生的不会是喜悦和生命力,相反会是长时间的沉默和混乱。

告诉你门后有一只熊,并不可怕,你知道猎枪就能对付它。告诉你背后的黑暗中,藏着地球人没见过的外星怪兽,那才最可怕。未知会引发最强烈的恐惧,所以人往往甘愿用一切代价逃避未知。自由就意味着未知。当你不再被约束的同时,也不会再获得指引和保护,你不得不独自去面对未知。这就是为什么人在得到自由之后,往往又拼命放弃它的原因。就像孩子总想溜出门去看看世界,但如果你把他背后的房门关上,他会因为害怕而转过身来拍门大哭的——让我进去!

所以自由需要能力。只有这样的人——他有能力认识世界、应对世界,有能力承载未知带来的焦虑,才能走出门去,享受自由。

还有一种可能,人以为自己是自由的,但其实是错觉,甚至自我欺骗。“我可以不需要爱情!我自由、独立,并为此自豪!”。但其实,他可能是因为不会爱、无法爱,所以被迫选择不要爱而已。可左可右才是自由。真正自由的人会说,我会爱,也爱过,同时我也能承受孤独、享受独处的乐趣,无论哪种选择,只要我愿意,就可以。

自由必定与责任相生相伴。自由意味着主动的选择:是我自己选择的,不是别人强加给我的,所以我要为一切结果承担责任;选择一个的同时,也意味着放弃另一个,是我自己放弃的,不是别人夺走的,所以我要为放弃的后果承担责任。

【孤独】

什么是存在孤独?是无人能懂我,无人能代替我受苦。你躺在床上要死了,亲人痛哭流涕,但你还是会死去,他们也还是会活下去。或者你失恋了痛哭流涕,朋友耐心地安慰你,但你还是一个人,他也还是要回家跟另一半吃饭睡觉逗孩子。沉舟侧畔千帆过。人永远代替不了另一人的痛苦,甚至根本理解不了。所以人总会在某些时候,感觉彻底地无能为力,彻底被孤独感、绝望感所包围。这个时候,人就经历着存在孤独。

孤独是生命的本质,无可改变。性爱中性器结合、两人同步高潮的瞬间,最接近于孤独的消亡。但终究,那一瞬间过后,性爱双方仍要退回到各自,面对“我们是两个不同个体”这样一个事实。人不可能用性爱战胜孤独,那样与喝海水解渴无异。

孤独不会消亡。但活在与他人的关系里,却可以抵御孤独。婴儿本能地知道,我要紧紧抱住妈妈,我要留在妈妈的怀抱里。如果妈妈离开我,我就用哭闹唤她回来。

成年人为了抵御孤独,会用各种更高级的方式获取关系。但以下两种极端的行为,却会事与愿违,反而破坏关系。一种是掌控他人。这种人的逻辑是,你不许逃离我,你必须从属于我,这样我就能永远地拥有你。暴君、施虐狂的背后,很可能是对孤独的深刻恐惧。另一种截然相反,是甘于被他人掌控。逻辑是,我属于你,我会永远顺从你,这样你就不会抛弃我,我也就永远拥有了你。奴隶、受虐狂的背后,很可能也是对孤独的深刻恐惧。

但无论剥夺他人,还是放弃自己,以此换取来的关系注定脆弱不堪,注定会失败。失败的关系引发更强烈的焦虑,焦虑之下愈发错误地挣扎,也就愈发破坏了关系。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不得不走进咨询室来求助的原因,他们不知道自己陷入了关系的恶性循环。

存在孤独的解决之道,只能是创造并拥有一份健康的关系。在健康的关系里,人们并非彼此利用。没有救赎,没有掌控,我们是两只能够自在飞舞的蝴蝶,在一起只因为能飞得更幸福。健康的关系一定是真诚的。我全然地接纳你,也相信自己会被你全然地接纳;我愿意为你无条件地付出,只因为我喜欢这么做,反之亦然。拥有健康的关系,并将它内化于心中永存,如果能够这样,人就不再害怕孤独,哪怕孤独实际上会永远存在。

【无意义】

宇宙本无任何意义,它只是存在。动物也不会问意义是什么。追寻意义、赋予意义是人独有的能力。对于需要意义的人而言,“无意义”却是客观的事实,这个矛盾就成为焦虑的根本来源之一。现代社会的运行方式让人忙碌而无暇他顾,人离自己真正的需要越来越远(比如尊严和价值被地位和财富取代),更加剧了无意义的困扰。

缺乏意义体验的人可能很偏执,他永远在追寻着什么,却永远也追寻不到;也可能很愤青,斥责和否定一切,因为那些都不是他想要的,只是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想要什么;还可能是玩世不恭,既然一切都没意义,一切皆是虚无,那还认真个屁呢?

