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所需阅读时间:8分钟

当人还是婴幼儿的时候,我们从五官的感知中获取各种信息,包括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等。其中视觉和听觉所以承载的信息量最大,最富,变化最多。后来,到了两到七岁左右,儿童们开始慢慢学会符号、象征、语言、概念等一系列认知功能。

例如,我们最初看到“苹果”这个实体时,只是通过它所呈现的视觉、味觉等信息带给五官的感受来记忆它,同时这过程中还可能会与我们的情绪挂上勾,即使这简单的苹果实体也会带来开心或不开心的情绪。五官的感受与情绪结合一起形成意象,这也是我们在影像情绪阶段常见过程。接着,我们可能会用苹果的图形、pingguo的发音或“苹果”这两个文字来代表“苹果”最初带给你的意象。当我们再次使用相关图形、发音或文字能指代当初的思想,我们就记住了这个意象。无论是图形、声音、文字等都可以称之为符号。当这些符号有了一个体系,包括词汇、使用规则、搭配组合、句式、语法后,慢慢地就学会一门语言。

对于语言的研究,有着一门丰富的语言学。广泛意义的语言包括常规语言,用于大部分场合的听说读写:编程语言,用于人与计算机的交流;造语,人类根据文艺创作需要创造的语言,例如电影《星际迷航》的克林贡语,小说《魔戒》的精灵语;符号语言,使用不发声的符号为主要表达形式,如占星符号的语言,它们的符号虽然都可以用常规语言翻译读出来,但所表达的内容却不是常规语言原来表达的意义。

在学习语言的过程中,我们会掌握形象的词汇,有实词(名词、动词、形容词)。之后,我们才能理解抽象的词汇和虚词。从形象词汇到抽象词汇的理解,我们必须学会象征的功能,即是,使用我们理解的语言、符号来指代现实很难感受、很难想象或陌生的语言、符号。“爱”、“平安”是名词、动词,虽然都是实词,但却对很多人来说是比较抽象的词汇。如果,要教儿童一开始去学习这些词汇时,我们会使用形象的东西或动作去象征抽象的东西,例如用拥抱的行为去象征“爱”,用一家人在一起的形象去象征“平安”。用来征象的语言、行为、符号延伸出与原来意义不同的内涵。另外有个经典的例子,《假如给我三天光明》聋盲作家海伦·凯勒通过触觉学会了手语、发音,最后学会流畅的表达。她的老师沙利文对她表达了很多关爱的行为,这些都早期她父亲没有给到她的。海伦第一个学会的词语是“水”,沙利文老师就是把水放到她手上,让她去感受、去闻、去品尝,然后在她手上写下了“水”这个单词,让她建立了这个联系。之后还教会她抽象的词汇,也是建立在具体行为和触觉的象征之上。她没法学会图像、文字、声音符号,更不会使用语言,这样很难学会用象征功能,但沙利文老师用“love”这个单词给她触觉感受和对她的关爱、拥抱等的行为,表达了“爱”的概念,最终她也理解了,完成了意象到抽象词汇的象征。

以上这些思维过种会慢慢在我们大脑中形成各种各样的概念。它承载意义,反映人们对形象或抽象事物的理解,而同一概念可以被不同的语言表达。例如,“语言”这个概念,可以用拼音发音“Yǔyán”,中文“语言”,英文“language”,西班牙语“idioma”,占星符号水星的符号来表示。

然后,到了青少年阶段我们的思维慢慢学会规则、运算、数学、逻辑、内省、假设归纳和命题推论等功能。这时,我们具有了一定抽象思维的能力。到了青年阶段(约十五岁左右),这时的思维能力其实已经足够在日后工作中使用了。而高等教育则帮助我们形成成熟、复杂、多元的抽象思维能力。

