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投资总结

看完了别人的投资总结,写自己的投资总结,毕竟很长时间没有写投资总结了。

第一,是债权类。去年年初买了一支债券型基金,以信用债为主,但是大半年的时间表现都不好,而且与股票关联度比较高,于在下半年,亏损不多的情况下卖掉。去年更多的投资在互联网金融平台的P2P理财产品。收益比较稳定,算是固定收益,收益随着持有的时间而增加,持仓收益率在5-7%。流动性一般,要提前赎回,需要提前一个月或者一个季度赎回,所以真得要用就要做好奖金。整体风险较低,毕竟是有名的互联网公司做的平台。但是,这个平台的营销返利也越来越少,年初每天都可拿到一点奖励金,年末要持续签到1-2个月才给。总体来上,还是要持有的固定收益投资比例。

第二,年末买了一个FOF型基金,风险评级接近于混合型基金,但目前看只看到一天是负收益,其它时间是正收益。所以风险应该是比货币基金高,但目前收益只是同货币型基金差不多。这支FOF基金还要多看几个月的表现才能确定。流动性比货币型基金略多1-2天吧。基金说明上,没看到投资组合、持仓比例,而且好像看到要收两层手续费,所以明年基本不会增持。

第三,年初买了一个股票型基金,投资属于中国大盘的,风险中高。去年的整体收益有12%。在我目前常规投资渠道当中,收益最高的投资。当然这个股票型的,去年和近三年基金排名并不是靠前,排名也就在50到100之间,但五年的业绩表现在前10名之内。买它算是一种缘分吧,不能强求买到排名最好的股票型基金,虽然可以通过工作筛选到最好的基金。流动性还好,在几天之内可以赎回,现在有10%以上的收益,那不怕急用钱时的赎回收费。明年计划保持比例即可。

第四,十二月买了QDII型基金,投资海外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收益率在2017年最后一天是负的,但是一月已略有盈余。基金持仓的公司基本是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只有腾讯在香港。当时还是有些担心,现在想还是有些多余,毕竟中国的互联网行业不落于后于世界的先进水平。从纳斯达克的大盘看还是有上涨的周期,但有些评论说的美股的周期已到顶,上升周期已经结束,而我用自己方法判断周期还没有结束,在这里就有纠结了。无论如何还是要做好一个心里预期。流动性一般般,赎回要更长的时间。明年计划增持多一点,但少于平均比例。为什么这样做呢?因为,这个时代叫做信息时代。

第五,有一款智能投资顾问的理财产品,属于基金的投资混搭,形成有特定收益和风险的组合。我没有选最高风险收益,选了中高,从收益和最大回撤看,还是比较稳健的。整体的风格偏向向于混合型基金,但收益比混合型基金要高,但风险没混合型的高。也比互联网金融理财产品高一点,但在表现不好时,低于前者。他们用的是某种算法和投资模式,不知道有没有应用到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模型。个人还是比较看好这种概念的投资理财方式,明年会增加投资比例。

第六,是娱乐宝,投资了一部电影。电影票房不理想,有20%左右的亏损,幸好投资金额不大。其实我还是看好整个中国大陆的电影行业,但是我不太喜欢看中国电影,对中国电影市场也没多大研究。然后,在网上看到做电影要做到比较高的收益,还是不容易,报告也说赚钱的电影并不多,电影的投资在中国的风险还是比较高。而娱乐宝里面的项目还是比较少的,没法进行大量的比较来决策。流动性差,想差于一年定期,但收益浮云,明年不再投资娱乐宝和电影。

第七,就是货币型的基金,今年的收益大概在3.2到4.5之间。其中余额宝的收益比较低,在腾讯、京东钱包当中最低的。但支付宝的流动性最好,应用最广,第二普及,自己也有免费提现的额度。然后,微信的理财通中,年末出了理财通,让零钱可以理财,收益次于京东,但微信零钱的提现要收手续费。京东小金库应用和普及程度没前两者高,但收益最高。其实就些宝都是货币型基金,提现速度是快,但也减去了一天收益,总得来说这更让人接受。明年要在这些互联网公司平台中,找到一个小于一个月周期的比货币基金收益高的理财产品。

最后谈一下,数字货币的投资。去年比特币进入了公众的视野,在中国下半看被打击,但价格却创出了新高。最高时候的价格可以一块比特币换北京一平米的房产,在美国买房,不用100块比特币。但是比特币的单价实在太高,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起的。那以我更看好的是技术应用前景更广的以太坊。所以,以太坊以及其他一些数字货币也投资了一些。在较短的时间内也获得了很高的收益。我选择投资数字货币并不是为了投机和短期利益,而是用价值投资的方式长期持有。这里有个问题,即交易的隐私性。因为隐私是现代主义价值观发展出来的,也是现代价值重要的一部分,这个观念体现了人与人的尊重。那么到后现代价值体系中,这个观念会延续。那么这种交易方式也有应用前景。站在国家的层面来说,打击黑色产业和非法交易也是合理的,但非法交易的存在也是合理的。

这里有个例子,感受也比较多。迅雷在秋季推出的玩客去计划,现在已经改名链克。从最初是一种CDN、分布式流量供应、上传奖励的应用。在此之前,迅雷网络中分享带宽可以获得积分,积分或兑换现金。现在应用了区块链的技术,增加了应用的广度。曾经玩客币最高炒到了八、九块钱,机子炒到了2000多。当初我也花了500块买的。最初,国家有称赞迅雷应用区块链的技术,做了金融的创新。后来,迅雷集团经历内部利益的斗争,最后和解,估计也和玩客云计划有关。接着12月中,宣布每个账户都要实名制谁,并改名为链克,影响价格,回落到4-5元,但是这并没有打击外场交易。最后今年一月,金融协会点名迅雷,可能涉及到非法集资,月中迅雷说禁止个人账户之间的转账。那么,原以为这是一个比较好的数字货币投资,到现在就变成了一种消费行为。这些币最终只能由迅雷和迅雷的合作方去回收,这只能说是一种返利。官方的服务会定出一个价格,但区块链的定价不是常规的经济学定价。官方会回收越来越多的币,而产量也越来越少,如果如果迅雷相关的产品服务定价不符合市场预期,那就等着被用户骂了。这里,不得不感慨国家对互联网金融的中区块链的应用还是相当谨慎的。另外,明年数字货币会有一个大回撤,但意味着数字货币本质有问题,毕竟它在经济金融领域是创新的。

一千年前的货币战争是如何摧毁一个帝国

导读:虽然《货币战争》这本书其实更像一本猎奇小说,但是货币战争在人类历史上是一直存在并且威力不亚于真正的战争。同时,货币战争可不仅仅是美国的专利,在我们国家商业气息最浓厚的一个朝代——宋朝,同样发生过一场有趣的货币战争。1000年前这段有趣的货币战争历史鲜为人知,却十分值得后世玩味。如果你想知道这场货币战争的来龙去脉,就跟着本文一探究竟吧。

 

1

宋朝历史一直是一个解不开的心结——屈辱、投降、忠奸难辨。我们无意像某国人自卑到极致也就变成无耻到极致,所以我们无意美化那段历史,只是想请大家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解读那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也想从另外一个角度去反思。无独有偶,这和新航路开辟后”葡西”的大肆掠夺世界的金银财富而后带来通胀,最后却被“英法”崛起的黑色幽默一样,金银的掠夺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万世基业,相反却是灾难。

如果你是一个生活在1000年前的金国公民,你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养了几年的羊终于肥了,你出门卖自己家的羊,收购羊的商人是宋朝来的大客户,他给你的钱是大观通宝【大观通宝是北宋徽宗赵佶在大观年间(公元1107年至1110年)所铸造的年号钱】,而你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你去集市买几尺布料给孩子做衣服,你买的布料是临安产的,对了,事实上,整个集市上没有什么像样的东西不是进口的。你付给老板一把大观通宝,老板收下,找给你一把崇宁通宝【北宋徽宗赵佶崇宁年间(1102-1106年)始铸,年号钱。有崇宁通宝、崇宁重宝和崇宁元宝三种】,你们俩都没有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这样的日子每天都在重复,你每年都在辛苦的养羊,但是,生活一点也没有变得富裕。你实在想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导致自己的贫穷,事实上,你可能从来就没有去想过这个问题,老百姓为什么穷,就像太阳为什么升起,不值得想。

偶尔谁去了一趟临安,那可是值得他夸耀一辈子的大事,临安的繁荣,南朝的富庶,是大家从小就听到的传说,听说那边的“农夫蹑丝履,走卒类士服”,咱这边县上的干部家才有丝履,平时还舍不得穿。

