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所需阅读时间:20分钟

来源:梦的解析:释己与疗愈。张维扬。知乎私家课。

作者的博士论文《梦中意象的原型研究》没有找到,里面应该包含了私家课的大部分内容。对梦的研究帮助以下四方面知识的研究:1.梦的提示和预测作用,增加对灵感和创造力的了解。2.梦呈现大量情绪和感受,帮助个人了解心理阴影、原生家庭、代际创伤的作用。3.梦境的象征会调整日常生活观念上的偏差,可帮助自我认识。4.梦有时候会呈现集体意识、文化原型和存在现象,这些可帮助个人去思考存在主义问题。

这里我们可以简单把我们所有所做的梦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我们做了但不记得的梦,第二类是我们记得但是没有工作的梦,第三类是我们记得又进行了工作的梦。我们工作所记得的梦会让你提高生命的自主性。

我们在梦境中的所有的意象,小到一根针,大到山川河流,梦里跟你非常友好的情人,以及追杀你的仇人,梦境百分之百的意象其实都来自于你自己内在的、心理世界的某一个内容,就好像你可以把梦中的每一个意象,都理解为你去调整自己内在的一个操纵杆。我们一旦发现这种「内在客体」,把它都还原为自己内在的某个心理内容,你所发现的这种内在的客体越多,你可以去调整、操作、转化、控制的点就越多。这对于了解、甚至改变我们的心理和身体问题,都有极大的帮助。

你不管梦到了谁,都不是为了要表达他,而是通过他在你的心里上照造成的这种印象,来表达你自己的某个心理内容,所以你看这样就把这个资源回到了自身,梦的工作就变成了一场内在的发现之旅。

根据最新的神经生物学研究,我们的睡眠以 90 分钟为一个周期,每个睡眠周期会做 5 到 20 分钟的梦。也就是说,如果你每天睡六个小时,那么大概会做四个梦。

梦到底是什么呢?首先,梦是一种现象。其次,梦具有真实性。梦中的情感让你现实中的眼睛流出了真实的眼泪。有那么一瞬间,这种强烈的情绪甚至会让你怀疑现实的真实性。第三,梦具有强烈的非现实性。

所有的梦可以简单分为两类:记不住的,和记得住的,那些我们记不住的梦,它的主要功能是什么呢?我称之为「抢救」的功能,是指修复一些精神的创伤、达到心理的基本平衡,当然,这是梦的首要功能。而那些所能记得住的梦的主要功能则是补偿意识的偏差,虽然它们只是我们所做的所有梦中很小的一个部分。但是,由于我们能够记忆它、获取它,所以我们能够对它进行一些利用和研究,这个过程就称为梦的工作。

我们的意识在对外界反应的时候,其实并不总是根据外界的真实情况。这样当然会容易产生对现实的一些偏差,有的甚至还是很大的偏差。 回过头来,我们再看看梦,这个时候,梦的意义就变得非常重大。我们的梦每天都在坚持不懈地试图补偿这种偏差。梦是如何进行补偿的呢?简单说,它创造了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把你所忽略、扭曲的部分,重新推送给你去感受,梦并不创造任何新的东西,它只是呈现关于你生命的内在真实,它用的载体是意象,它用的语言是象征。

那些我们不记得的梦,主要功能是疗愈创伤以及释放焦虑。这些创伤大多数是我们过往所经历,但没有办法进行充分疗愈,在生活中我们又只能继续前行,而逐渐积累下来的。比如早年所遭遇的丧亲、虐待、性创伤等等。

能记住的梦,对我们来说特别重要,很有必要尝试去分析、理解,因为它对我们的日常生活有 5 个特别重要的作用:第一是提示的功能。梦的第二大功能是预测。在汉书艺文志里记载,众占非一,以梦为大。梦的第三个功能就是提示或警示你身体可能出了状况。梦的第四大功能就是我所说的表达功能。表达什么?表达那些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所来不及或者说所没有合适的场合表达的这种情感。梦的第五大功能是呈现。呈现什么呢?呈现我们的意识系统如何应对外界环境的模式。比如当冲突到来的时候,有的人是面对,有的人是逃跑,有的人是听之任之,无可奈何。所以,在这个时候,你的梦境会呈现这种冲突。在冲突中,你在梦境中的反应,其实多少就反映了你在现实中是如何应对同样的情境的。

