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所需阅读时间:10分钟

活在当下需要一种超越和转化的智慧,而现实与梦境并未像我们原来认为的那样。

dreamland

日常生活中我们大多是躁动的,不是身体在忙,就是心智在忙,好像有一直做不完的事情,但很多人都不知道做这些事情的原来目的,这就是佛家所说是的无明状态。我们做事,依照头脑,只要找到一个做与不做(doing)的理由,都会执著起现实物质世界的某些事情来。直到做到心智或身体累了,接着会躺上床,进入睡眠当中,回到梦境的状态。

睡眠状态中,根据脑波的频率分为快波睡眠和慢波睡眠,两种睡眠状态在整晚交替出现,通常两者加起来约为90分钟长的一个睡眠周期,一般整晚要经历4到6个这样的周期。在进入睡眠后先进入慢波睡眠,这个阶段的睡眠主要恢复身体,然后是较短时长的快波睡眠,梦境就是在这个阶段发生的,具有恢复头脑的生理作用。

很多人都是通过梦境恢复头脑的平静。然而,我们躺在床,进入睡眠前的几分钟,十几分钟,甚至对失眠者来说,超过一个小时,都是胡思乱想,躁动不安,白天各种生活情景,思想话语都在脑海挥之不去,各种妄念幻想一直都停不下来,这样的头脑进入梦中,心智是躁动无明的。另一方面,如果工作或玩到很晚,作息不合自然的天时,这时进入慢波睡眠当中的身体也是躁动无明的。

在睡眠开始的头三个周期,上半夜的四个半小时,这个阶段的梦境一般人都很难记住。因为身体的胆经、肝经、肺经正在快速恢复,其中肝脏是最大的五脏,有解毒、造血的生理作用,对人的身体至关重要。更重要的是,心智要处理当天接收到的信息,并而将它们与自己信念的人生剧本作对照,这些剧本的情景通常在小时候形成。例如,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没有得到父母的信任和爱,那么他就会有“人是不可信”的剧本,在白天也许真的有很多人相信他,但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他,而他的头脑记忆只会记得“人是不可信”的情景,同时他的内心会下意识地觉知到所有的真诚与虚伪。当他带着这些内心觉知的情景进入梦境中,他就会与潜意识海洋中早已形成的人生剧本作对照,如果不符合,那就在梦境当中压抑,而这是梦中的无明,这些压抑的无明的剧本只有在深梦层才能找到,并而会形成今生的业力,因为灵魂在面对这个课题的时候没有学习。如果白天遇到一个很极端的情景,让他很内心感动,情绪处于极致的状态,只要内心感动的当下没有选择压抑,那么在梦境当中就开始除掉“人是不可信”的剧本,潜意识的负面作用就会消除,无明的状态因为觉知的光而褪去。

前三个周期的梦境,通常都是平静的、内省的、觉知的,处于存在(being)的状态,没有时间的维度,就像我们身体、头脑与内心都全神贯注在一样事情,例如我们看到了一个没有任何先前印象的风景,当下没有任何评价;画家用心创造作品,没有任何思考,时间在存在的状态不会发生任何作用。所以只要不失眠,人们都会觉得睡眠当中的上半夜过得很快。另一方面,梦境对白天省觉到的情景进行非常简单的检查,符合自己先前人生剧本的就加强,等于找到在今天又找到一个例子,现实与梦境的幻象相同;不符合自己人生剧本的就压抑进入深梦层,制造更多的业力,或者在梦境潜意识当中创造一个更合理的剧本,这时也在种因,可能是善因,也可能是恶因。通常这些梦都不“精彩”,不会触动自己的情绪,头脑自然会觉得上半夜的梦不值得记忆。

到后面周期的睡眠,身体也休息得差不多,除非身体很疲累或者有太多的毒素,例如喝了酒,这就迫使人睡多一两个周期,可能会睡到十到十二个小时。后面阶段的梦境是躁动的,因为人在进入睡眠的时候是无明的,有焦虑的无明存留在心智头脑当中。这些梦境通常与前几天的记忆有关,并且会结合各种象征、印象对人生剧本进行“精彩”的演绎,梦中的情景会有欲望和不满的发泄、童年创伤的表达、内化的重要他人、日常事实的面对。这个阶段的梦境有时间的维度,事情的先后,心智是全然地参与,并而有可能呈现到白天的记忆中,这些就叫预测未来的梦,能够相当客观地反映自己的人生剧本。这些人生剧本会白天物质的层面再次上演,虽然情景不同,但是所反映的核心信念是一样的。如果早上起来能够记忆起并反思这些梦境,就是在内省,并从梦境当中看到内心的信念。梦之所以有预测的功能,就是因为近期的梦境进入头脑中,结合这些信念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去演绎,呈现出梦境中预测的情景。有些人会完全记不起后半夜的梦境,这样的人是相当物质,非常无明的,那么他们会重复无明的梦延伸到白天的物质生活,并且继续在各种人生领域中饰演占有者、伤害者、受害者、拯救者的剧本,跳不出恶业的因果。