可惜,临安就象天堂,大部分人这辈子没有机会去见识。

年尾,官差来收税了,你家纳的还是大观通宝,官差没有说什么,他也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言归正传:

如果你觉得货币战争是个很酷的新名词,那1000年前的这一幕肯定已然SHOCK了你一下。

要讲宋朝的货币战争,不得不从《澶渊之盟》说起。

说起《澶渊之盟》,我们又想起不平等条约和杨家将了,大家都知道老杨家“七子去六子还”死的那个惨烈,烧火丫头都上了,最后皇帝老儿还是贪生怕死签了议和条约,跟汉族人提《澶渊之盟》,那感觉就跟提《南京条约》差不多。

《澶渊之盟》的内容大体上有这么两条:

一、辽宋为兄弟之国,以后,谁家的皇帝年纪大,谁家皇帝就是哥哥。

二、宋每年向辽供岁币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双方开展自由贸易。

第一条,今天看,这不但不是不平等,甚至是完全符合《联合国宪章》宗旨的。

第二条,汉族骂条约不平等,主要是因为这第二条,但是,我们嘴上骂归骂,心里要清楚牌局。十万两白银是个什么概念,大宋的岁入,是一亿两,打宋辽战争,每年军费是五千万两。

关键在于第二条的第二款,两国开始自由贸易。

这“岁币+自由贸易”可太厉害了。

大辽除了卖羊卖马能有什么贸易基础?他几乎没有任何产品可以输出给宋,而宋的每一种商品都是辽需要的。开始辽还卖一些马,后来发现大宋的骑兵越来越多,就不敢再卖马了,萧太后下令谁出口马,杀谁全家,结果,边境贸易从一开始就变成一边倒的对宋贸易巨额逆差。大辽收的岁币,到年底全被大宋赚的干干净净,每年还倒赔。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岁币更像今天中央支援边疆建设的财政补贴。

大辽不懂经济,后来就干脆不发行货币了,反正发行出来,也没老百姓认,即使大辽皇帝本人也觉得只有大宋的钱才是真正的钱。

要了大辽老命的货币战争,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开始了。

结果是,一百年双方无战事,大辽的财富通过货币战争,源源不断输入大宋。大宋的先进文化传播渗透进了大辽的每一个毛孔。

金灭辽,大宋跟金打了一下,发现也打不过金,就跑到南方继续与金玩货币战争,大金不知是计,接受了“岁币+自由贸易”的游戏规则,也放弃了货币发行权,全国继续使用大宋的货币,结果一百年后,大金也虚得不行了。

今天的古代钱币收藏界,很难找到辽和金的铜钱,反倒是宋的铜钱既质量好,又款式多,数量多的比清代的还便宜,就是这场旷日持久三百年的货币战争的遗迹。

蒙古灭金后南侵,大宋的群臣拒绝议和,非要PK蒙古,结果,汉族的历史从此走入黑暗。

研究元史,其实蒙古人最初是想跟大宋继续“岁币+贸易”游戏的,只不过价码要的比金高了,价码再高,它也是要用大宋铸的币,可惜啊!!!

大宋皇帝通过铸币,实际掌握了北方的财政权。北方的原材料与劳动剩余价值,通过自由贸易和使用南方的铸币,源源不断的输入南方,换回南方的商品,这种壮观的南北货币战争,持续了整个辽、金与宋对峙的三百年历史。

与今天中美之间的货币战争不同的地方在于,那时的局面,相当于今天的美国政府放弃美元,国内全部使用人民币并与中国自由贸易,中国商品与人民币迅速充斥了美国,几十年后其结果不言而喻。

1000年前这段有趣的货币战争历史鲜为人知,十分值得后世玩味。后世史家总觉得,金与辽的迅速腐化、衰亡,是由于金、辽两朝统治者心理汉族化,生理女性化造成的。殊不知,经济上被掏空,才是帝国日益虚弱的根本原因。

22

通过上面一系列博文我们不难发现,管仲利用经济贸易手段打击“敌国”的手段几乎如出一辙,古代书籍没有今天这么发达,现在写一篇文章,立马就可以在大洋彼岸的国度所接受,即使这种“阴谋诡计”一而再,再而三的使用(管仲与齐桓公的货币战争),却总是屡试不爽。天才!

收拾楚国,是进口楚国的鹿,过程一模一样,楚国粮食因此贵了四十倍,楚国老百姓移民的40%,楚国也只有降了。

收拾鲁国,是进口鲁“齐纨鲁缟”这个外贸阴谋,管仲彻底摆平了鲁庄公。

收拾代国,是进口代国特产的传说中的白色变异狐狸,代国最惨,一只都没出口,国家就破产了,据说管仲给进口这屌狐狸制定的价格,高的令代国国君都不上班,亲自出马进山逮狐狸去了,结果,黄的有的是,白的两年一只都没逮着,国家没粮食没军队(都进山当猎户去了),被速灭。

收拾衡山国,是进口作战器械,高价收购战争器械,同时大肆购并各国粮食,订购战争机器十七个月后,高价炒作粮食五个月后,齐国忽然不要衡山国的机器了,还跟衡山国断交了。齐国一不要,其他国家也都不要了,衡山国君手里没粮食,也没赚到钱,傻逼了。衡山国只好去齐国进口粮食,很快财政破产。

其实还有一次——收拾莱国,用的是把莱国特产的柴抬高价格大肆进口,结果莱国为了出口创汇,荒废了农业,结果是两年后,莱国粮食价格是齐国的三十七倍,70%的莱国老百姓都移民到了齐国,莱国只有投降。

出口创汇,在春秋时代,很容易被姜小白和管仲忽悠成国家财政吸毒。在今天,我们必须深思身边是不是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形,只不过,表现形式更加复杂,表现过程更加漫长,国家间“天下下我高,天下轻我重”轻重之术的本质,确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3

大家看过《管子》原著的,难免失望,这正是管仲有生之年没有亲手梳理自己的治国原理而造成的不可避免的杯具。《管子》虽然可以提供大量的佐证,但是没有系统的理论,写得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因此,阅读《管子》要有明确的目的,比如我今天要搞清楚春秋时代是否存在民间贷款与贷款利息,如存在,那么春秋时代的民间贷款利率是多少,抱着这样的问题去找,就能取得鲜活的资料丰富自己的知识,如此这般方才可读《管子》。

姜小白和管仲的梦幻组合,发明了很多的搜刮天下钱财的剧本。虽则是2700年前的旧事,但是,后世只是换了演员和道具,他俩的剧本仍然在被使用。

比如:戴比尔斯和英美集团垄断世界钻石矿,通过拉抬钻石的价格,搞全世界男人的钱。美国攻打中东,垄断石油价格,搜刮世界财富。这些伎俩,管仲和姜小白有专利。

垄断天下奇货,拉抬价格,搜刮天下财富的典型代表作是《菁茅之谋》和《阴里之谋》。

大家知道姜小白在管仲的策划下,用了二十年,终于取得了会盟天下诸侯的成功,就是成了霸主,但他这个霸主有些历史问题。

因为,宋国是公爵,齐国是侯爵。公侯伯子男,所以,作为盟主的齐桓公心里边有些虚,他得让大家伙儿承认,他这个侯爵,已经不是侯爵,而是超~~~级~~~侯爵,他得证明自己行。

如何证明自己与众不同呢?一天,姜小白对管仲说:“我TMD想明白了,我要搞运动!我必须带头掀起一场尊重周天子的运动,周天子穷的都快要饭了,我这么一尊重他,他能不感激我吗,我这招儿叫尊天子以令诸侯!我真TMD是天才!”管仲说:“天才个屌,你以为宋国想不到啊,关键是搞运动需要经费,谁出钱?”姜小白一听就萎了,原来就差钱。管仲说;“我有一阴招儿,不差钱,你这么这么,就成了”。

管仲让姜小白去“阴里”这个地方铸城,那里独家出产一种美石(类似玉),这种美石是古代周天子制造王室祭祀专用璧的材料,姜小白修了三层城墙、九个城门,把阴里城防工事整的跟铁桶一样。姜小白让玉工在里边制作好石璧存着,石璧做了五种,一尺大小的标注面值一万泉。八寸的标注8000泉。七寸的标注7000。珪中标注4000。瑗中标注500。为什么做这么多种类呢?因为天下诸侯繁衍了几百年,越来越多,阿猫阿狗都自称是诸侯后裔,都惦着粘粘封号的光,周天子家族萧条,他们可是繁荣的不行。管仲做这么多石壁,就是要把他们一网打尽。

玉工做好了,管仲就去见周天子,说我家国君想搞尊周运动,号召天下诸侯齐来拜祭太庙,但是按照传统礼仪,必须带着彤弓和石璧觐见,否则不能进庙去,您可以批准么?周天子说:这次活动经费谁出?管仲说:我们齐国出。周天子说:快~~~去~~~~办!!!还愣着干什么!!!