根据著名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 的理论,我们的终极目标是自我实现,按照梦的指引,你将会逐渐了解自己,整合自己生命的能量,发现你真正想做的事情,在这条路上可能也会有难受,但是会有某种踏实感。我相信走到了这条路上的人,就能真正体会到这种踏实感的珍贵。否则就有可能,虽然你觉得现实生活好像一切都挺好的,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但就是活得不带劲,活得没意思。生活缺乏意义感。这个时候就相当于你迷路了,迷路就需要导航系统,而你的梦就是这样的导航系统。

我们这种记梦方法分为五步:第一步是在临睡前,我们进入睡眠有一个从清醒转入睡眠意识状态的转化过程,所以说最好是在你即将丧失意识的临界点的时候,清晰的对自己发出一个指令,这个指令非常的明确:我会记得今天的梦。第二步非常关键,当你快醒的时候,一旦意识到你已经醒了,这个时候不要睁开眼睛,第一个念头就是回忆:我的梦呢?这就好比昨天晚上你下了一个网,今天早上你醒来的第一个念头、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记得收这个网。第三步,尽量保持闭眼,根据你自己的习惯,拿起事先准备的在枕边的纸笔,或者录音笔记下能够串起整个梦的关键词,这个时候不需要记得详细,比如说你梦到老虎追我,或者说梦到了有很强烈的情绪,你就把这个关键词记下来,注意也尽量不要睁开眼睛。有人可能觉得闭着眼睛进行这样的操作有些困难,的确如此,所以需要经过一定的练习。第四步,这个时候可以睁开眼睛了,但是不要下床,不要上厕所,不要去做任何其他的动作,而是睁开眼睛以后根据刚才的关键词尽可能详细的记录梦境。第五步,记录梦境的线索或者框架,分为三个部分,第一个就是梦境,第二个就是梦中的感受,第三个就是念头和想法。

所以正确的做法是,告诉自己说,我在床上就是睡觉的,我尽量不进行什么思考,如果有什么工作的话,我就宁肯下床来做,做完了再上床,这就是给自己一个好的暗示。到了上床睡觉的时候,你就让自己放松,告诉自己我现在要进入睡眠,做到一种有意识的进入睡眠的状态,比如说你可以做一些轻度的冥想,或者说简简单单的放松也是可以的。有研究证明,用这种方式进入睡眠的人,醒来之后会告诉研究者说自己睡得比较好、比较透;同时,也比较容易记得自己的梦。

如果是体力劳动的人做了重体力劳动,那你的睡眠周期里就会增加第三到第四阶段,慢波睡眠的时间,也就是说,体力劳动多了,睡觉的时候,无梦睡眠的时长会增加,这样更有助于身体的恢复;而脑力劳动者则恰恰相反,你一天想的事情很多,这个时候你的快速眼动睡眠会增加,也就是说你做的梦会更多,其实根据我们前面所讲的理论很好理解,过多的脑力劳动,表示你的精神负荷比较大,更多的需要梦来幇你重新达到某种平衡。

一般来说有三类梦对我们而言是特别重要的,第一类是重复性的梦,类似有某种主题;第二类是伴随着非常强烈的情绪和情感的梦;第三类就是最近的梦。

这种重复性的梦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像是一种挂号信,特别重要 ,需要你本人签收。这类信件当主人没有签收的时候就会出现重复投递,这个快递员会再一次上门找你。

所谓原型就是人人都有,跨宗教、跨种族、跨时代的心理结构,比如,生、死、父母,在刚提到的例子中的原型,我们称之为「男人心中的女人」或者「女人心中的男人」。那么在分析心理学的框架里,我们把男人心中的女人称之为阿尼玛,把女人心中的男人称为阿尼姆斯。荣格认为原型是集体无意识的内容,一般这种原型的激活会伴随着非常强烈的情绪。实际上也在揭示你生命中某个重要的主题。