最后人们经历大量的内省后,可以发展出个人阶段最高阶的思维能力——统观逻辑。这时,个人可以使用辩证、整合、整体、综合创造、原创、直觉、系统网络、动态变化、跨领域思维、多维概念等功能。为什么能发展出统观逻辑能力的人不多呢?因为他必须熟练使用反思、内省、假设归纳和命题推论的功能,内省的主要对象是自我,这个过程涉及到“我是谁?”这个经典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当他将自己的个人经验作为内省的素材时,必会影响到人生早期和青壮年时期形成的三观、信仰、工作信条、身份认同,形成“身份危机”(如果时间发生在人的中年,那就是我们熟知的“中年危机”),所以很多人接触到自我反省阶段的开始,就没有继续了。

统观逻辑是抽象的抽象的思维功能,存在主义哲学是其中的思考内容之一,那么它有没有什么具体、实际的作用呢?我觉得如果运用跨领域思维和多维概念能力来学习新领域的知识是非常有效的。

例如,多维概念“意识”,它可以是普通心理学的术语,在整合心理学中可以延伸意识功能、意识阶段、意识状态等概念,在佛教的体系中,它的意义与“觉照”和“观察者”的意义接近。一个多维概念表面看来是一个词汇在不同领域的多种意义,但如果它是整合不领域知识的关键节点,那么它的意义就是多维的。因为整合心理学已经在超个人阶段中用了很多佛教的概念,而在个人阶段阶段与普通心理学意义相同,通过一个多维概念互相深化各领域的内涵。

而我发现瑜伽七个脉轮的心理意义,如安全感、情绪、意志、关系联结、理性思维等概念,与心理学的意义很接近,后来我把心理学概念的集合统称为心理结构,在“情绪”这项心理结构中包括情绪、感受、情感模式、潜意识(梦)的情绪等意义。这五项心理结构与瑜伽下面五个脉轮(海底、本我、脐、心、喉轮)一一对应。脉轮的开启、闭合、溢出、异化等状态既会影响身体,又会影响心理,身心是联结一起的。瑜伽本身的定义就有联系的意思,现在的瑜伽教练大都可以用身体的角度去解释这项运动,但很少从心理的角度去解释它。而心理结构的提出,也与我学的现代占星有关,因为它强调心理意义和自由意志。这五项心理结构很自然也与五颗个人行星的心理意义对应起来。但是,脉轮还有眉心轮、项轮没有互相对应、现代占星的社会行星、时代行星没有互相对应,这时,心理结构、瑜伽脉轮、现代占星的跨领域的体系还没有得到统合。后来,我比较能理解两颗社会行星的心理结构意义,它需要补充个人和集体的社会经验去诠释,并对应到了眉心轮的意义。但三颗时代行星的心理结构意义很难去诠释,因为它需要个人和集体在三个大时代的经验来理解。

这三个领域的概念大部分整合到一起时,当我提到“情绪”这个词汇时,它也会在思维中,同时指代另外两个领域的“本我轮”、“月亮”概念,甚至可以做进一步延伸,来指代原生家庭治疗“母亲”、古典占星“伴侣”等概念。那么“情绪”就是完整的多维概念,而不仅仅是在字典有几个意思。它作为抽象的抽象的概念同时指代了多不抽象的概念。对于同一个议题,用不领域的概念去思考,虽然写出来的文章不同,但内在结构和多维概念是一样的,就像我写的《论婚姻》《论婚姻(二)》,把占星的概念转化为心理学的意义。这样我对这三个领域的理解和运用就非常熟练。

以上算一个偏心理、文化、个人、健康、人文关怀的跨领域思维的例子。现在我的思维开始往理性的方向发展,那么我想整合一个偏社会、商业、管理、逻辑、经济、算法的跨领域思维。

总之,“统观逻辑”概念是我从威尔伯的整合心理学体系学到很关键的概念,我觉得它的定义和功能都没有被诠释得很透彻,后来的研究都仍有很大的空间。另外,本文没有解释从语言得之后到内省功能成熟之前,这个阶段的思维过程。

(思维路线,个人内在象限,第二、第三、第六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