天下诸侯都没有石璧,强抢又打不下阴里城,只好去买,结果天下诸侯的黄金被齐国搜刮无数,阴里的石璧倒是流通到了天下。这一次,齐国赚的钱多得八年都不用收税。

这就是阴里之谋。

齐桓公赚足了钱,很同情周天子,对管仲说:周天子也没经费,天子没钱也是孙子,咱也得给天子弄钱啊。管仲说:这简单,天下江淮之间有一小块特殊的土地,独家出产一种茅草,这种茅草品种独特,每只都从根上长出三个分叉,这叫“菁茅”。这种茅是古代诸侯参与天子封禅大会必须的进门证,请周天子派人先把这块地圈起来,然后号令天下诸侯:周天子要带着大家去封禅泰山,梁父山,老规矩:不抱着一束菁茅的,不许进门。

周天子如此去办,结果,天下的黄金就开始象流水一样流入周天子的口袋,菁茅一束就被诸侯炒到了一百斤黄金。周天子太有钱了,七年都没有再要求诸侯进贡。

是为菁茅之谋。

齐国在管仲的治理下,十分富强,汉族在齐国的带领下,诸侯团结,取得了对西狄和北戎战争的全面胜利(老马识途就是这场大战的事情),使北方游牧民族对中原的威胁得到全面抑制。否则,蒙古灭中华的事情,可能在2700年前就已经成为现实了,大家如果不信,可以听听孔丘说的:

一天,孔子跟子贡说:管仲辅齐桓公,国富民强,天下太平。我们中原人民直到今天还在享受着他俩留下的福祉。如果没有管子,我们今天早被蛮夷灭了,咱们都得学习野蛮人的丑陋发型,穿蛮族的丑陋衣服啊。(2000多年后的清朝,孔子的噩梦成真)

管子这样的人出生在中国,而不是外国,实在是我中国人的福分,中国如再有此类大才,何愁不国富民强。宋代大诗人李清照的爸爸李格非,一次路过临淄遗址,写下了《过临淄》:

击鼓吹竽七百年,

临淄城阙尚依然。

如今只有耕耘者,

曾得当时九府钱。

这首诗成于管子死后1700年,齐国都城城阙依然存在,农夫经常能够挖到姜子牙发行的九府环钱,齐国之盛,可见一斑。

来源:青萍物语

成家立业过冬天

这是中国十几年来的GDP增长率。

gdp20002014

胡温时期的GDP增长保持在9%增长以上,部分年份有双位数字的增长。而习李主政开始2012到2014的GDP增长率只维持在七点几。胡温时期的经济增长,依靠投资驱动,并通过大量发行货币来保证投资用到的货币供应,房地产、高铁、政府工程是这时期投资驱动的典型项目,而零八年的四万亿计划是运用货币政策最大的一次。习李上台后,货币政策不再有力,再增发就有明显通胀;政府前几年也发债过多,赤字已达GDP的2.1%,财政政策也不能随便用,并百习李政府无力,而是上一任相当“粗放”地使用经济政策,习李现在要处理遗留下来的经济问题。而经济增长率在未来五年内都很难超过八,可以说中国经济进入“冬天”。

也许对大部分人来没有太大的感受,但我作为创业者,金融行业的人,也看到了不少的事实。这几年都是互联网创业的高潮,大量的投资涌进这个行业,不少投资人是拿钱找项目。而今年我开始觉得这些钱都变得收敛起来,其主要原因也是国家不以投资驱动为主,整个资本市场没有以前活跃,自然在互联网行业也不会持续“烧钱”。在投资人这样选择,出现了不少合并的例子,例如:58就收购了赶集,优酷收购了土豆,携程收购艺龙,滴滴和快的打车合并,美团和大众点评联合成立新公司等。这样都反映投资人通过并购减少市场竞争,大量减少现金流流出,而任何企业在经济冬天的情况下,都需要保证其现金流,避免破产。

今年的“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主持人向刘强东提问道:“企业投资大潮的火爆之后,中国出现了股灾。有人说寒冬到了,或者说泡沫破灭了,您认为下一个‘风口’在哪呢?”他的回答:“风口可能不是在互联网而是在传统行业。”这点我非常认同。传统行业涉及大家的衣食住行,衣食住行是我们消费的主要方面,习李政府也支持以消费为主来驱动经济增长。

经济有高低起伏,人生也有高低起伏,而人在做一些重要的决定时要顺从时代环境,顺势而为。在中国经济冬天的环境,要成就自己一番事业比较难,不能逆流。这么多年我也忽略自己的感情,而没有组织自己的家庭,而完整的人生需要家庭和事业齐备,而家庭对一个人的事业也有大力的支持。有个人,大学期间就和他女朋友“私定终身”,直到结婚后7、8年过了,孩子出生,他们还住在厂里的小屋子,后来为了孩子上学,才在市里买了房子。他们俩一直默默打拼,互相支持,多年之后,他们创立的事业成为市值几亿的企业。这个人叫潘石屹,而他们最后的成功也与中国当时的经济政策有关。

古代男子二十可以结婚,女子十五可以结婚,到三十岁是而立之年,是一个人事业独立开始有成就的年份。古人讲究先成家,后立业,中间有十年一起奋斗的时间。现代人教育时间延长,结婚和立业的时间也应该同时延迟。很多年轻男性工作几年,就到了而立之年,就想着要立业。白手起家,在事业目标清晰,又顺势而为的情况,花个五年时间是可以做到的。可在中国经济的冬天时期,在习李第一任内经济政策不会有太大变化,增长难有起色,成就事业的外在环境不具备。

结婚生育是人的天性之一。心理学家马斯洛提出的需求模型中,也是归属感的需要先于尊重和自我实现的需要。先成家后立业,让人先承担起家庭、生育、感情的责任,进而才能形成完整的人,再做到自我实现,顺从了需求满足的过程,也顺应了现在中国经济冬天的时势。文革破坏了人的信任,改革开放的城市化也压抑了人的情感需求,这让80后中不少人想先立业不成家,成为一名光棍,可时势不易为。歌德说过:理想和爱情是伟大行为的双翼,成家给了你责任,动力和后盾,设想缺少一只翅膀的雄鹰又怎能飞的更高呢?我不希望最后自己家庭事业两头空。

而成家可以随时开始。

从一桩个案看中美制造业的真实成本

浙江省慈溪市江南化纤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是同行中最早开拓海外市场的企业,一直位居国内同行出口的前二位。目前,公司占地7.9万平方米,500名员工,5条自动化生产线,年产10万吨。

去年,“江南化纤”在美国南卡罗莱纳州投资办厂,成为首家在美国建立再生聚酯短纤维制造工厂的中国企业,一期计划投资2500万美元,二期计划投资2000万美元。“江南化纤”反映,去美国投资办厂,主要原因是国内综合成本连年攀升,颇感吃力。“江南化纤”测算比较了创办相同规模企业的中美成本,并提供了部分成本构成对比表。

manufacturing-cost-index

1.土地成本:中国是美国的9倍

国内地价是美国地价的9倍,并且美国是永久性产权,我们是50年产权。例如,2000年浙江省慈溪市工业用地价格是18万元/亩,目前美国地价仅为2万美元/英亩,相当于2万元人民币/亩,如果按照现在许多县城工业用地100万元/亩算,是美国的50倍。

 

2.物流成本:中国是美国的2倍

国内物流成本是美国物流成本的2倍。以油价为例,中国的油价是美国的2倍,油价高,物流成本也就高。何况中国还有全世界少有的过路费、过桥费,物流成本能不高么?