总的来说,人在白天是无明的,前半夜的睡眠是属于灵魂的,后半夜的睡眠是内省的。因为进入睡眠时的无明会使个人在整个梦境层中无法持继保持存在(being)的状态。在梦境层,心智不清醒的状态,头脑是无法理解属于灵魂层次的运作,头脑不会记住灵感、直觉等信息。这种状态下类似于《西藏生死书》提到的死后的中阴阶段,身体和心智都停止运作,只剩下灵魂的觉知,但因为很多人灵性的觉悟都不是很高,意识会退回到梦中的内省,只看见自己做了什么,看不到做这些事情的原因和信念。然后再退回到白天的无明,继续活在自己的头脑当中,无法用心,无法存在(being)。

同样的,人生通过死亡来入睡,以诞生作为睡醒。死亡时,身体慢慢瓦解,心智也渐渐消失,死亡之后进入中阴阶段,只有灵魂的觉知。这时候即使是再无明的人也能看到灵界的微光(详情请看《灵界的情景》)。觉悟高的人可以在灵界停留更长的时间,看到更炫彩宏亮的光,并且找到与自己有联结的灵魂,能够选择自己的转生的时间。转生之后,就是后半夜的梦,胎儿并不知道自己是有血有肉的物质之躯,灵魂觉知到的宇宙是合一的,处于母亲的身体中,一直平静地存在(being),而且也没有头脑的思考。直到胎儿的五官逐渐发育,开始感应到外界光影声音的频率振动,并因此勾起前世的一些灵魂记忆,在未出生之前,形成对物质世界的最初印象和信念。

下面一张图摘自心理学教材《心理学与生活》中关于心理、意识和其他状态的章节,这张图显示人类一生的睡眼模式,上面部分是一生快波睡眠占用时间的变化,下面部分是慢波睡眠在不同年龄的变化。其中最关键的转折点是在十三十四岁的时候,此时的青少年已经拟定了很多人生剧本,开始回答“我是谁?”的问题,正发展出内省能力,能够回看过去的自己,而总的睡眠时间减少到八个小时,快波睡眠在此之后都没有快速的减少。为什么我们出生后的两会有如此之多的梦?梦的其中一个作用是巩固特定神经元与突触的连接,也就说加强对某个情景的信念,形成瘾头,类似于巴普洛夫对狗建立的条件反射。这时候的梦为我们建立最初的人生剧本,而事实上这最初的两岁我们没有头脑的记忆,意识才刚从整合的物质世界分裂出来,刚出娘胎,没有多少二元的对立。这些人生剧本绝大部分来自灵魂的记忆,少部分来自今生最早的情绪记忆。灵魂的记忆是无形的牵引,这就是为什么即使在最初我们没有失去也害怕失去,没有失败也害怕失败,没有死亡也害怕死亡。这些藏在灵魂深处的条件反射,就像一个自我应激的按钮,只要被别人触碰到了,个人就变得非常盲目,不智慧,十分的无明。

lifetime-dream

当然,灵魂的记忆是同时带着业力、福德和联结来到一生又一生的梦,而梦中的幻象与信念又演化到物质世界当中。在每一天的梦当中,我们学习人生剧本,在每一生的梦当中,我们修炼灵魂的功课。业力与福德,在生生世世中因缘纠缠,并与其他灵魂结成一张无量宽广的网。在我们发展出内省能力之前,我们只能活在命运之内,业力之中,总是很跳出无明的条件反射牢笼。如果从十三十四岁开始,没有进行内省,那么相似的梦反映同样的人生剧本,造就日复一日的人生,渐渐地人们就会忘记梦,忘记自己是活着,只是知道头脑的幻象(Maya),忘记自己的本心。当我们经过人生剧本的内省,梦境会慢慢变得平静,更趋近今生的使命,并而直觉会带我们修完今生的功课,那么这一生的就是全然、活力、精彩、丰富的人生。

头脑的内容,是一种幻象,不是过去的记忆,就是未来的计划,永远与当下有距离。只要是头脑信念的东西,现实就会发生,梦境中的幻象与信念同物质世界的实相一样。只要信念了,没有所谓梦想、理想、愿景之分,在头脑中信念的的梦和幻象,经过因缘的作用变成物质世界的实相。物质世界的实相都是头脑信念的幻象的投影,而头脑梦境的幻象又是更深层次梦境的投射。

深梦层可以说是潜意识里面的潜意识,今生梦境层中压抑的信念会进入深梦层中。在梦境层中,头脑基本很少有自主的作用,绝大多数都被灵魂的使命和记忆引导着,而到了深梦层只会有灵魂的作用。只有静坐功夫很深,觉知很好的人,能在梦境层觉醒着的人,才能进入深梦层当中。在这一层看到的灵魂记忆就我们前世和之前生生世世信念的实相与幻象,是灵魂学到的功课和智慧,是灵魂行善的福报,是灵魂的业力和执迷,是最后永恒的空。意识穿过梦境层进入深梦层,一开始也会像头脑进入梦境层中一样被生生世世的实相与幻象所迷惑。只有灵魂在永恒当中存在(being)久了,才超越这些因缘,看到原因之后的原因,本质之内的本质。灵魂记忆是如此之多,因缘业力纷绕纠缠,影响到梦境信念的实相与幻象,再影响到物质层的情景。

我们生活在一层又一层的梦境当中,只有我们充分活在当下,保持灵魂的觉知时,才是醒着的。而灵魂的第一层梦是生生世世的因缘业力,第二层梦是今生信念的实相与幻象,第三层梦是物质现实的无明。

Dream within dream,梦中的梦,何时我们才会醒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