人需要有意义。但意义无法从任何他人、他处那里获得,因为意义并非客观的存在。意义是主观的产物,只产生于人自己的意念里。是你自己,也只能是你自己,在心里为某事某物赋予了某个“意义”。

意义来自于我,但空喊一万年“我要有意义!”,也没用。意义只发生在“参与”的过程中,只能在人与人的关系里找到。也许此刻你被一朵绽放的花朵所感动,悟到了生命的意义;也许彼刻你在帮助一个孤儿时,体验到了自己的价值。所以治疗“无意义”的良方,就是“参与”。与死亡、自由、孤独必须被直面不同,解决无意义的关键是抽离,即忘掉意义这档子事,转而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但要注意“投入生活”和陀螺般忙碌的不同),然后,你就会在某一时刻不经意地找到意义(70后看过动画片《花仙子》的人,一定记得女主角最后是如何找到七色花的)。

二、存在主义三句话

存在主义可以进一步被概括为下面这样三句话:

  1. 人都会死,所以人总希望活得有意义;
  2. 生命的本质是孤独,所以人总得活在关系里;
  3. 世上没有万能的拯救者,所以人终得自己靠自己。

三、存在主义在心理咨询流派体系中的位置

笔者觉得可以用这样一个比喻来形容:精分是大地,人本是空气,存在主义是道路。

精神分析和心理动力理论帮我们深刻了解一个人。他的心理需要是什么?他的内心冲突是什么?他如何抵御焦虑?心理防御如何引发心理问题甚至精神疾病?所以用大地来比喻精分——大地是基础,在心理咨询过程中,精分理论就是了解人的坚实基础。

人本主义者百分百无条件地相信人,他们把人看做一颗有发育能力的种子,认为只要提供合适的条件,比如理解、无条件地积极关注,种子自己就能发芽并成长为大树。好的人本主义实践者一定让人感觉如沐春风。所以用空气来比喻人本,在心理咨询过程中,它可以不那么抢眼,但必须无处不在,润物细无声。

有了大地,有了空气,人就可以生存了。但仅仅生存,人是不会满足的。人会有更高的追求,会发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何在?诸如此类。所以人需要有方向,需要寻找各种存在问题的答案,比如死亡、自由、孤独、和无意义,这就是存在主义讨论的问题。所以用道路比喻存在主义,它没有尽头,但沿着它的方向不断前进,人就会得到成长和升华。

如果你能接受以上比喻,那你一定也可以接受,不同流派都是整个“心理咨询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它们没有高低,没有对错,而是相互依靠、相互补充,共同发挥作用,缺一不可。

四、存在主义在个体心理发展过程中的位置

回顾历史可以发现,不同心理咨询流派的产生和发展,其先后顺序恰与人的成长规律相吻合。

精神分析是领域的起源。它研究的主要问题,是婴幼儿的心理需要。恰如初生的婴幼儿,传统精分几乎只关心个体自身的满足,以及由此而来的内心冲突、焦虑、防御等等,总之,是有关“我”的最基本的问题。

随着时间推移,恰如孩子不断长大,人不再满足于仅仅关注自己,而是转为向外看,开始着眼于关系,开始在意我在别人眼中的形象、我在人群中的位置、我如何获得他人的尊重、我如何爱与被爱、这些关系又怎样反过来影响了我,等等。与这个变化相对应,传统精分也越来越难以满足实践者们的需要,于是一方面,精分体系内部发展出了聚焦于关系的依恋理论、客体关系理论等内容,另一方面,人本主义更是从外部树起了一面全新的大旗。

时间继续推移,当人步入成年,有了坚实的生存基础,也有了稳定的社会角色和社会关系之后,人的关注点将再次发生逆转,从外部重新回归自己。但与婴幼儿时期不同,此时思考的内容已经全面升华,不再是食色、快乐等基本需要,而是死亡、自由、孤独、无意义这些抽象的命题。这就是存在主义所关注的,它聚焦于存在的终极意义,满足的是人的高级心理需要。如果最终足够幸运,这些问题能找到满意的答案,人就将获得完整,内心会充满力量与平静。

如果你能接受以上阐述,那你一定也可以接受,针对处于不同心理发展阶段的来访者,需要用不同的方法来工作。

如果来访者的心理发展固着于初级阶段,一些基本的心理需要尚未得到满足,或被深刻地压抑着,咨询师就应该扮演一个母亲的角色。理解他,爱他,可以适当地迁就他、满足他。一颗心暴露在过久的寒冷中被冻住了,只能用温暖的手心慢慢捂热它。如果此时,孩子还没得到必要的满足、还在委屈哭闹,大人就给他讲道理,告诉他你要乖,要做个好孩子,你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吗,没用的,因为他听不进去。相应在咨询中,如果咨询师一意孤行这样对待来访者,最终要么他把你逼疯,要么你把他征服,无论哪个都与助人的初衷相去甚远。