这些例子说明,其实所有的梦,我们刚刚说的重复的梦也好,这种非常强烈情绪的梦也好,这些现象背后都有一个原因。当然如果我们没有办法通过一些跟梦的连接去解读这些信息的话,可能我们就会觉得这种梦好像跟我们的生活没有关系,它只是让我们的生活徒增烦恼。实际上它是一些在你的过往中发生的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你和这个事情相当于「失联」了,它在尝试根据你现在的心理状态重新建立某种重要的连接。

同样的道理,离你越近的梦越真切地反映你当下的心理现实,而且这种反应是非常准确的。

关于梦的第一个自我是我们最容易理解的,就是所谓的「清醒的我」,我们称之为 Waking ego,也就是现在在听课的意识状态,这个非常好理解,也可以管它叫做「白天的我」,白天的这个我驱动着我们做很多的事情,有很多的感受,有很多的计划。

第二个我是非常重要的,我称之为梦的导演,也就是 Dreamer。很多梦,包括我们前面提到过的重复性的梦、主题式的梦,似乎就像电影或者戏一样,它不是完全无规律的,既然有规律,就仿佛有一个梦的导演,这个梦的导演有的时候我们称之为「梦的发送方」。

第三个跟梦有关的自我就是「梦中的我」,我们称之为 Dream ego,在你做梦的时候,梦里也有一个「我」,作为所有这些环境、这些梦境的体验者和承受者。

关于梦的第四个自我,是特别容易被忽略的,其实它是梦的记忆者,就是 Dream recorder,为什么存在这样一个我呢?大家可以想一下,我们一生中做过无数的梦,究竟是什么决定哪些梦记得住?哪些记不住呢?以什么样的标准来筛选这些能被我们记住的梦境呢?其实这就是靠记忆者。其实梦的记忆者或者也叫梦的筛选者,它的工作是让你忘却、不记得一些梦。因为实际上你做的很多梦境中对你的现实生活会有很大的冲击,如果你记得这一类梦,其实你是无法承受的,或者说是你当下的意识水平还无法承受的,所以滤掉一些梦境是对你的意识的一种保护。

那我们所说的梦中的未知的自己是如何呈现的呢?它一般有三种情况:第一类就是那些原本你知道,但是梦境使你知道更多的。第二类,就是你原来所不知道的,被梦境所呈现。第三类呢,就是原型在表达自己,此时一般都会呈现生命的某个主题。

梦中虽然有那么多有关于未知的自己的信息,我们要破解它或者说我们要获取这些信息也不是那么容易,主要要穿越两个障碍,第一个就是梦中意象的障碍,第二个是受困于感受的障碍。

如果明白了这个原理的话,下一次当你梦到所谓的噩梦的时候,就会知道其实噩梦也是好梦,好就好在它携带了那么重要的信息。这样会帮助你在动机上提高跨越那些难受的感受,不回避,而去耐着性子增加自己的心理容量,去跟梦进行一些连接。

「怪」是指你的意识没有见过或者说见得少,「噩」是说你在这个梦境中经历了一些不好的感受,可能是害怕,可能是恐惧,可能是焦虑。我们先要明白,这种评价是来自于意识,换句话说,说一个梦是怪梦或者噩梦,是意识给这些梦贴的标签。上次课我们也说过,越是觉得怪、觉得害怕,越是说明它离意识比较远,反而是承载了更多的信息的值得我们重视。

所以,通过刚刚说的这些例子我们就可以知道无论是怪梦还是噩梦,其实都是为了补偿意识的偏差,补偿意识的偏差的意思都是为了来告诉意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并不是创造出来要让我们奇怪或者说是让我们受苦的,它都是提供了一些信息让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这个真实的世界。

具体而言,态度的准备有三个方面:尊重现象、尊重感受、尊重心理现实。

比如说你梦到你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变心了,然后醒来之后,你反复去证明他在现实中到底变心没有,实际上这个没有多大的意义,真正的意义在哪呢?其实你在梦里梦到他变心,这是一个心理现实,就说明在你跟他的相处中你感觉到了某些东西,这个东西可能是来自于他真的在某些地方在隐瞒你,但是同样也可能来自于你本身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所以只有在你尊重心理现实,了解它有它背后的道理,而这个所谓背后的原因恰恰反映的就是关于你生命本身的一些现状的情况下,我们才能进行下一步工作。

