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的能量消耗

写最近的事情也不需要多少精力,但写长了会觉得烦,因为本质上是不关注故事细节的人。写的事情越久远,越需要记忆力的加入。

我觉得每天人的能量就是一桶水那样,睡得好,可以把水充满;睡得不好,就不会充满。身体好,水桶大一点;身体不好,水桶就小一点。每天工作的写作,或是业余下的写作,都需要消耗一定的能量或精力。所以下班回来,不一定每天都能写出原创、很高质量的文章。

文字内容的整理只需要一点精力,精简压缩会再消耗一点精力。

文章和书籍内容结合自己的理解的重写,我觉得会消耗标准的精力。

自己的感悟,结合社会的例子,会比标准多用一点精力。

工作中有些写作的内容会在标准写作精力消耗之上或之下。

我写了一些原创的,并结合中西方基础思想的文章,消耗较多精力。

原创的,需要亲历或见证的案例证明的,会消耗更多,这样的文章我一个季度都写不到一篇。

最耗精力的应该是论文或接近论文方式的写作,需要大量的例证和数据。

写作内容 能耗
意识流 0.2-0.3
感受 0.3-0.5
日记 0.4-0.6
内容整理与排版 0.5-0.6
长日记、记叙文 0.6-0.9
内容提炼与补充 0.8-0.9
社会文章结合个人理解 标准
个人感悟、例证论述 1.1-1.3
工作文案 0.8-1.4
工作方案 0.9-1.8
思想结合原创 1.5-2.2
例证原创 2-2.6
类论文 2.3-2.9
论文 3+

关于心灵修行标签的文章

第一点,文章并非关于心灵鸡汤的。因为心灵鸡汤的东西大家都看的太多,在微信上、朋友圈、微博上也有很多这类的文章。对我来说已经没用,因为这只是形而上的、不含逻辑的、去鼓励人们过好人生,在我博客不会基本很少有这类的文章。但站在朋友角度来说,确实用这类文章给予鼓励。

第二点,文章并非关于读心术的内容。因为很多人去学习心理、心灵的东西时,是想知道别人的是内心在想什么,但很多时候我们并不需要清楚知道,就可以与别人相处,因为当你能够理解,你可以感同身受,你能站在别人的角度的时候,同情心和同理心自然就会发挥作用。

第三点,心灵修行标签下的文章会有关于死亡、孤独、自由、人生意义、真诚自我的问题,因为这些都是人类的终极关怀,也是存在主义哲学比较关切的问题。而人生意义的细分,还可以是传统主义、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以及后后现代主义的,这些都需要经过一系系列的思考。(写在泛哲学标签下)

第四点,文章也包括心理阴影和人格面具的问题。当中,会涉及心理治疗的内容。阴影和面具反映我们内心深处的欲望或者本质需求,是真相前的面纱。另外,还涉及到梦的内容,因为梦无形,而科学研究也没有确切的定义,同时也是丰富、广阔的,能为心灵的探寻提供了一些参考。(写在心理治疗标签下)

第五点,修行包括了佛教的轮回,因为修行不只是一生的修行,也是生生世世的修行。当中,我们又是怎么样超越自己的习性,摆脱业力的影响。以及在各种因缘当中,产生了一系列的因果事件,这也是我们值得思考的地方。

第六点,就是关于超个人心理学的内容。包括超个人的人格是怎样发展出来,为什么与东方的智慧相通,然后幻想的又是怎么瓦解等问题。

第七点,意识是怎样逐步从过去、未来的遥远的时空维度当中回到当下的。当下的此时此刻怎么形成等内容。另外,还会包括瑜伽士是怎样控制自己身心灵的能量,做到持续清明的状态等问题。

语音写作

第一次用语音写笔记,感觉挺舒畅的,这是一种意识流的写作,很顺畅的,识别功能还比较准确,该点一个赞。也许我日后会更多地使用这种写作方式,因为有一种作家就是通过语音口述,然后他的助手帮他将口述,按他的思路整理成文字,然后汇成他要写的书。写着写着,发现这种方式还是有个缺点,毕竟没有成熟像打字写作的成熟思路,也没有完整结构,所以这种输入方法,口述转为文字的文章,后面一定要整理和组织各种内容。好在这个时候,我是独处的,反省的,也是我的力量源泉之一,因为我对内在事物感兴趣。