如果来访者的心理发展成熟一些,已经度过满足个体需要的阶段,开始向外看了,如同一个刚刚走上社会的青少年,此时他将遇到很多现实的问题,需要人际关系方面的帮助和指导。这时咨询师应该扮演一个父亲、一个老师的角色,告诉他什么是可以被接受的,什么是要被禁止的,怎样做可能得到理想的结果,怎样做可能使你背道而驰,该鼓励的时候鼓励,该批评的时候批评,爱你,同时给你树规矩。如同父亲与儿子、老师与学生,他们之间可能有分歧、有冲突,但最终,孩子的自我形象、自我意识、社会角色、应对方法等等,都会在不断地碰撞和尝试中得以成型。相反,对于一个正值青春叛逆期的孩子,如果只给他絮絮叨叨的关爱,或者过于深刻的“大道理”,定会被不屑一顾、嗤之以鼻的。

如果来访者的心理发展已经更加成熟,无论基本需要还是社会关系都不再是问题,那他的焦虑、苦恼往往就来自于存在命题。如果我死了会怎样?我所经历和拥有的一切有意义吗?我是否狂欢盛宴中的孤独者?我是否衣着光鲜受人敬仰的囚徒?诸如此类。这个时候,围绕存在主义命题的讨论才更有可能帮助他。

最后按照一般经验,当人度过成年、步入老年之后,还可能发展出一种“超然”的人生态度。相对于存在主义的“存有”和“追求”(比如意义),超然的态度则倾向于“空无”和“放下”,如同东方的道教、佛教。不妨大胆猜测,这会不会是未来心理咨询理论的一个发展方向呢?

2015.5首发于 简单心理

白云波 二级心理咨询师

www.jiandanxinli.com/users/2144

你们的爱

“胡萝卜加大棒”是很多父母对子女的教育方式,也是认为这是爱子女的方式。现在,我觉得这不是一种好的爱,因为这是一种有条件的爱。我的情绪很长一段时间接受了这样的爱。在恋爱中,也追寻过这样的恋爱模式。其实我已经有所反省,只是当亲密关系来临时,发现我那时候还没跳脱出那样的模式,以为指责、批评是爱的一种。

父母教育子女时很少认错,至少不会在子女面前认错。更多时候,父母会用孝顺或不孝顺来绑架孩子。仔细想来,这有点像是封建思想的残余,或者是精华与糟粕的都一起拿过来教育孩子,于是有了“中国式家长”的现象。孩子在这个观念之下,要像臣民那样服从帝王。父母潜意识会要求子女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父母,但却以“一切都是为孩子”的理由说出来。如果中国的社会要转型为现代国家,那么必须去掉过去糟粕的部分。天下的父母都是爱子女的,欧美的家庭都更会直接表达出来。欧美家庭直呼其名,尊重子女的决定,我们不能说欧美国家子女对父母的爱不是一种孝道,不能说他们不孝顺他们的父母。

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基本准则是尊重,我们不仅要知道它,更是要做到。父母应该尊重子女,子女也要尊重父母。两者的关系应该是平等的。很多中国传统家庭,只是单方的要求:子女必须尊重父母,甚至无条件服从;父母溺爱孩子,无条件满足子女的要求。即使到了子女成年之后,这种不平等的单向关系也没有改过来。这就造成了原生家庭心理中的典型问题。在家庭中,父母永远扮演家长的角色,子女在他们的眼中永远不是成人,即使到了成人的年龄,出来社会工作也如此。于是这的孩子长大后,带着这样的潜意识规则建立家庭后,要么过度担责,要么逃避责任。

我是平等主义者,也是和平主义者。平等的尊重意味着父母将孩子当成独立的个体,成年之后要当成独立的成人。孩子在未成年之前要满足孩子的生理需要和安全需要。当孩子发展出语言能力时,多与孩子讨论,而不是直接以命令的语气让孩子做或不做某事。当孩子发展出规则的、角色的能力的时候,要尊重他们所做的决定,并给予一定的建议,帮助他们看到事物的后果。当孩子发展出反省能力时,父母只能作为陪伴者,只需要将自己的三观分享给子女,但完全不能强逼子女去接受父母的观念。很多父母,既包括中国的、也包括西方的,都会将自己的情绪、期望和信念投射给孩子。有些观念会给孩子造成奋力,有些没有,但是到了形式反思阶段时,父母投射出来的观念都在一定程序上妨碍了孩子寻找真我。所以在中国,很多子女在内心提问“我是谁?”的时候,潜意识中不知不觉受到了父母的影响。