其实一直以来,对于情绪和身体的关系都有很多的研究,目前已经确立了下丘脑、杏仁核和一些腺体和人的情绪有很大的关系,比如杏仁核与人的恐惧情绪和攻击性的行为高度相关。

返身是「返身」式梦工作法的核心。第一层是指回到梦主自身;第二是指回到身体。

第一,如何回到自身?在这种时候我往往会用一种所谓的「摄像机技术」 ,无论是工作别人的梦还是自己的梦,在梦主把梦境尽可能详细地复述一遍之后,我往往会邀请梦主做这样的一个想象,就是想象这个时候有一个摄像机进入你的梦境去跟拍你。这个摄像机一秒钟都不离开对你的采集,摄像机的镜头从头到尾都锁定在梦主身上。这种所谓的「摄像机技术」还有一种作用,梦主可以通过第二遍的讲述,把梦中所有的元素以及这些元素所激发的感受,都汇聚于梦主这个主体。接着刚刚的「摄像机技术」,我们可以进行「动作模仿」。就是观察他在梦中的微小的动作,身体的动作,然后有必要的时候我们会邀请梦主模仿他在梦中的动作,这个非常重要。现在,关于梦主自己的「动作模仿」做完了,我们还可以做一件事:观察、模仿梦中元素的身体与动作。

象征有两个要素组成:第一,它必须有一个象,也就是说要有一个能被感官直接观察到的东西;第二,它不仅仅是这个象本来的意思,又有一个「征」,征的意思是去到,或者归集某一个其他的含义。所以,象征包括了两个要素,第一要有一个象征体;第二要有一个象征体所指向的意义,这两个要素构成了象征。

象征的特性有两点,第一,这个象征物本身必须是能看到,能摸到,或者能听到的,也就是说必须能被感观所直接感知;第二,它指向一个未知或者抽象的意义。有时,一个意象可能会存在不同的象征。

梦境中关于身体的信息,主要以两个方面来呈现,第一它呈现的是身体的状态;第二它呈现的是身体的结构。

如果你在现实生活中碰到了很多的事情,或者长期在某一个不是特别健康的关系、环境中,那么可能你的情绪就会失调,这种失调的情绪不能充分在现实中去表达的话,那么它就会泄露到身体里,逐渐的,这种泄露形成一定时间之后,量变就会质变,变成某种躯体的疾病,所以从这个角度来利用梦境,就是在你梦中感受到什么情绪的时候,无论你现实生活中找不找得到原因、事情去支撑这些情绪,你都应该去觉察和表达它,换句话说,如果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注意训练自己,去觉察自己当下的情绪,并且不去给它很多的评判和处理,而仅仅是表达他的话,那么相当于从反方向减低了身体的压力,也就是说这部分被你表达和释放的情绪,就用不着由身体来承担了,那么,逐渐的,你的躯体的情况、健康也会发生好转。

我们如何把梦的主题植入到梦境中呢?就需要我们在睡前做到三点:第一是尽量放松,放松是为了专注;第二个,是想出你的问题;第三个,要加一种意念,一种心理暗示,是什么呢?就是我今天的梦会告诉我答案。

有的人会说,我已经感到痛苦了,难道还需要梦来呈现这个创伤吗?其实这种说法是混淆了痛苦的「感受」和造成我们痛苦的「创伤」,有的时候我们有感受,比如说,在一些情境下你有强烈的恐惧,但是你却并不知道为什么,也就是说,你清楚痛苦的感受,但不清楚到底存在什么创伤。

那梦对我们创伤的疗愈实际上有三个层次,这三个层次跟意识的参与都有关系。它们分别是:第一,如果梦中呈现了你的创伤,那可能直接就会带来一种疗愈,因为你以前可能不知道当即的这个痛苦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第二,这样的一种对创伤的疗愈,是在现实生活中通过学习、思维的训练,他获得了一些观念,并带着这个观念重返梦境,使得他对梦的容纳度提高了,直接在梦中有了一个新的体验。这个新的体验,使他在感受层面放下了对鬼的恐惧。第三,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在梦中呈现了,或者说梦中以非常隐晦的方式呈现了,但还不够,还不能解决,需要更多工作,怎么来工作这种梦,实现创伤的疗愈呢?其实这一类梦,以我的经验,基本上都来自非常深的无意识,或者说有一些是代际创伤,代际创伤的意思是,他这个人在个体层面并没有经受这种创伤,就是不是他的生命中的事件,而是发生在他家族其他人,比如父母身上的事件,通过某种方式,父母的心理的状态影响到梦主,这种就被称为「代际创伤」。

