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的消解

“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负我。”这是曹操说过的非常反映他个性的一句,这是他为人自私的一面。每个人都是自私的,只是自私的程度不一样。

《国富论》里有一个无形的手的比喻,每个人都是按照自己的意愿生产、工作,追求自己的利益的最大化,由于分化和市场经济的作用,最终使得社会创造了巨大的财富。这也是微观经济学的一个大前提和假设。在经济生活中,每个人都是理性,都在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

从经济生活回归到人的内心,有心理学家说人类的每一个行为都以对自己有利的条件作为基础,否则不会产生动机。个人的动作必使个体行的行为指向一定目标。

从心理占星的角度来看,无论是无为自己或他人的好,无论是在哪个领域来表现这些行为,都是内心各项心理动力驱使,尤其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情感需求和意志实现。我的也是如此,如果我是射手座,那就用射手座的方式,如果我是双子座,那就用双子座的方式。我去寻求合作、共赢,帮助别人,只是太阳、月亮的心理驱动下,产生的能量交换和互相利用的关系。我给出意志行为,获得情感照顾等。

人也是从动物进化而来的,而生物学也一个前提,动物的自私是因为它们的生存本能,也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法则的结果。

理性自私,目的是能够有更多时间做让自己的事情,花更少的时间处理带给自己痛苦的事情。如果与人互动中,选择合作、共赢能使双方的利益最大化,这本质来说也是双方的基于自私的选择,只是双方都是理性的自私,通过合作创造利益,减少不便。有很多人选择帮助别人都是希望日后能帮助自己,由此可见中国的人情社会也是自私驱动的利益交换。非理性自私则只顾自己的利益,不顾他人的利益。非理性自私的人容易伤害到别人。

那么这里要回答“自私”的“自”是什么意思?一般来说,可以指自己。如果借用心理一个经典问题来提问,那么“自己是谁?”也就是指自私在不同阶段指的自我都可能略有不同,如是在第一、第二阶段,那么自我会是情绪上、感官生理上的自我。更多时候,我们说的“自私”是在第三、第四阶段的面具自我。而到了第五、第六阶段,开始进入后现代语境,那自我就是指自我,也包括了存在一些错误观念的自我。

自私是指自已(不同阶段的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个不同阶段的我可以包括:生理自我、情绪自我、面具自我、自我。生理自我的自私,指将自己的感觉、食欲放在第一位。情绪自我的自私,将自己的情绪、性欲放在第一位。而面具自我可以指我所在的群体:我的家庭、我的家乡、我的公司、我的国家、我的民族、我的种族等,也可以指自己认同的外在事物和角色:我的工作、我的婚姻、我的事业、我的学历、我的社团、我的面子、我的形象、我的宗教、我的工具、我的钱财等。自我包括与自己选择、信仰和理想相似的人,并不以前面提到的共同点来寻找自己的利益。

传统的自私,自我中心,只顾自己的利益,他者必需满足自己原始的需求。现代的自私是基于个人认同的方面所产生的需求,而做出的行为及反应。后现代阶段的自私为了与自己相关的群体和团队而做出选择。即使到了后后现代阶段,由于自我的存在,会有“我执”,即使在统观逻辑后期、通灵、微光、自性阶段自我仍会为了出选择有利自我的选择。因为到了这个阶段,他们会为了所有人、所有生命、所有法界众生,而将他者放到次要的地位。

在后后现代的角度看来,其实自私只是一种先验的假设。因为自我到达了超个人的后后现代阶段,自私是不存在的。每个人都是自私的假设是不成立的,因为确实存在无私的人,为了所有人、所有生命、所有法界众生,例如:耶稣、佛陀、特雷沙修女等。即使这个人不是稳定在超个人的佛界的几个阶段,但他在某些状态做出了无私的行为。那么,每个人都是自私的假设就慢慢消解。我过去所持有的这个观念其实是近指周围的都有自私的目的,我选择与他们合作,不能无限去牺牲。那么,我前面写的1000多字,在后后现代人看来是废话。

在《重塑组织》这本书中,有一个后后现代组织的假设:相信每个人愿意用自己的天赋与才能为组织和世界做出积极贡献。这因为有这个包容的假设,更无私的信念让我相信,即使在现实组织和企业当中存在后后现代阶段意识的人去改变这个世界的组织形态。企业设立的目标之一是以营利为目的,就好比说人在社会的本质是自私的。无论是在个人、集体和组织方式都是可以无私的,人是可以自发为世界做贡献的。

有个关于苏东坡与佛印的故事。一天,苏东坡对佛印说:“以大师慧眼看来,吾乃何物?”佛印说:“贫僧眼中,施主乃我佛如来金身。”苏东坡听朋友说自己是佛,自然很高兴。可他见佛印胖胖堆堆,却想打趣他一下,笑着说:“然以吾观之,大师乃牛屎一堆。”佛印听苏东坡说自己是“牛屎一堆”,并未感到不快,只是说:“佛由心生,心中有佛,所见万物皆是佛;心中是牛屎,所见皆化为牛屎。”吃亏的倒是苏东坡。如果心有自私,假设他人是自私,见到别人也是自私的一面;如果心中无私,假设他人是无私,见到别人也是无私的一面。诸漏皆苦,可是众生皆有佛相,灵魂都在进化。

消解自私最好的方法,是假设所有人都是无私的。

我没有稳定站在统观逻辑阶段,也是因为没有去掉到那些涉及到所有人,所有生命中不合适的信念及先验假设。存在主义哲学不是常用的心理治疗方法,但在后后现代阶段中提供了涉及到所有人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