今年新年回家,再一次从家人之间的对话中认识到自己,虽然我很少参与他们的对话,但发现他们越来越“有趣”。回想起来,前几年那样“咸鱼”的状态不是很父亲很像吗,虽然意识层面很想摆脱父亲的影响,而在行动层面的潜意识里受到了父亲的影响。后来经过几年的反省才发现自己喜欢的专业,想要的职业,以及一生想投入的事业。我再次感谢父母给我带来的功课,让我明白了许多,揭示我潜意识里的想法和观念。每一位父母都是以他们的方式爱着他们的子女。

心理学家艾利斯理性行为治疗的11种非理性信念

心理学家阿尔伯特·艾利斯(Albert Ellis)提出了理性行为治疗,也可以称为认知行为疗法。主要他归纳了人类11种非理性信念,也可以称之为情绪化信念或直觉式信念。主要是由于人在表象思维阶段遗留下的问题延续到了角色心智阶段的问题,而形成的心理障碍。(可见《意识发展、病理学及治疗的系谱》)也可以说当初是个人情绪化的问题,形成的时间可能比较早,可以通过情绪的表达让家人和其他人感知。但到了语言掌握,渐渐形成思维模式后,到了接触一些社会环境后,例如,在学校、在社区,个人就会将这些情绪问题隐藏,并简化开各种非理性信念。这些非理性信念因而成为了他思维模式的一部分。

这是艾利斯总结的11种非理性信念:

  1. 我们绝对需要每一位生活中重要的人物的喜爱或赞许。
  2. 一个人应该在各方面,至少在一方面,有成就,有才干,这样才会是有价值的人。
  3. 有些人是卑劣的,他们应该为自己的恶行收到严厉的责备和惩罚。
  4. 如果遇到与自己希望所不一致的事情,有不如意的地方,就认为很糟糕。
  5. 人的不快是由外在环境原因造成的,人无法控制自己的悲伤和情绪困扰。
  6. 常担心危险或灾难性事件的发生。
  7. 人生道路上充满艰难困苦,人的责任和压力太重,因此要设法逃避现实。
  8. 人应该依赖别人,而且需要依赖一个比自己强的人。
  9. 人的行为受到过去经验的影响,只要一件事情对人们产生了影响,这种影响就会持续一辈子。
  10. 人应十分投入地关心他人,为他人的问题而伤心难过,这样才能使自己的情感得到寄托。
  11. 对于任何一个问题,都应有正确的、完美的解决方法,如果找不到,就会很糟糕。

非理性信念形成于表象思维阶段,作用在角色心智阶段。这些非理性信念将妨碍个人在角色心智阶段扮演好不同情景下的相应的角色,从而导致这个阶段角色认知错误、混淆等问题。角色错误或混淆意味着,你可能会把你的工作带到家庭中,在工作场合,你可以扮演事必躬亲的领导,但带到家庭中,家人就可能不法承受你的控制欲。也例如,有些学生还带着校园时候不严谨的作风,认为上司可以像老师原谅一些坏习惯,可是在职场中,这些坏习惯却会影响个人的工作业绩等。

艾利斯认为人有其固有本性,先天有积极的倾向,也有消极的,而人有趋向成长与自我实现的内存倾向。可以说艾利斯是人本主义者。而我在个人阶段(角色心智、形式反思、统观逻辑阶段)也喜欢使用人本主义的观点来解释心理问题及治疗。另外,我认为灵性有其动力使用人从低意识阶段走向高意识阶段,而周围高意识阶段的人也会拉动低意识阶段的人的成长,所以说灵魂是进化的。

有些认识行为疗法会对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的动力治疗法有质疑,精神分析学派也会批评其它治疗方法不达根本。这有点像盲人摸象,两个学派的人只是看到了自己看到的部分,但人的心理发展是极其复杂的现象,所以需要整合的观点。正因为非理性信念是情绪化的信念,所以要用表象思维阶段与情绪、阴影揭示有关的疗法;正因为是形成信念,所以要用角色心智阶段的认知行为治疗,并发挥教育对年轻人成长的作用。整合两方的治疗才能根本上解决我们头脑中形成的那些非理性信念。

理性行为疗法(又称ABCDE疗法):

A代表诱发事件(Activating events),B代表信念(Beliefs)是指人对A的信念、认知、评价或看法,C代表结果即症状(Consequences),艾利斯认为并非诱发事件A直接引起症状C,A与C之间还有中介因素在起作用,这个中介因素是人对A的信念、认知、评价或看法,即是信念B。他认为人极少能够纯粹客观地知觉经验A,总是带着或根据大量的已有信念、期待、价值观、意愿、欲求、动机、偏好等来经验A。因此,对A的经验总是主观的,因人而异的,同样的A在不同的人会引起不同的C,主要是因为他们的信念有差别即B不同。换言之,事件本身的刺激情境并非引起情绪反应的直接原因,个人对刺激情境的认知解释和评价才是引起情绪反应的直接原因。