而美国的物流成本主要由三部分组成,一是库存费用,二是运输费用,三是管理费用。比较近20年来的变化可以看出,运输成本在GDP中比例大体保持不变,而导致美国物流总成本比例下降的最主要原因是库存费用的降低。

 

3.银行借款成本:中国是美国的2.4倍

最便宜的国内借款成本年利率6%,是美国成本年利率2.5%的2.4倍。按每吨7000元人民币或美国1100美元资金、4个月一周转,国内借款成本年利率6%和美国成本年利率2.5%分别计算公司运营资金财务成本:国内是7000元*4*0.06/12=140元、折合22.58美元。美国是1100美元*4*0.025/12=9美元,国内比美国高出1.5倍。

这还是正常的银行借款,如果资金来自年利率超过10%的银行理财产品、年利率15%的私募基金、甚至是年利率20%的民间高利贷、企业不堪重负。

 

4.电力/天然气成本:中国是美国的2倍以上

国内能源成本是美国能源成本的2倍以上。美国除开夏威夷的电价特别贵外(海岛地区没办法),其他州的电价都不贵,以德州为例,其电价折合人民币才2毛钱。

由于我国对电力、天然气直接定价的原因,企业用电用气用油价格居高不下。按国内每吨耗电450度、电价0.76元/度计算,单位生产成本342元,折合55.16美元。美国设备自动化程度较高,单位用电量相应增加10%,每吨至500度,按照电价0.05美元/度计算,单位生产成本25美元,国内比美国高出1.2倍。

 

5.蒸汽成本:中国是美国的1.1倍

还有蒸汽部分,国内用热电厂蒸汽,按每吨消耗蒸汽1.6吨、单价190元/吨计算,单位生产成本304元,折合49.0.美元,美国用天然气锅炉自制蒸汽,按天然气价格为0.48美元/therm、单价14.52美元/吨计算,单位生产成本23.23美元,国内比美国高出1.1倍。

 

6.配件成本:中国是美国的3.2倍

国内配件成本是美国配件成本的3.2倍。国内设备性能略差,工人操作习惯不良,每吨单位配件成本约100元,折合16.13美元,而美国生产线设备性能较好,工人操作习惯好,每吨单位配件成本5美元,国内比美国高出3.2倍。

 

7.税收成本:美国税收优惠力度大

在中国,各种税收不断,把企业压得喘不过气。广州一家物流公司,运送一批货物到海南,总收入为1.9万元,但利润仅有216元,其中上税需要1260元。

而美国的州政府最看重的是就业,常常给予企业优惠的税收政策,比如房产税优惠30年内有效,如果公司达产,30年内将给予3000万美元的税收减免。

 

8.清关成本:美国无需支付进出口清关成本

在美国投资办厂无需支付进出口清关成本。国内企业原料均进口,假设进品环节费用不含内陆运费、关税、增值税、仅各类手续成本约为3500元/柜,每柜按20吨装计,则为175元/吨,折合22.58美元/吨。

国内企业成品出口,假设出口环节费用不含陆运费,仅各类手续成本约为1600元/柜,每柜按20吨装计,则为80元/吨,折合12.9美元/吨。如果加上运费等,成本还要大幅增加。

 

9.人工成本:中国成本优势趋弱

尽管美国劳动力成本是国内劳动力成本的2.57倍,但美国自动化程度高,用工少。国内两条月总产量为4500吨的生产线用工250人,美国设备改进,同产能两条生产线才用工180人。

按照目前国内工人工资上涨趋势,如考虑国内5年工资再翻倍、10年工资翻两番计算,那么中国在人工成本上也占不到任何优势了。

 

10.折旧成本:美国是中国的1.7倍

美国折旧成本是国内折旧成本的1.7倍。同产能设备及土地厂房,国内生产线投资9000万元人民币、美国生产线投资2500万美元、按15年折旧年产50000吨计分别计算吨折旧成本:国内9000万/15年/50000吨/年=120元/吨,折合19.35美元/吨。美国是2500万美元/15年/50000吨/年=33美元/吨,高出国内1.7倍。

 

11.厂房建设成本:美国是中国的4倍

美国厂房建设成本是国内的4倍,但十年以上二手厂房价格根据年限则是新厂房的1/8-1/2,而且普遍性能良好。

综合以几点来看,随着国内环境成本,人工成本等持续攀升,中国制造成本已经和美国制造成本相当,在一些行业将会超过美国制造成本。“江南化纤”是个案,但国内制造成本的连年大幅攀升是不争的事实。中国制造已经“未强先高”的问题,必须引起高度警觉,想方设法降低制造成本,努力提升“中国制造”的竞争力。

 

(来源:财富杂志,互联网思想)

中国的纵向不平等不断恶化

作者:樊漪 / 易君健 / 张俊森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经历了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平均增长率超过8%的快速稳定增长。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由1978年的美国的四十分之一增长到2012年美国同期水平的五分之一。然而,随着经济的发展,收入不平等的状况开始逐渐加剧。中国的基尼系数由上世纪70年代的0.28上升到2008年的0.45。同一时期,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与东、中、西部省份之间的人均收入差距也在不断扩大。

然而,基尼系数、城乡收入差距以及地区收入差距,仅仅是衡量不平等的一个方面,即横向的不平等。1992年诺贝尔奖得主贝克尔教授(Gary Becker)提出,纵向不平等──即代际之间的流动性──可能是社会更应该关注的一种不平等。衡量纵向不平等或者代际流动性的指标是代际之间──即父母与子女之间──教育或者收入的弹性或者相关性。如果代际之间教育或者收入的相关性越高,那么我们就说这个社会的代际流动性越低,或者说纵向不平等程度越严重。换言之,在这样的一个社会中,子女的教育或者收入主要取决于父母的教育或者收入。从动态的角度来看,纵向不平等决定了横向不平等的变化趋势。从长期来看,代际流动性降低会导致一个社会中的横向收入不平等程度越严重,基尼系数越来越高。

虽然目前中国横向不平等问题已经得到广泛关注,纵向不平等问题却较少被注意。最近,我们利用多个微观住户调查数据,系统地研究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教育与收入代际流动性的变化趋势,并且做出了理论解释。我们的分析结果表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教育与收入的代际流动性均出现了显著的下降。

具体而言,在教育方面,对于1965-1969年出生的人群,其父母的平均受教育年数每上升一年,他们的受教育年数上升0.33年;而对于1975-1979年出生的人群来说,其父母的平均受教育年数每上升一年,他们的受教育年数上升0.37年。在收入的代际流动性方面,1970年之前出生人群的收入与其父母收入的代际弹性是0.32,即父母的总收入每上升1%,子女的收入平均上升0.32%。而对于1970年之后出生的人群,代际收入弹性上升到了0.44,提高了近1/3。运用不同的数据估计出来的代际收入弹性有少许不同;但是,总体的代际流动性降低的趋势不变。

从人力资本投资的角度出发,代际流动性主要取决于家庭在对其子女进行教育投资所受到的资金约束,具体包括四个方面的因素:(1)教育投资回报率;(2)教育成本;(3)政府教育支出;(4)家庭收入。其中,前两个因素的增加降低了代际的流动性;而后两个因素的增加提高了代际的流动性。

具体说来,教育投资回报率的上升使得所有家庭都愿意提高子女的教育投资,以获取更高的教育投资回报。然而,在有资金约束的情况下,只有那些相对富裕的家庭才有能力提高子女的教育投资;子女的教育或收入越来越取决于父母的教育或收入,即代际流动性下降。同理,教育成本上升导致家庭资金约束进一步恶化,这降低了代际流动性。反之,政府教育支出和家庭收入的增加缓解了家庭投资子女人力资本的资金约束,从而提高了代际流动性。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代际流动性的下降主要是这四个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前两个因素对代际流动的负向作用超过了后两个因素的正向作用,从而导致了代际流动性的降低。

一方面,随着技术进步、制度改革、物质资本的积累以及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受教育的年均回报率从1988年的2%-3%上升到了2010年的10%左右。另一方面,虽然家庭收入以及政府教育支出不断提高,家庭负担的子女教育费用却以更快的速度增加。1995年中国政府教育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5%左右,2010年,该比例上升到了4%以上。然而,在此期间内,学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增长了八倍,从0.1%上升到了0.8%。学费仅是家庭子女教育费用的组成部分之一。1999年高等教育改革之后,家庭对子女教育的负担更加加重。在此之前,大学基本免费;改革之后,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急剧上升。

举例说明,1995年,大学年学费大约800元,2004年为5000元,2010年为1.2万元。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中心和高等教育研究院在2010年5月和6月开展了第一轮中国大学生调查,2010年有22%的大学生其家庭总收入低于1.2万元。中国大学生家庭面临着严重的资金约束。因此,教育回报率与家庭负担子女教育费用的急剧上升是导致中国代际流动性下降的两个主导因素。