语音写作还有一个缺点就是无法表达深刻的语言。虽然自己能想到,也能表达出来,而且情绪也在,但深刻的语言还需要被雕琢才能成形它独特的美。

意识流写作当中最重要的是专注和独处的状态。当然,我可以通过语言将自己带入这种状态,如果有外在事物的干扰就可能把我这个状态打断。意识流写作还会成为我将来独特的技能。而且我在准备好写作大纲之后,我能用结构化能力去口述内容成为文章。

语音写作内容的整理主要看当时写作的完整程序,以及文章的长度。语音写一篇文章初稿一千到两千字的大约用时20分钟左右。如果有大纲而且论证或事例充分,那整理的时间大约是平时写作的一半。我平时写作大约一千字一小时,那么这种情况是两个过程加起来是原来的60-70%。如果只有大纲什么都没有,那可能会是平时写作的80-90%。但无论是哪种程序,都因为语言写作比较即兴,所以不会丢掉那此细微的想法,同时因为二次的整理所以错别字会少很多。

再启程

今天终于把博客里所有文章的固定链接都修改完毕,每篇文章都添加了SEO的关键词,而且每张图片和每一个链接都确保有效。这样说我的博客终于完全搬迁了,不再是以前在Blogger的状态。

其实我也不是因为相推广博客,或通过博客干点什么而完成这些动作,最初的原因已经不见了。现在我想做这个博客,也就是我其中一个作品而已。

其实在追求真我的过程中,自我已经没有多少执着,如果说,要想起我以前的自我的话,那是真的要看看自己的博客了,到时那又是一个读者。

接下来要买个wordpress模板装修一下,要是一个响应式的,在哪种设备看都好看。更重要的是能够装下并表达那个自我。

再然后应该就是自己的网店了。

做网站这些,我还是先习惯做内功,再修外功。

星盘PPT演示素材

用占星软件当然可以制作出各个人的星盘,但是如果只要部分内容或者只是拿来演示的话,就要个别制作。

下面这张演示图我是用PPT制作出来。首先,划出等长的直线,将它们全部居中。接着做各个角度的旋转。然后划出两个圈,外圈要和线长一样,居中。最后就是将各种符号标上去。最麻烦是最后一步,每个行星星座符号都要微调,还要装个字体文件。

element-of-astrological-chart

Zet的字体文件: http://www.kuaipan.cn/file/id_13826826870881345.htm

PPTX文件: http://www.kuaipan.cn/file/id_13826826870881271.htm

微博与博客

微博是一个吵闹的地方,不太适合写作和表达。我还是比较喜欢我博客这地方,用它来表达。因为我通常是个安静的人,不太喜欢吵,我喜欢静静地去写。写作话多话少,一般很容易超过140个字。而只言片语,碎片化的语言,不能构成文章。所以,微博让我的思维变得分裂,有不少负面的影响。我宁愿去选择博客这个可以集中精神的地方,来的人不多,跟微博来的人也差不多,但是个好地方。静静地去写,而非热闹地去社交。看这篇文章又超过140个字了。

《思考的艺术》笔记

创造的四个阶段:寻找挑战、表述问题或争议、调研问题或争议、产生想法。

如何重获好奇心:敏锐观察、寻找缺点、注意不满、探究原因、看到内含问题、把握争议中的机会。

道德判断最可靠的基础是人们的生存有权独立于任何政府或文化这一原则,它是大多数道德体系的基础。

论证论点需论据的正确和论证过程的有效。

所有的有效写作,不论是书籍、文章还是报道,都体现出四个特点:统一协调、连贯一致、重点突出、拓展升华。

 

如果你的解决办法涉及实施某事(例如一个新程序),回答下列问题。

具体要怎么实施?

谁来实施?