在ABCDE疗法中,D代表治疗(disputing)与不合理的信念辩论,通过D来影响B。认识偏差纠正了,情绪和行为困扰就会在很大程度上解除或减轻。最后达到E效果(effects),产生新的良好的情绪及行为,负性情绪得到纠正。

重新解析一次梦境

昨晚做了个梦,对我来说不算太奇怪,做完之后感受之前也有过。就是面对一些大难的场景,自己没打败强大的BOSS,但是还活着。昨晚的场景就是在茫茫的大海之上,我和一些伙伴坐着过江渡轮一样大小的船,面对海怪,我们没都没有杀死它,我们被暴风雨和海怪掀起的大浪打到海里,最后我和几个伙伴被浪冲上了岸。自己醒来时,发现口袋还有几把不规则的小刀。

如果按照我以前的解释方法,会觉自己面对生活工作中一些大困难还是会淡定地去面对,内心相信自己是幸运和勇敢的,还是有方法去面对困难的人。以前这样的解析,其实是在分析性格的特征,在性格层面回答“我是谁?”的问题,即我的解析是在第五阶段形式反思阶段的。前几天写过一篇叫《意识发展、病理学及治疗的系谱》的文章,更新了我关于梦的解析的观点,同一个象征在不同阶段应该有不同的心理意义。因为以前的答案无法引起我更加深刻的共鸣,也不很好帮助自我认识,所以我需要重新解析自己的梦境。

站在第六阶段统观逻辑的角度来思考,我觉得应该把这段时间的梦镜用存在主义心理学的观点和需求层次最后两层——自尊和自我实现的观点来解释。换句话说,大海代表我的沉溺在某些事物上。沉溺是我最近的一个“终极关怀”,存在主义心理治疗提了四大“终极关怀”,其实我觉得存在主义哲学里关于本然真实也是很重要的关怀点,因为人本然真实地存在,对应的可以是沉溺于某些事物上。所以,大海的海怪代表我沉浸在游戏这一件事物,因为昨天下午和晚上都在玩游戏。几个伙伴可能是自我感知到几个游戏朋友。风浪过后的醒来,代表我仍想在沉溺的习惯中醒来,以更接近已心、更真实的态度活着。那几把锋利的刀,可能代表需要下定决心才能战胜坏习惯,或者是要更多的清晰的洞见才能真实地活着。

不论上一段的解释是否完全正确,这都不要紧,因为我开始尝试用整合的观点来解析梦境,看到同一象征的不同意义,为了解、治疗自我和他人有了更丰富的内心。

意识发展、病理学及治疗的系谱

阶段 名称 年龄 意识结构 问题及病理 治疗方法 补充治疗方法
感官生理阶段(Sensoriphysical) 一个月到六个月 物质、感官、感觉和知觉 自闭性精神病、共生性幼稚病、成人精神分裂、抑郁性精神病 药物或生理治疗,监护治疗
影像情绪阶段
(Phantasmic-emotional)
七个月到两岁 影像、情绪和欲望(性欲、生命力、气) 自恋症、边缘症 结构建立技术
表象思维阶段(Representational) 两岁左右到七岁 象征、概念、认知和语言 边缘性精神官能症、精神官能症(精神官能性焦虑、偏执性-强迫性症候群、精神官能性抑郁、恐惧症、歇斯底里、疑病症),形成阴影 揭示“阴影”,精神分析、完形治疗、整合阴影面的荣格治疗 NLP、正念疗法、家庭排列、叙事疗法、宣泄
角色心智阶段(Concrete operational thinking) 七到十一岁 规则、运算和角色认同 人生剧本错误、角色混淆矛盾、欺骗性的沟通 认知疗法、家庭疗法 NLP、后习俗观、现代占星、正念疗法、家庭排列、焦点疗法、叙事疗法、脉轮之道
形式反思阶段(Formal operational thingking) 十一到十五岁 反思思考、内省、假设归纳和命题推论 认同精神官能症、身份危机、“我是谁? ” 增强内省能力,学习哲学 现代占星、不同的心理测试、正念疗法、家庭排列、陆王心学、人本主义治疗、焦点疗法、脉轮之道
统观逻辑(Vision-logic) 十六岁以后 辩证、整合、综合创造、系统网络 存在问题(死亡、孤独、自由、人生意义、本然真实)、夭折或错误的自我实现、身心整合问题 存在治疗,向存有开放,向灵性整合 脉轮之道、正念疗法、家庭排列、陆王心学
通灵阶段 觉知 灵通膨胀症、修炼方式错误、生活目标分裂、虚假的苦受、生命能失调症、灵魂的黑夜、瑜伽者疾病 瑜伽士之道 脉轮之道
微光阶段 小乘 整合-认同过程的失误、虚假的涅槃、虚假悟境 圣者之道
自性阶段 大乘 分化的失误、整合的失误或阿罗汉病症 开悟者之道
不二阶段 所有意识阶段本来如是