我们的研究同时发现,中国代际流动性的下降存在显著的地区和性别差异。沿海地区的代际流动性没有明显下降,甚至有少许上升,但是西部的代际流动性却显著下降;城乡之间,农村的代际流动性在下降,而城市并没有太多改变。代际流动性变化的地区差异与政府的财政系统、教育系统以及家庭收入有关。公共教育的支出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各地的财政收支状况。东部地区与城镇地区的财政收入较多,从而公共教育的投入较大;同时,这些地区的教育资源相对丰富且居民的收入也较高。因此,东部地区与城镇地区家庭对子女教育投资的约束较少,代际流动性较大。

在性别差异方面,女性的代际流动性较男性更低。性别的代际差异性主要是由于女性的教育投资回报率高于男性。张俊森教授等在2005年的研究发现,在2000年时,女性的年均教育投资回报率是13.5%,而男性的年均教育回报率仅为8%。

从理论上来看,代际流动性的下降即纵向不平等越严重,会进一步恶化一个社会横向的不平等程度。因此,我们的研究结果意味着中国的基尼系数将进一步上升,不平等程度将进一步恶化。

如何应对这一难题,我们的建议是提高公共教育投入,特别是针对弱势群体的投入。在这一方面,美国的经验值得中国借鉴。美国的代际收入弹性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达到了0.45左右。在接下来的40年内,虽然教育投资回报率随着技术进步得到了显著的提高,但是代际流动性并未有明显下降。其原因在于美国从上世纪70年代末及80年代初开始系统性地推出了各种针对弱势群体子女教育的公共项目,从而保证了出生在贫困家庭的儿童同样能得到高质量的教育,尤其是早期教育。最近,芝加哥大学的詹姆斯•赫克曼教授(James Heckman)提出了能同时促进效率和公平的分配前(pre-distribution)手段──对儿童的初始状况进行干预。

为了改善中国目前代际流动性下降的趋势,中国政府应该慎重研究,并推出针对弱势群体子女教育的公共项目,特别是针对农村和中西部地区以及数量巨大的农村留守儿童,以保证教育的公平性。值得注意的是,大学给予贫困学生奖学金或者补助虽然有助于提高代际流动性但是具有一定的滞后性,因为很多家庭,尤其在西部、农村地区,根本没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所以,从大学开始的教育补助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需要从早期做起。中国政府在这方面已经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例如目前已在200多个贫困县推出了针对初等教育学生的“营养包”计划。但是,更多努力仍须期待。

(本文作者樊漪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博士研究生,易君健为芝加哥大学经济系博士后研究学者,张俊森为香港中文大学经济系伟伦经济学讲座教授。文中所述仅代表他们的个人观点。)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

经济学家不会告诉你的10件事

作者:Quentin Fottrell

1. “我们无法预测下次危机……”

在华盛顿的政治僵局可能阻碍美国经济复苏之际,投资者再一次向经济学家请教将来的运势。不过其实拿一张通灵板(Ouija board)来占卜一下效果也是差不多的。从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主席本•贝南克(Ben Bernanke)以降,大多数经济学家都没有预测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加州大学里弗塞德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经济学教授梅森•加夫尼(Mason Gaffney)在他2011年论文《危机预测奖》(An Award for Calling the Crash)里面这样反思道:“2008年危机出乎我们大多数人的意料。这件事让很多人问,经济学家怎能如此浑然不知。”

这不是一个孤例。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劳伦斯•鲍尔(Laurence Ball)说,从大萧条到20世纪70年代油价疯涨、再到2000年-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的一切,多数经济学家都没有料到。他说,房贷危机之所以很难预测,是因为“15年前次级按揭贷款基本不存在”。经济学家通过考察过去的事件来预测将来,但有些事件没有先例可循。鲍尔说:“这个世界变化很快。”

这些解释难让普通投资者释怀,毕竟很多人都把经济学家当作领路人看待。密歇根州布卢姆菲尔德希尔斯(Bloomfield Hills)投资顾问公司Clear Financial Advisors的创始人罗伯特•斯曼斯基(Robert Schmansky)说:“你不可能给整个世界建个模型出来。就算是预测利率、收益和通胀率,太多太多的东西都有可能出问题。”他说,当经济学家无法发布预警,投资者就会吃苦头。斯曼斯基说,2008年年底股价直线下跌时,他的很多客户都在急急忙忙地将股票变现,因为他们一样也没有料到。

美国商业经济学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Business Economics)现任会长肯•西蒙森(Ken Simonson)说,需要为经济学家说一句的是,他们和其他人一样,往往都是基于可以公开获取的信息来做出决定。但他承认,在金融危机之前,“大部分经济学家对经济情况的判断确实太过乐观”。美国商业经济学会是一家由应用经济学家、策略人士、学者和政策制定者组成的国际协会。

2. “……但我们可以为危机的发生推波助澜。”

专家说,一方面乐观预测可以导致投资者对灾难不设防,另一方面,经济学家的悲观预测也可以对危机的发生起到推动作用。管理咨询公司Silicon Associates合伙人赛斯•拉比诺维茨(Seth Rabinowitz)说:“经济学家在媒体上那些绘声绘色的言论会影响消费者信心。”他说,其他影响消费者支出决策的因素还有收入、股市波动性──以及经济学家的言论。他说:“如果消费者过于担忧,他们就会减少消费,这会给处于复苏边缘的经济造成伤害。丛这个角度来说,经济学家对媒体讲话的措辞肩负着更大的社会责任。”

3. “我们做些猜测也无妨。”

专家说,考虑到经济学家的模型基本上没有帮助他们在2008年时留意到近在眼前的危机,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现在都在学习相信自己的直觉──换句话说,他们是在猜测。需要说明的是,这些都是有根据的猜测,但毕竟还是猜测。据密歇根大学弗林特校区(University of Michigan-Flint)金融与商业经济学教授马克•佩瑞(Mark Perry)估计,半数以上的经济学家都是以直觉为依据。他说,“随着时间的推移,经济学家已经开始意识到人是不可预测的”,这迫使他们远离更加正式的模型。

另一些人说,做一些猜测不一定是坏事,因为数学模型在真实世界里往往无用,特别是在涉及201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以及其他突发灾难等事件的时候。英国知名经济学家约翰•凯(John Kay)说,这些模型以一致性和可预测性为假设前提,而现实中的人类行为是很难预测的。他说:“依赖于一致性不是明智的策略。”

美国商业经济学会的西蒙森说:“任何专业经济学家或研究人员都需要利用一定程度的判断和创造性,来发掘其他人还没有注意到的关联,或厘清影响经济的多种因素。”他说,没有哪个时间段可以单独依靠数学模型来复制,“所以人们说,经济预测者的存在,就是为了让天气预报员看起来比较靠谱”。

4. “那些大胆的预测?不过是雄激素在起作用而已。”

大多数经济学家都是男的。据经济学家约翰•西格弗里德(John Siegfried)和查尔斯•斯科特(Charles Scott)发表于《美国经济评论》(American Economic Review)的综述文章,新晋经济学博士只有三成左右是女性,相比1995年仅略有提升。考虑到男性在其他很多金融职业中都只占少数,这种失衡尤其惊人。根据劳工部妇女事务局(Department of Labor’s Women’s Bureau)数据,会计师、审计师、报税员、核保师、税务稽查员和征收员当中的女性数量全都超过男性。

一些评论者说,经济学界的男女失衡有可能对经济政策造成影响。据2012年一项对美国经济学会(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会员的调查(调查结果发表于《当代经济政策杂志》(Contemporary Economic Policy Journal)),对于教育券、医疗保险和劳工标准政策等议题,男性经济学家和女性经济学家有着不同的看法。相比男性经济学家,受调查女性经济学家认为政府在经济中的角色“过小”或“太过小”的概率高出24个百分点,女性经济学家认为政府政策应努力让美国收入分配更加平等的概率高出32个百分点。

另外几项研究也得出了男性比女性更容易鲁莽行事的结论,其中一项便是私人银行与财富管理公司巴克莱财富(Barclays Wealth)和伦敦研究公司Ledbury Research在2011年联合进行的研究。根据这项研究,男性之所以比女性更容易鲁莽行事,一个可能存在的原因是雄激素增加了冒险偏好。亚拉巴马州特洛伊大学(Troy University)约翰逊政治经济中心(Manuel H. Johnson Center for Political Economy)执行主任斯科特•博利耶(Scott Beaulier)说:“男性往往更加冲动,更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更加关心宏观概念和好高骛远的投资。”他说,经济学家过度冒险,可能会形成那种与其说是要得到事实验证、不如说是要成为新闻报道焦点的大胆预测。

5. “我们的财富指标不管用。”