什么时候实施?(根据什么样的时间表?)

在什么地方实施?

谁提供资金?

如果有的话,要用到哪些工具和材料?

从什么来源获得工具和材料?

工具和材料如何运输,由谁运输?

工具和材料要储存在什么地方?

如果有的话,实施解决办法需要哪些特殊条件?

 

如果你的解决办法涉及制造某物(例如一个新产品),回答下列问题。

详细解释该产品将如何运行。

该产品看起来是什么样子?详述其大小、形状、颜色、质地和其他的细节。

该产品是什么材料做的?

制造这个产品的成本是多少?

谁会支付成本?

该如何使用?

适用人群是哪些?用在什么时候?用在什么场所?

如何包装?

如何运输?

如何储存?

 

了解你的听众

听众是否一直受到大众误解的影响?

听众的见解是否狭隘?

听众是否没有考虑到需要考虑的重要事项?

听众对问题或争议的了解是和你一样清楚?

听众是否熟悉你在调研中发现的事实依据?

听众是不知道各种可能的解决办法?他们是否批判性地思考过这些办法?

《谁说这辈子只能这样——李欣频的变局创意学》笔记

极端气候全球发威,全速地雷一一引爆,低碳经济在改变我们经济世界的面貌……世界正疯变戏法,以往的游戏规则都乱了套。你相信吗?10年内可能会有1 /3的职业消亡,1/3的新职业诞生,你能跟上这个时代吗?面对变局,除了提升心灵,还要有非凡的创意!

这就需要你必须清楚这个时代的人在想什么,然后自己重新定游戏规则,如果做到这个时代就是你的,因为游戏规则由你定,也没有人会有资格跟你玩。记住,你没有任何的范本,没有任何的偶像!

“每当一个毁灭的年代接近,就会有许多灵魂达到内在层面发展的最后阶段,这样的灵魂只需推一把,只要推一把,他们就可以跳……”奥修。

一般说来,人类的视野有多大,活动范围就有多大。而活动范围的大小,很大程度取决于视野扩展工具的有无和先进程度。

一篇名为《你们有手表,我们有时间》的网络文章中,非洲Touareg族的Moussa Ag Assarid说:“沉默是跟自己见面最好的地方……在海港没有交通堵塞,因为没有人对超前别人感兴趣……在欧洲,你们有手表,在沙漠,我们有时间。”

如果要达到全人类觉醒,第一,就是要让每个人拉高视野,看到彼此就是住在同一间屋子里的一家人。

如果少了全球视野,有些事努力是没有用的,如果在不对的地方努力,还是一样没有收获。

我们除了看书、看电影、背包自助旅行、参加野战营、每天锻炼身体之外,还需要请更多有关知识的气象、地质、天文学家等一起为我们把关守护,并寻找有实务经验的幸存者与专业人士,介绍宝贵的求生方法与预防准备的信息,再辅以实地模拟练习。

“华盛顿特区的建筑比全世界任何其他城市具有更多占星符号:黄道十二宫、星座图、根据占星日期跟时辰举行奠基仪式、宪法起草人超过半数共济会员,一群坚信星辰与命运互相影响的人,在规划新世界时密切注意星象的人。”丹•布朗《失落的秘符》。

我们唯一可信任的就是生命本身,信任自己的直觉与判断力,信任所有突如其来的考验,都是为了生命的成长而来——有了信任就不会害怕,不害怕自然就有勇气。

《宝瓶同谋》提到:“一个范型推动价值之后,总是有很多人对它保持虚伪的忠实,但是只要我们勇敢地表达我们的怀疑和叛离,暴露旧范型的缺陷、失败,及至结上的摇摇欲坠,我们就能够及时拆除它,而不必等到最后倒下来压在我们身上……你一定要明白,所有的改变都可以经由我们自己选择,所以不用害怕放弃目前生活的事物,因为此时我们只是放弃我们不想要的东西而已。”