这是根据肯·威尔伯意识光谱理论,结合自己学习的心理学经验总结出来的图表。

威尔伯意识光谱理论的核心建立了适用于不同心理阶段的全面系统的心理学理论,几年他也写出了《整合心理学:人类意识进化全景图》。在这个基本结构之下还有很多丰富的理论支持这个系统。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自我阶段。随着人的大脑、生理等方面的发育,个人的自我意识会从低的阶段慢慢走向高的阶段。不存在跳级的情况,聪慧的人也如此,只是他经历的每个阶段的时间比别人短。

在科尔伯格关于道德阶段的研究中,形式反思阶段对应后习俗期;角色心智阶段对应是习俗期,意识向后习俗发展;表象思维阶段对应是前习俗期,意识向习俗发展;影像情绪和感官心理阶段对应是前习俗期。

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统观逻辑阶段的需求是自我实现;形式反思阶段的需求是自尊和尊重,而我认为个人会先在社会上获得尊重,但自我并不一定快乐,会面临身份危机,重新找到自我,最终获得自尊;角色心智阶段的需求是爱、社交、亲密感和归属感;表象思维阶段的需求是人身、健康、家庭、财产和资源的安全感,在表象思维阶段及之前阶段出现问题,个人很难获得真正的安全感;影像情绪和感官心理阶段的需求是生理需求。

过渡结构不会在后续发展阶段中被包含和支撑,而会被后续发展阶段否定、消解或取代。一旦意识经历了这个阶段之后,也会在后续阶段中继续存在。实际上,每个阶段都会变成下一个高阶段的运算域或运算对象。基本结构有点像一个梯子,自我意识就是阶梯的攀登者。自我攀登到不同阶段的阶梯,对现实观点就会不同,也会有不同的认同感、道德阶段、自我需求等。这个在每个意识阶段都会转变的自我感就是一种过渡结构。

有时候,自我也会走到一些问题的过渡阶段。以时代观念的发展为例,如果顺利会从传统主义走向现代主义,从现代主义走向后现代主义,从现代主义走向后后现代主义;如果走到问题的过渡阶段,意识也会出现暂时停滞发展的情况,从传统主义走到反传统主义,从现代主义走到反现代主义,从后现代主义走到反后现代主义。

建立基本结构,了解自我阶段、过渡(结构)和问题过渡阶段后,我们可以发现自我意识存在一些功能和特征来帮助自我发展。

1.认同:自我是认同的所在地,自我意识会把这个所在地称为“我/自身”(I/me),而与“非我/非自身”相对比。

2.组织:自我是心智能统一者,自我不只是把潜在的心理部分或次结构加以综合,而是有一个独立的组织原则。

3.意志:自我是自由选择的所在地,但会受限于自我所在的阶段。

4.防卫:自我是防卫机制的所有地,会防卫外部的不认同等。防卫机制是正常、必要的,且适用某时期,但不能过度或低度运用,否则产生心理问题和病理现象。

5.新陈代谢:自我会“消化”或“代谢”每个发展阶段的经验。如果没有消化经验,会使得自我卡在某些问题过渡阶段。从另一个角度看,基本结构可看作是“食物”,例如:生理食物、情绪食物、知识食物、灵性食物等。

6.导航:自我在每个阶段(除起点和终点外),自我会面临不同方向拉扯。他可以选择待在现有的阶段,或是离开。如果离开,也会有向上和向下的情况。

“诸漏皆苦”除了指每个人都不同的担忧和烦恼外,也可以指人在不同阶段会遇到不同的经历、困难、抉择等。如果自我意识发展顺利,就可以比较好地进入下个阶段,如果不顺或“有漏”那么会形成不现阶段的心理问题、心理障碍或心理疾病。一到三阶段可以称为前个人阶段,四到六阶段称为个人阶段,七到九阶段称为超个人阶段。而过去的心理治疗对前个人阶段的病理学有着充分的研究,大部分心理动力学的治疗师认为,只有前三个阶段出现的病症才算是“正经的”精神病。但这不算是完整的系谱,只有加上个人的心理治疗和超个人的心理治疗才算完整。