经济学家通过多种指标来衡量各国经济健康状况,但很多指标或许并不像经济学家认为的那样准确。比如经济学家最关注的指标之一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就不一定能反映一国经济是否健康,尤其是考虑到重大经济危机常常紧跟在高增长时期之后发生。

美国自身的复苏停滞不前,就使GDP指标的价值受到一定程度的怀疑。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下属的商业周期测定委员会(Business Cycle Dating Committee)根据这个指标宣布,衰退的正式结束时间是2009年6月。但ShadowStats.com编辑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等统计学家认为美国经济仍然没有实现复苏。(ShadowStats.com网站根据往届美国政府使用的方法来分析政府的经济和失业统计数据。)威廉姆斯说:“最新GDP数据与失真的通胀数据有关。2009年以来,经济一直处于停滞状态。”他说,将当前GDP数据剔除通胀率之后,2013年一季度的年化增长率大约就只剩0.4%而不是2.4%。威廉姆斯说:“很遗憾这样一个基数并没有意义。这样的数据最多也只能表明该季度的GDP是增长了还是萎缩了。”

失业指标也是如此。政府官方估计的5月份失业率为7.6%,然而威廉姆斯说,这个数据具有误导性。“气馁劳动者”(没有积极找工作的人)没有包含在内,如果把他们加上去,失业率就更接近23%。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肯尼迪政府学院(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教授杰弗里•弗兰克尔(Jeffrey A. Frankel)说:“我一直劝告人们不要只看总体数据。”他还说,劳工部有气馁劳动者数据提供。

但专家说,基础指标也有它们的用途,不管是房价、个人消费率,还是贸易差额、通胀率。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鲍尔说:“GDP和失业率是非常好的基础指标。GDP高的国家教育、卫生水平都好于比较穷的国家。”

6. “我们这门学科很沉闷,但是并不精确。”

马萨诸塞州莱克星顿(Lexington)投资顾问公司Advisor Perspectives负责研究的副总裁道格•肖特(Doug Short)说,经济学家这个群体最大的特点就是内部分歧非常大。据《华尔街日报》2013年4月份的调查,经济学家预测2013年GDP增长率的范围是1.8%到3.9%,预测2014年GDP增长率的范围是2%到4%。肖特说,最低数值的预测意味着经济温和增长,而最高数值所意味的则已经是强劲的增长了。

如此不精确的原因是什么?圣地亚哥(San Diego)波因特洛马拿撒勒大学(Point Loma Nazarene University)费尔马尼安商业与经济研究所(Fermanian Business and Economic Institute)首席经济学家林恩•里泽(Lynn Reaser)说,经济学家背负着这样一个压力,必须做到比他们的学科所允许的更加精确。“他们不愿跟客户说他们最多也只能提供一个大致的范围,于是就给出了一个精确的估计值。”里泽说,经济学家改变预测的速度也太快了,“他们对最新数据反应过度,其实如果采用一种更长远的视角,很多情况下他们都会做得更好”。

肖特建议,不要相信任何一位经济学家的预测,要看他们的平均预测。他说,在遭遇财务压力的时候,“哪怕是对平均预测也要抱以怀疑态度”。比如根据《华尔街日报》2013年4月份的那次调查,经济学家预测2013年增长率的平均值就是2.4%。肖特说,同时也有好消息:“飓风桑迪已经过去了,事实证明财政悬崖不是什么大的障碍,止赎潮也没有摧毁整个经济──至少目前为止没有”。

7. “我们偏向左派。”

截至2008年,美国经济学会接近半数会员表示他们是登记在册的民主党人,只有17%的会员表示他们是共和党人。另外,在同一次调查中,60%的经济学家都说,他们觉得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如果当选的话,他在重要经济议题上取得的进展将是当时所有总统候选人当中最大的。(此次调查是由“呆伯特”(Dilbert)漫画创作者斯科特•亚当斯(Scott Adams)委托进行的,调查执行机构是全美舆论及市场研究公司The OSR Group。)同一年对国家经济研究局成员的一项类似调查发现,46%的受调查者将自己定义为民主党人,10%将自己定义为共和党人。

这两次调查属于关于这个话题的最新调查。从中看来,经济学家群体比大部分社会群体都更加偏向民主党,甚至超过长期被贴上“自由派精英”标签的高学历人士群体。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12年的一项调查,在学历高于本科的人士当中,自封民主党人的比例超过自封共和党人14个百分点──39%自称为民主党,25%的人自称是共和党。

部分专家说,甚至在经济学家的报告中都可以看到左倾政治观点。《美国经济学家》杂志(American Economist)2008年的一篇文章认为,过去半个世纪以来,经济学家在向选民兜售大政府观念的过程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作者斯科特•博利耶(Scott Beaulier)、威廉•博伊斯(William J. Boyes)和威廉•芒茨(William S. Mounts)写道:“我们发现,经济学家在社会中、在政策制定中的角色日益重要,已导致支持政府干预的态度增强。”(博伊斯说自己更多地是自由派而非左翼或右翼,博利耶称自己是一个奉行“自由企业制度”的经济学家。芒茨没有回复置评请求。)另一些人说,这种说法并不全面。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弗兰克尔说:“支持限制政府角色的学院派经济学家多得出奇。请你告诉我,这是左派还是右派?”

8. “我们可能有特殊目的。”

很多有影响的经济学家都在学术机构工作,这些机构可以给人一种客观、权威的光环。但专家说,实际上大部分经济学家都有自己的政治动机和经济动机。投资顾问斯曼斯基说:“大部分经济学家都从金融机构拿钱,这些机构希望你能进行长期投资。”

另外,根据杰拉尔德•爱泼斯坦(Gerald Epstein)和杰西卡•加里克-哈根巴斯(Jessica Carrick-Hagenbarth)2010年论文《金融经济学、金融利益和金融危机暗角》(Financial Economists, Financial Interests and Dark Corners of the Meltdown),大学中的经济学家约70%都拥有学术之外的经济利益。这篇论文分析了2005年到2009年经济学家接受媒体采访、在媒体上撰文及发表研究成果的情况。研究人员总结道,尽管与企业和私营部门存在如许瓜葛,很少有经济学家会指出自己为私营领域服务。

弗兰克尔说,涉及可能存在的道德问题时,经济学家应当披露他们的咨询工作,大学应当拥有清晰的披露流程。弗兰克尔说,他自己所做咨询工作的收入只要达到1,000美元以上,他都会将其公开。他说,把做过的咨询工作记录下来,对经济学家来说是一件好事。他说:“很多学院派经济学家的问题在于,他们的头脑陷在云雾(理论模型)之中,不愿意亮出清晰的政策立场,这跟拥有特殊目的还是有很大不同的。”美国商业经济学会说,学会的经济学家在接受调查或媒体采访时都会披露他们与哪些机构存在着关联。

9. “我们也可能是在讲外星语。”

根据涓滴经济学理论,提供给富人的税收减免或其他经济利益将通过改善整个经济来使更贫穷的社会成员受益,然而实际情况常常不是这样。同样,经济学理论不一定会“涓滴”到最需要它们的人群当中。里泽说,其中一个原因便是“没有谁真正懂得经济学家在说什么”。

当然,所有职业都有讲行话的倾向。专家说,当经济学家出现在新闻媒体当中的时候,他们常常尽量少讲行话,并使用最简单的语言来解释常常非常复杂的概念。但把经济学通俗化似乎没有起到多大作用:乔治华盛顿大学商学院(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School of Business)教授安娜玛丽亚•陆莎迪(AnnaMaria Lusardi)总结认为,虽然经济学家通过媒体、论文和书籍解释他们的概念,但美国人对哪怕是最基本的经济和金融概念都缺乏理解。

在2009年的一项研究中,陆莎迪和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金融学教授彼得•图法诺(Peter Tufano)发现,只有三分之一的公众明白信用卡(以及复合利率)的原理。另外根据美国国家信贷咨询服务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Credit Counseling)2013年的调查,所有成年人当中,接近一半的人给自己的个人理财知识的打分是C、D或F。基金会发言人盖尔•坎宁安(Gail Cunningham)说,这对消费者来说是坏消息。专家说,人们的理财知识越贫乏,他们放弃储蓄、发生债务、支付更高信用卡手续费的可能性就越大。事实上这次调查发现,目前57%的美国人都在担心自己的存款不足。

10. “我们向你们兜售的,是你们已经知道的。”

我们真的需要经济学家吗?一些专家说这是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经济学家向银行等机构提供服务,但从某些意义上讲,他们知道的东西不比普通人更多。弗兰克尔说:“不过我们希望没人注意到这个问题会降低对于我们所提供服务的需求。”