究竟什么是梦中梦,为什么会做这种梦中梦呢?我们可以把梦中梦看作是一个建造式的结构,简单来说,就是梦主所作的第一个梦,是梦主更深的潜意识,那么他第一次以为醒了,但实际上并没有醒的那个梦,反应着你对第一个梦所呈现出来的情境的一种应对和处理,其实这种结构有点像俄罗斯套娃,也就是说,最里面的梦离意识最远。

清明梦从梦中醒来的时候,那个梦境你记得特别的清楚。由于这样的特性,它也被用于很多的开发大脑的训练中,或者在一些宗教里面,它会用来做一种修行的方法,比如在西藏就有所谓的睡梦瑜伽,在印度也有。

那么我们又如何理解让梦的意义「自动呈现」的说法?首先梦的到来是自动的,也就是说梦本身是自发的;第二,我们在跟梦的连接或者说在对梦的工作的过程中,意识应该具有一些节制,或者说,意识并不能独立完成把呈现梦的意义出来的这件事情。意识参与太多,我们可能会「误读」梦。为了说清楚这件事,我把梦的工作用三个我们都非常了解的活动来做比喻,第一个就是下棋,第二个是钓鱼,第三个是种花,那么它分别表示了我们如何让梦的意义自动呈现所需要的意识的配合。

那么今天我们讲的所谓让梦的这个意义自动呈现,主要是想传递一个信息,就是在我们获得了一些非常离奇的梦,暂时还不知道它是什么意义的时候,我们的意识是要积极地连接,但是这种积极并不表示独自的靠意识去创造一个梦的意义,而是要在持续的去给这个意义的呈现一个空间、一个时间,第一,让梦的发送方给出回应,第二,不要着急,同时,第三,要对梦有信心。

西方的著名的心理学家荣格曾经说过:向外看的人梦着,向内看的人醒着。

所以下面想说一下这个与梦偕行的意识参与的必须要建立的「三观」:第一个是主体观,主体观是指,认定你梦到的所有的东西都是你内在某个心理内容的意象化,无论这个东西是你熟悉的朋友、家人、情人还是没有见过的这种鬼怪或者是让你很恐怖的东西,它无一例外都代表着某个心理内容,这就叫主体观。第二个观指的是「整体观」。整体观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指,你在梦中的所有的梦境、你在梦中所产生的感受,以及这些梦境和感受背后所承载的结构或者说信息是一个整体;第二个层次是指,你的梦境、你的清醒的状态,以及你的身体是一个整体;整体观的第三个层次,是指你的意识与你的所梦来自的地方,也就是你的意识之外、生命之内的这个部分是一个整体。第三个结构观,梦境会丢失,在梦中的感受也会丢失,但是你做梦的时候的这个梦境和感受所承载的那个结构是跟你的现实完全相应的,结构观的意思就是说你要在梦境和意象的背后去把握它的象征含义。

创造力高的人,是把普通人用于所谓的「智力」的那个狭窄的注意力打开了,他们能够把脑中所储存的内容进行联系、交叉、融合并且被意识所捕获,也就是说,这样一种潜意识下的联想,是创造力的关键,实际上,他所描述的这种状态特别类似于我们从梦中获得灵感的情形。

这个调查专门从事这个科学研究的科学家,结果发现有超过 70% 的科学家都是从梦中获得过灵感。古往今来有相当多的人从梦中获得了收益,这种收益可能是解决了难题也可能是身体方面的,也可能是情绪方面的,总而言之,他们都通过梦知道了本来就存在于我们生命之内的、但是又被我们的意识所忽略的重要的信息,都通过梦扩大了意识的认知疆域,而不同程度地离生命的完整更靠近了一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