每个阶段都有适用的治疗方法。只有感官心理阶段出现的疾病只能由生理、药物治疗外,其它阶段都可以用不同的心理治疗方法来治疗。心理或精神类的药物还是不要滥用为好。第二阶段的的结构建立技术根本目的是帮助患者明确边界,这个阶段的问题也需要父母和周围的亲人耐心的辅助治疗。而之后阶段的心理治疗有亲人的陪伴是最好的,但不是必须的。但前两阶段是非常基础的阶段,所以治疗亲人必须参与。第三、四阶段的治疗方法人们了解最多,主流的心理学也会教授这些知识内容。第五、六阶段的治疗方法意味人们学习哲学、存在哲学等会更好。超个人治疗,或者说是一种修炼,则要通过佛家之道来帮助意识度过这些阶段。

而当中有些治疗方法能适用几个阶段。NLP(神经语言学)有框架可以帮助人们提示语言和思想观念当中的问题和漏洞,修改错误的观念。现代占星可以帮助人们定义自我的角色,在不同人生舞台的演绎,探索自我。叙事疗法主要是用来修正角色心智阶段的脚本错误的,而且我认为它也能帮助人们找出焦虑、恐惧、强逼等原因。而家庭排列与家庭疗法不同,它运用的是现象学的原因,让患者在心理形成完整的家庭图景来达到治疗的目的。正念疗法则借用佛家的专注冥想、正念冥想和慈悲冥想来摆脱患者的困境。家庭排列和正念疗法根据它们的治疗案例显现,可以处理表现思维阶段到统观逻辑阶段的问题。脉轮之道是将人的心理结构看作是七个脉轮的影响,它通过认知、理解、沟通不同脉轮的状态,并为每个脉轮注入适当的信念来解决角色心智阶段到统观逻辑阶段的问题。

除第十阶段外,每个都会有“自恋性防卫”的现象。在前九个阶段,每个阶段的自恋色彩都比前一个阶段的更少。一开始自闭是原生自恋程度最高。因为每个更高的阶段都会超越前一阶段的观点局限,减少自我的主观,并且扩展自己的视野,直到不二阶段没有任何分享的个体感。病态自恋的自我在每个阶段都会高估自体结构的价值,贬低自体与客体的关联性,并且对抗被这些客体抛弃、羞辱、伤害和反对的感受。所以,有很高的自尊,对自体、客体有同样的关注就不算自恋防卫现象。如果一个阶段的正常自恋未被超越,那可以说是“自恋失调”。它会让人意识发展停滞,留恋。

梦是通往潜意识的道路,非常有助于判断和治疗心理问题、障碍和疾病。一开始可以运用弗洛伊德《梦的解析》的技术,之后就要慢慢往更高阶段的象征来解析。同一个的象征可以具有不同层次的健康或病理的素材,看哪一阶段解析会让个案有回应的确认,并修通跟这些象征有关的心理负荷。接着,就要转移到更高的阶段,重新解读象征的新意义。例如一个中午女性做了高度情绪张力的梦,在梦中她在一个洞穴中,有一个银亮的立体光柱从洞穴通向天空,在那个洞穴中她遇到了自己的儿子,两人一起攀爬光柱。那个立体光柱可以代表什么?在第一、二阶段,可以表拒绝“全坏”的母亲,回到“全好”母亲共生的安全“脐带”。在第三阶段,它可以代表阳具,或乱伦的愿望。在第四阶段,代表与儿子更加亲密的交流。在第六阶段,可以代表存在主义的死亡恐惧。在第七阶段,它可以代表拙火在中脉的上升。

深度冥想、禅修与正念疗法不同,正念疗法会结合个人层面的心理治疗方法,所以适用性比较强。但如果出现特定问题,禅修不能用来做心理治疗的方法。例如,在第三阶段,深度冥想会加重抑郁问题,而禅修的公案练习会增加焦虑。在第四、五阶段,患者缺少认知和反思的能力,容易陷入团体的偶像崇拜,错误的修行会让其成为被洗脑的教派信徒。禅修也很完成第六阶段整合身心的任务。总之,禅修不是结构建立技术,也是不潜意识揭示技术,不是人生脚本分析,也是不是苏格拉底的哲学对话,更不能用来自我实现。禅修不会替代那些技术,不能用来当成“灵性回避”。

参考文献:

[1]意识的转化.上海:东方出版中心,2015.2:35-93

[2]自我不同阶段的治疗索引.清心涟漪,2013

[3]活在当下的修行——超个人心理学.清心涟漪,2013

[4]整合阶段到瑜伽士阶段前期的“疾病”.清心涟漪,2017

母亲对我的影响

我作为一个男性,月亮的相位比较好,能量也比较强。因此,宅,喜欢聆听,但是依赖别人的意见,加上父亲的干涉,常把决定权交给别人。现在我少了很多执着,也不会决定太多,因为家庭问题能超越地看待,大概太阳和月亮的能量达到初步的平衡,我的太阳有了他的目标,一个长远的目标。