弗兰克尔说,经济学家的“理性预期假说”认为,劳动者是理性的,投资者是理性的,消费者是理性的,股票和房地产等资产的价格反映了所有可以获得的信息。“在努力跑赢股市的过程中,人们已经消化了可以公开获取的、由经济学家提供的信息。”

不过,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鲍尔说,市场和公开可获取信息能够准确判断的只是当前时刻的资产价值几何,不是将来可能值多少:“如果你想知道五年后的经济会是什么样,经济学家会提供很多判断”。

(本文译自MarketWatch)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

中国面临的生产率挑战

作者:YUKON HUANG

市场对中国的经济增速如此关注,以至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最近不得不做出保证,今年中国经济的增速不会低于7.5%的目标。但真正让人担忧的是,中国正在朝着接近6%的基本“结构性”增速方向前进。眼下,在一系列只有通过提高生产率才能解决的问题的共同作用下,中国可持续增长轨迹远远低于过去。

自2003年以来,中国年经济增速长期保持在10%以上,其推动因素有三个,其中有两个已经不再起作用了。

第一个因素是就业迅速扩大,为中国的年经济增速贡献了约一到两个百分点。由于人口结构的趋势,中国的劳动力规模已经开始收缩,因此未来就业发挥的作用将越来越小。

第二个因素是投资迅速增长,投入每个工人的资金随之增加。这对年经济增速的贡献略高于四个百分点。不过,由于2009年经济刺激措施造成了相当大的浪费,中国不能再继续依靠增加投资来提高生产率。在劳动力规模收缩和投资效率下滑的双重作用下,目前中国基本经济增速比历史平均水平低三到四个百分点。

相比之下,最后一个因素更有希望成为未来发展的推动力:中国经济增速中剩下的四到五个百分点来自于经济学家们所说的“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也就是劳动力和其他资源使用效率提高所带来的增长。

中国全要素生产率的增幅一直远远高于国际标准,主要原因是工人从农业转向生产率更高的工业岗位。不过,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近年来也有所下滑。因此,北京所面临的挑战是重启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以便使经济在未来10年能够以7%到8%的稳定速度增长。

两个领域的改革可能产生所需的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一是提高城市化进程的效率,一是允许私营部门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近年来,由于地方政府将耕地过度转化为城市用地而造成的浪费,来自城市化的全要素生产率的增幅一直在下滑。这有碍中国从所谓的“聚集经济”中收获全部的好处,即将工人和活动集中起来带来的生产率的提高。相反,过度城市化的结果是城市无序扩张、房地产泡沫和“鬼城”的出现。

移民带来的好处也有所下降,因为中国特有的户口限制让劳动者难以到另外一个地方从事最富成效的工作。由于没有正式的居留身份,他们被边缘化,无法享受许多社会福利。较小的城市更倾向于为他们提供这种居留身份,但生产力提高更为明显的较大城市却没那么愿意接受这些人。

效率更高的城市化进程会促进更为密集的聚居模式,也会让市场力量得以决定中国超大城市的增长,而不是人为地推进开发。但如果不让农民以土地使用权换来现金,进而获得在更具活力但成本也更高的城市中心重新定居的储备金,这一进程就无法取得成功。

此类改革或将有助于改善农村地区劳动者和城市劳动者生产力的巨大差异。虽然中国城市化进展迅速,52%的中国人目前生活在城市里,这意味着生产力仍有极大的提升潜力。

允许民营领域发挥更重要的角色一直是几十年来不断重复的主题,但这样做的理由从未像现在这么强烈。10年前资产回报率开始稳定上升并趋于集中,当时国有企业的回报率约2%,民企在4%左右,生产力差异并不是太重要。但现在二者再度开始出现分化。

2007年金融危机前夕,国企和民企回报率分别上升至7%和8%左右,二者差异收窄至仅1%。虽然这两个阵营在危机期间均遭到打击,但民企回报率在那之后急剧反弹,目前为11%左右。国企资产回报率则下降至4%-5%。

这种分化也反映在全球危机之后的债务积累上,国企因此受到极大影响。龙洲经讯(GK Dragonomics)不久前的一份研究显示,当前上市民营企业的负债与利润比率较2008年低了5%,而上市国企的这一比率上升了33%。

呼吁让国企和民企平等竞争的改革不会解决这个问题。不久前中国央行取消贷款利率下限的决定也无济于事,因为这只会让能够优先获得融资的国企受益。要提高生产力,就必须采取更大胆的政策行动,比如让政府退出一系列商业活动,开放其他领域让民企进入。

迄今为止进行的许多改革将起到作用,包括简化投资程序和解除资本流动管制。但除非北京方面显示出应对导致刺激措施变形的重大结构性扭曲的意愿,否则中国经济无法实现持续快速增长所需的效率提升。

(编者按:本文作者黄育川(Yukon Huang)现为卡内基基金会高级研究员,曾任世界银行中国局局长。)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

几张重要的经济图表

债券的最好投资时期即将在这一年过去,美国政府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将财政赤字平掉。

US-Debt-To-Gdp-Ratio-And-10y-Treasury-Yield-Relation

无论美国的金融界做了多大的坏事,但美国的非金融产业的底子还在,他们的生产效率还是世界上很多国家的要高,带领美国复苏的也是他们的工人。

US-Labor-Productivity-And-DXY-Relation

复苏之后,美国要消化大量货币,至于这个乘数如果以后在繁荣时能到达原来的位置,那就注定20年后再次的金融危机。

Fed-Monetary-Base-And-Asset-and-money-Multiplier-Relation

如果美国下次发生金融危险,那么利率这个金融工具就很难力挽狂澜了,因为这次周期利率不知能回到什么高度,而且还要慢慢退出QE,消化大量货币。

Fed-Funds-Rate-And-Financial-Crisis

非金融行业的上市公司利润对人民币汇率有领先的相关作用,暂时还找不到逻辑原因。

China-A-Companies-Return-On-Capital-And-RMB-Effective-exchange-Rate

巴菲特的五大投资秘诀

Jonathan Burton

披露:本月作者通过一个退休金账户持有伯克希尔-哈撒韦的B类股。

对于大部分投资者来说,模仿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而取得成功的机会,就跟模仿足球巨星戴维•贝克汉姆(David Beckham)的动作而射球入门的机会差不多。

像贝克汉姆一样踢球?不大可能。

像巴菲特一样投资?去吧。巴菲特甚至还会教你怎么做。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投资组合中的基本元素已经包含在巴菲特妙语连珠、传阅广泛的著名年度致股东信中。最近的致股东信一共24页,既有乐观的展望、淳朴的老段子,也有投资股市、以及投资你自己的经验之谈。

巴菲特写道:“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企业界将有良好的表现。同样肯定的是,股市也会有良好的表现,因为它的运势就维系在企业的表现上面。是的,间歇性的倒退将会出现,但投资者和管理者所处的游戏格局对他们非常有利。”

他还写道:“由于基本游戏格局如此有利……不参与游戏的风险远大于参与游戏的风险。”

当然,即便是获取最基本的技能和知识也需要做大量的练习──需要一遍一遍地踢球。巴菲特也不例外。他的水平已经达到最高,但其投资程式是可以在任何土地上发芽的种子:回顾,续投、颠覆(review; reinvest, reinvent)。所以一定要遵循巴菲特的教导,还有,得空时不妨也来上一两杯汽水加冰激淋(root beer float)。

1. “差不多”是不行的

对伯克希尔2012年业绩最为失望的股东,或许就是巴菲特本人。

虽然伯克希尔去年在斥资13亿美元用于回购股票之后增加了228亿美元的财富,但巴菲特认为这一业绩低于正常水平,因为公司账面价值14.4%的增长低于基准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Standard & Poor’s 500-stock)16%的回报率。

巴菲特在致股东信里面说:“以快于标普指数回报率的速度增加企业的内在价值是我们的职责。”他还说,要不然投资者买一只费用低廉的标准500指数型基金、获取市场的平均回报率就可以了。

但巴菲特没有沮丧。他说,“我们将继续踏脚实地”,伯克希尔副董事长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和他本人“希望充实每股内在价值”,具体办法是“提升我们诸多子公司的盈利能力,通过补强型收购进一步提高它们的盈利水平,参与投资对象的成长,在伯克希尔股票出现实质性折价的时候回购股票,……以及偶尔发起大手笔收购”。

2. 相信你的最佳思路

巴菲特将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可口可乐(Coca-Cola)、IBM和富国银行(Wells Fargo)称为伯克希尔的“四大”投资,而且是带着不加掩饰的骄傲来说的。

