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所需阅读时间:4分钟

最初的原由是不想让自己讲话之后,嗓子变痛,喉咙不舒服,所以开始学习科学发声和唱歌的方法,同时也为自己的情绪表达找到一个通道。谁知道一发不可收拾,对游戏的兴趣变得几乎很少很少了,可以说把以前玩游戏的热情和能量都投入到唱歌和声乐的学习中。其实学习唱歌也与瑜伽的练习相似,毕竟大家都要调动全身心的能量。如果只是玩游戏或做一般运动,那样身心也太单调了吧。这个行为这应是月金海三颗行星提供的能量的。

自从不再感到焦虑和抑郁的时候,对工作、做事、现实和未来也越来越有信心。于是想重新学习信息技术的技能。一是,觉得纯粹职能支持部门,显得不够强力;二是觉得自己既然对预见到人工智能的未来,或者说对此非常有信心;三是认为如果工作只是不断重复那个技能,变得更加有效率,而不去发挥人的创造性,做与机器人不同的事情,那么有什么意义,这点也是受到《尼尔·机械纪元》这游戏里的思想的影响:人越来越像机器,而机器越来越像人。四是觉得有些技能能管用15年以上,而且能不断深化或拓宽应用的范围,现在如果只用六大模块的思想去理解人力资源,用现代管理的思维去理解现在的组织,那么永远做不到领先。这些行为和想法,应该是日水天三颗行星提供的能量。

写作一直是我保持的习惯。现在写的方向也更加集中——心理和管理,这两个方向,占星的内容少了很少,毕竟现实而,而且它作为自我认识的重要工具,已经帮我走一段很长的路。写作不仅仅是表达、分享、传播,对我来说更有转化的作用。虽然它来得比较缓慢,但也更加稳重。现在也积极用写作的方式来构建商业的整合图谱。心中有了架构,所以听别人讲管理的时候,既能听出内容,也能听出原由和本质,以及这项管理方法在整合图谱的定位。所以在面对众多管理的书,永远都会感到混乱。这个行为应该是日水火土冥四颗行星能量驱动的。以前,月亮比太阳的驱动能量更强,只是现在很少那些个人的感受,因为现在都能很好处理了。

原来月金冥三颗行星的能量经常纠结在一起,常让想起感情的伤痛。现在在冥王星有稳定让自我转化的方法,少了很多让我痛心的时间。于是,慢慢也找到自己能感觉到的“幸福”。这里的“幸福”是指希腊文的幸福,指的是良好的精神的意思。我很喜欢《生命四元素的幸福》文章定义的幸福。对于各种关系而言,不必在意对方的观点,也不需要有所期望。因缘相见,把每一个人际互动场当成自己修行的道场,心如明镜。我未来的婚姻关系也如此。

没想到声乐的学习帮我处理沉溺的问题,找到了很多自信,也变得更加有纪律。九宫的能量贯通之后,现实中感到的无力、困难和单调的感觉,都有可以解决,而且自己也将带着信仰走上最高志业的道路。这是第二种幸福,在现实中,磨练自己的真本领,活出独一无二的自我,找到人生的宽广,同时放下冰冷的孤独感、排拆感,带着信仰激奋周围的人。

年纪越大也越现实(成熟),但并不意味被现实征服和打败,也不意味着眼光回到现实的物质和实利,因为世俗评价不是全部,社会价值也不完全反映一个人的价值,个人所占有的财富、权力也不是人生的全部。在这些我继续写作,哪怕这不是我的职业,也没有将这项特长换成大量的收入,也不是为了宣传自己和博客。因为在我的文字和博客中,我找到了第三种幸福,这些思想有我的信仰和皈依,深水静流,将这些宁静地发挥出去。写了认识自我、治疗自我之后,开始写商业整合图谱。而在些之后,我还会去写,为众生去发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