那么母亲又是怎么影响我呢?之前写了两篇《父亲对我的影响》和一篇叫做《钥匙》的文章。后者提到我母亲总是能够很好地聆听我的话语和需求,照顾我的需求。

那么我在细想母亲是怎样表达照顾他人的力量。我猜测可能是,他的原生家庭不是独生的,有很多子女,她排在中间的位置,可是月亮的能量需要通过客观的方式(水星的能量)来表达,获得认同。可能在她成长过程当中,她母亲对她的影响,过度干扰她的学习过程和心智的发展。在她发展客观、认知、心智能力的时候,有情绪上的干扰,或他人的烦扰。所以她很不喜欢我烦她,或者其他人烦她,也不太喜欢烦人的事。

那么现在也继续用占星的角度来评价母亲的能量对我的影响。首先说的是水星的影响。她是比较沉默的,不善于言辞,总体来说父母的水星能量都不是很流畅,不能很好的表达。对我来说也是有点影响,毕竟我也不太喜欢去说,但是我的客观认知能力很强,且也善于写作,能够顺利表达。总的来说,可能是受到了我大姑妈家和表姐水星能量的影响。因为成长过程当中,我水星也反映了兄弟姐妹对我们的影响,我表姐的水星能量极强,所以水星的能量得到发挥。

然后是母亲的金星。我觉得母亲不喜欢打扮,很久之后才学她妹去打扮,但一直有皮肤的保养,比较偏向金牛的方向。也是母亲帮我买衣服的,她买的衣服比较看重衣服的材料和价格。至于我最终为什么选择天蝎的风格——黑白分明的风格,其实我父母的穿衣不是这样子,可能是后天性格的因素。后天的成长,才慢慢变得比较喜欢黑白分明、简约的风格,而我父母穿衣服色彩还是比较多的,而彩色也是我比较认可的风格。

母亲的火星我感觉不是很明显。因为父亲比较暴躁,而母亲比较容易恐惧。而父母的婚姻关系当中,是父亲保护母亲的安全感。当然,我小时候也比较容易恐惧,害怕被父新打,可能是我月亮更接近于母亲,所以学到了母亲的恐惧感,直到后来在水库的事件,才领悟安全感的根本。

母亲和父亲的星盘特征都是比较接近的,特性是比较吃苦耐劳的。当然,母亲的月亮就会需求和表达会比较多,有不少时候,是母亲承担了繁杂的工作。而父亲承担的是这个家庭当中比较艰辛的工作。双方对家庭都有一个负责任的承担,只是童年早期父亲宁可看电视也不多陪我。近几年他们经常分开两地工作,不在一起,我觉得当他们的太阳和月亮得到发挥和满足之后,是可以比较好承担自己相应的责任。

至于,母亲的月亮影响到我不少。因为我觉得她一些月亮的特征影响到我的焦虑的,让我思虑过多的感觉。因为在她月亮情绪模式,我成长过程中,情绪变化较多,自身思维比较活跃,因此思维随着情绪的变动而变动,客观想法与主动情绪会混在一起。母亲有丰富的情绪,但是水星的能量不活跃,于是母亲或者父母亲水星的能量都投射到到我。另一方面,整个家庭中是祖母的话语最多,水星外溢的能量最多,但她的话说是没有质量的。于是,她的情绪能量、祖母过多的话语、父母的投射,激发了我水星过多的能量,激起的能量是我主观意志太阳所无法控制的。焦虑也影响到我的情感关系。因为我这个情绪很容易投射到对方,让对方产生焦虑。可能我会过多地担心,过多地询问,过多地烦扰对方。另一方面,天蝎的控制欲,让我在情感关系中常常是不安。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慢慢将它们克服,这些负面情绪,才可以保持怡然的关系。

有时候我也会觉得我母亲比较烦,因为她自己本身也安全感不足,拿不定主意,或者需求摇摆不定的时候,总是会反复唠叨我这个那个,而父亲则是反复唠叨我要做这个那个。我现在可以明确判断喜不喜欢这样,合不适合这样,或者要不要做,但她还是经常唠叨我。

父母对我教育方式的不同。我父亲比较喜欢说教,母亲总是默默地照顾我和家庭。家族中对我的教育基本是各不相同,祖母的也不同父亲、母亲的,表姐和大姑妈对我的,后来大姑妈对教育的看法有点像表姐的,小姑的有点像父亲的。我的成长过程收到超个五家族成员的密切影响,总得来说比较复杂,幸好现在都能控制隹自己的发展方向。

所以接下我更需要在关系中修缮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