巴菲特写道:“这四家公司拥有了不起的业务,其管理人员既有才能,又是以股东为导向。相比100%持有一家普普通通的公司,我们更加愿意持有一家好公司一笔没有控制权但数额不低的股份。”

这两句话意味深长。投资者常常关注某个产品或某个头条新闻,而对管理层制定决策、对待股东的方式却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但如果没有那些创造而非破坏价值、同时给予股东应有尊重的经理人,那么投资者可能就会迎来一段坎坷之路。

3. 坚持自己的风格

在信中,巴菲特表示曾有人要求他动用伯克希尔的巨额现金储备来派发股利。他说,他理解人们对收益的需要。

然后他又不遗余力地解释,为什么只要他在位子上就不会有股利派发。

巴菲特喜欢股利,伯克希尔所持的很多股票都有可观的分红,并且这些年来对股东也是越来越大方。但他相信,伯克希尔可以将其资金用在有效、增值的地方,比如继续投资已持股票或从事新的收购。现金为王,巴菲特在花现金的问题上不愿意变得更为民主。
巴菲特写道:“我曾经犯下很多收购错误,将来还会继续犯错。但从总体上来讲,我们的成绩是令人满意的,这说明,如果我们用于收购的资金是被用于回购股票或派发股息,股东将远远没有今天这么富裕。”

话虽如此,当股价相比伯克希尔对自身内在价值的保守估计出现折价时,它还是会回购股票。但这家公司不会付出超过内在价值120%的价格──巴菲特从来不是一个愿付溢价的人,免得他自己和股东付出代价。

巴菲特写道:“在回购决策中,价格至关重要。当回购价格高于内在价值,价值也就荡然无存。”

4. 接纳变化

82岁的巴菲特跟当年在奥巴哈建成一家成功合伙制投资公司的32岁的抄底型投资者巴菲特存在很多相似之处。比如,半个世纪过后,巴菲特仍在寻找价值被低估的投资产品,即他的导师本杰明•梅雷厄姆(Benjamin Graham)所说的“捡烟屁股”投资。

但在今天,跟他一起寻找的还有两名投资副手。他们分别是托德•库姆斯(Todd Combs)和特德•韦施勒(Ted Weschler)。两人都奉行和董事长一样的投资原则,并独立管理着伯克希尔880亿美元投资组合中各自负责的一部分。

把选股权授予任何一个不叫巴菲特的人,都意味着巴菲特承认自己年事已高,且不再担心伯克希尔在他和芒格之后的未来。

但这也意味着让出一定的控制权、承认伯克希尔投资组合将不再是“奥马哈先知”一人的决策。第一只投资额度超过10亿美元门槛的这类股票是卫星电视提供商DirectTV。

巴菲特对他挑选的接班人显然感到满意。最近他把更多的资金拿去给库姆斯和韦施勒管理,两人管理的资金都接近50亿美元。巴菲特写道:“我们靠这两人大获全胜。在2012年,两人的绩效都超过标普10个百分点以上。他们让我也望尘莫及。”

5. 耐心等候时机

价值投资者往往持有股票多年,同时他们在买入之前可能也会等上好几年时间。

价格关乎一切。巴菲特写道:“一家公司的经济状况再好,如果投资价格过高的话,它也有可能成为一笔失败的投资。”

同样,如果买入价格有着很大的折价,某个衰落行业的公司也可以成为一笔不错的投资。

因为这个原因,伯克希尔曾大举收购报业,15个月之内以3.44亿美元的成本收购了28家日报。平面出版行业总体上已经被互联网掏空,这意味着巴菲特和芒格这样的报业爱好者可以按便宜的价格买进。

巴菲特承认:“几乎可以肯定地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伯克希尔从旗下报纸获得的现金利润将会越来越少。但我相信,以我们的成本,这些报纸将会达到或超过我们对收购目标的经济测试结果。”

他还说:“我们将以合适的价格──即以非常低的当期市盈率──收购更多我们所喜欢的报纸。”

回顾,续投、颠覆──这样的投资思路指引巴菲特取得了成功。

巴菲特说:“查理和我都坚信要保持多重富余流动性,我们会避免承担任何可能造成现金实质性流失的负债。这样做会使我们100个年头里面有99个年头的回报减少。但在第100个年头,在其他公司倒闭的时候,我们将会挺住。而且我们在这100个年头里面都会睡得很踏实。”

本文译自MarketWatch

2013年的中国:麦肯锡高管的10种预测

V. Phani Kumar

猪肉或鸡肉的价格会翻一番,一支欧洲足球队将投资中超,一个三线城市将宣布破产──如果北京不出面干预的话,这些都在麦肯锡(McKinsey)驻上海亚洲地区董事长欧高敦(Gordon Orr)对2013年中国的10种预测之列。

确切的说是九项预测加一项诉求。这个与其说是期望不如说是希望的诉求是,中国目前实行的全国法定长假(比如春节假期)将取消。

在《麦肯锡季刊》(McKinsey Quarterly)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欧高敦说,法定长假的现行结构要么会逐渐变得无关紧要,要么,更好的情况是,这种已经失去作用的做法将正式取消。法定长假是15年前开始实施的,为的是保证劳动者有假期,有机会将积蓄花出去。

以下是他对2013年中国的其他九项预测:

1. 抗议活动将升温,并取得更多成功:欧高敦说,受到近年来一些抗议活动成功的鼓励,加上颇具影响的社交媒体的作用,人们现在开始愿意“大声”抗议,因为他们认识到政府除用武力加以干预、妥协或后退之外几乎别无选择。他说,2013年,各地反对新建污染设施和运行现有污染设施的抗议活动都可能会加剧,地方政府将更多地后退。√

2. 来自电商的竞争迫使一家主要实体零售商破产:欧高敦说,目前为止还没有电商令实体店破产的案例,但2013年服装和电子产品网络销售所占份额的增长将出现质的飞跃。他说,一段时间内实体零售商或许能够掩盖自己表现的不如人意,因为它们拥有房地产或是一个更大的企业集团的一部分,但跨国公司看起来可能更多地退出。√

3. 银行表现不佳:人们对中资银行不良贷款可能激增的担忧已经引发了高度警惕。欧高敦说,2013年还可能是一场更深刻的转变的开端,转变将持续数年时间。他还说,至于当前的趋势,银行未来五年必须再筹到人民币1.3万亿元的资金。很多银行没有办法应对的一项挑战是,从赢得顾客和“不惜一切代价实现增长”的战略转向注重利润的更加多元化的战略。√

4. 基础设施支出增加:机场和公共交通系统不足,食品供应链有待改善,除一线城市外城镇居民缺乏现代居住环境,这些都对增加投资提出了迫切需要。欧高敦说,2013年基础设施支出将继续推动经济增长,其中绝大部分资金将得到很好的利用。

5. 投资海外农业将大幅加速:目前中国农产品贸易逆差约为400亿美元,并且在以每年50%的速度增长,这反映出中国对基本谷物的需求越来越大,需要为不断扩大的牲畜养殖提供饲料。中国企业已经从阿根廷和哈萨克斯坦等国租赁了数十万公顷的土地来种植大豆。但欧高敦说,需要更多地投资海外,这类在大宗商品和主要农产品上的投资将在2013年达到一个转折点。

6. 中产阶级也要注意防范投资风险。欧高敦说,与富人相比,大部分个人将资产投到海外的选择都较少,但投资房地产是途径之一。他指出,一些数据显示,中国人目前是伦敦豪宅的第二大买家,这类买房潮在消退之前可能还会变得更加火爆。√

7. 猪肉或鸡肉价格将上涨100%:欧高敦说,中国国内食品供应紧张,猪肉供应若受到冲击可能很容易会推高价格。中国猪肉消费量为全球产量的一半。他说,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建立一个更完善的食品供应链,但这可能需要数年的时间。

8. 欧洲足球队投资中超:据欧高敦说,一个新领导班子计划将国有的中超私有化,并对国际投资持欢迎态度。他还说,很多欧洲国家的国际球队将投资一流的中国球队,并在欧洲和中国之间轮换球员。

9. 一个三线城市将破产:中国城市对卖地的严重依赖是众所周知的。欧高敦说,各城市过去为建设项目而使用的融资平台将停止运作,而且情况可能变得更糟。他说,若没有中央政府的救助,有些城市将无力继续维持运转。不断对国有企业的贷款进行展期只能让问题得到暂时缓解。√

本文译自Market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