只要一离开剧场,就应该立即脱离这个角色,回到当下,因到你自己,于是你可以瞬间脱去戏里其他演员投射给你的期待。但有太多人一到自己独处时,脑袋里萦绕的还是上一部戏其他演员说的台词,还在继续生气、续续担忧、继续悲伤、继续恨,或是提前烦恼下一部戏的剧本……

在变局剧烈的时刻,已经不再是赢家输家的概念,而必须改成玩家的心态,如些你才能享受并善用极端震荡的巨幅视野。

生活越简单,束缚你的物件越少,心就越空旷无忧,就像在平衡木上跳跃的舞者,如果包袱过重,就无法轻盈快速地掌握变奏。

如果嗜好甜食,可以观察一下,是不是自己内在爱的幸福感不够?如果喜食过辣、过咸的食物,是否感到郁闷需要刺激来大发泄、大提神?如果嗜酒嗜烟,是否最近想要麻痹痛苦的需求?过油或高胆固醇的食物,是否象征着自己最近能量不足,需要调适与休息?总之,先调整内在,健康的心灵自然会选择健康且适量的饮食。

“零极限”就是回到零的状态,在这个状态中,什么都不存在,但什么都有可能。

在生命的某些片刻,我们曾经探访过零极限的状态,但大部分时间,我们都让垃圾,也就是称为记忆的东西一再重演。借由清除,你来到一个零极限的地方。

害怕死亡的人无法在睡觉中放松,因为睡觉是每天都发生的一种很小的死亡;害怕死亡的人也害怕爱,因为爱是一个种死(小我的死亡);害怕死亡的人将会害怕第一件事,他会错过每一件事。

不要注意在欢乐上,也不要注意在痛苦上,而要注意在这两者之间……一旦你能够在愤怒当中,在欲望当中保持不受打扰,你就能够跟欲望玩、跟愤怒玩、跟扰乱玩……一旦你觉知到这个两极性,你就首席变成你自己的主人,否则别人是你的主人,如果其他的某人能够使你快乐和使你不快乐,你就只是个被别人掌握悲喜的奴隶。

找出造成你阴影的词表,你可以通过一连串的负面形容词,挑出你有反应的“刺”,这些就是你待完成的功课了。

深入地了解你所喜爱的古代文明也有另一种意味:知道了古代发生的事情,你可能就没有那么容易大惊小怪了,太阳底下无新事。我们常常忘记了古时候的智慧,现在拿来依然很好用。

每一次决定,就是一次量子跳跃。

当你开始锁定全人类最好的版本是什么时,你脑海中所感觉、所想的一定是非常美的画面,就像你到画廊欣赏一幅很美的画,但其实你并不是在“看”一幅静止的画,而是你正在进入画家以“美”所建立的能量通道,这通道能帮助所有的观赏者,抵达画家脑海中最美的彼岸。

试写讣闻

20世纪的尼采说过:“上帝已经死了”,然而那时上帝还未抛弃人类。如今,2010年8月12日这一天,上帝因为人类不断追求特质生活,放弃上帝神性的敬仰而慢慢被人类的离弃折磨而死,从此它将离开人类居住的地球,走向遥远求知的地方。

理性伴随人类好几个世纪,为人类带来丰富的物质文明和科技进步。然而在这大半个世纪以来,人类除了在信奉理性的同时,也越来越相信理性的孩子——邪恶,这是理性他本人最不愿意看到的。最终,2010年8月12日这一天,理性被他的孩子,以及人类对他的孩子的信仰而活活地被气死。临死前,理性曾说:“我从来没想到我会生出邪恶这样的孩子,而更让我没料到的是人类居然会相信邪恶这个孩子。”

新生的信息像不断的倾盆大雨,汇入到无心的信息海洋。2012年6月22日,太阳直接照耀北回归线的这一天,意识它终于被信息的海洋高高地漫过全身,被资讯的海水淹死了。当意识死的时候,它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已经全是漶漫的海水,它的亲朋好友都表示对意识那份专注的敬仰,并说他们以后还将向意识学习它的专注和理解。

PS:这些讣闻都交代死者死亡的时间、地点、原因,还有遗言、人们的评论。

2010年8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