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星》思潮(政治维度)的现实理解

最近玩了一款游戏叫《群星》,也在线上做了PolitiScales政治维度的测试,游戏是瑞典的游戏开发商Paradox的太空策略类的游戏。对于喜欢科幻题材的人还是比较有意思的。毕竟,“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而这里我不谈论它的科幻意义,而是想说说里面的思潮、文化和历史问题,它与PolitiScales里面的政治维度有一定的关联。

这篇文章不断定这些问题和思潮的对错,也不是作为哲学问题来研究。

第一,是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这一对。我们国家是唯物的,从小学到大学的教材都反映了唯物主义的思想。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我个人在读书时期的信念都是唯物的。直到出来社会,唯心的思想也多了起来,现在唯心比唯物是六四开。在游戏中,我也几次选了唯心的思潮,主要是因为游戏中,唯心星际国家可以“抽奖”,有很好的回报,也有很坏的结果,但因为可以读档,所以不怕有负面的影响。在我们这个世界中,有确实存在唯心的宗教国家(唯心、宗教、神话、信仰不做严格区分),是在一神或多神的指引下生活。游戏中,唯物可以加快科研速度,唯心可以提高主流思潮的吸引力和降低不满。这个维度的思潮其实很好理解,唯物重视科研,唯心的可能是因为大家都在同样的信仰下生活,减少生活中一些问题带来的不满,又因为信仰和人生意义等终极问题有宗教式的回答,其它思潮没有回答终极问题,所以吸引力自然就不如唯心思潮,一般民众对天堂、极乐世界还是充满向往。

第二,是军国主义和和平主义这一对。也就是有些国家是喜欢打仗的,有些国家是喜欢和平发展的,无论是在游戏中还是在现实历史中。在游戏中,军国的可以加强军队的作战能力,可以发动侵略战争;和平的提高凝聚力的产出,凝聚力可以设立传统,但不能发动侵略战争。军国的比较好理解,因为军队时常有训练,所以作战能力高。就像古典时代的希腊城邦时期,有尚武的斯巴达城邦。和平主义者不能主动挑起战争,也因为和平发展,能保持经济生产的稳定,一心想着发展,劳动人民凝聚在一起,国家制定的政策形成有利的传统,发展有更多加成。的确,我国也提倡和平崛起,几十年的GDP都保持高速增涨。中国历史中,汉代早期有过休养生息的政策,也为汉代文明的繁荣奠定基础。毕竟和平国家不用将那么多费用投入到军队中,自然就在心意让国家形成有利发展的传统。

第三,是亲外主义和排外主义一对。游戏中,亲外主义者边境冲突减少,外交信任的提交得快,不能使用种族净化的政策。因为对其他物种是亲近的,所以自然就不能灭绝他们。即使以前是不同的星际国家,如果亲外的赢了,那么原来敌人的人民也会变成星际大家庭的一员。在游戏中,我玩着玩着就有很多亲外派系的人,因为一直设了欢迎所有难民的政策,于是各星际的人民都在我这里劳动生息,这样发展起来就比较快了。亲外者可以建立联邦,如果联邦的星系达到银河系的60%也是一种胜利方式。在现实世界,近几年就有德国接纳了很多难民,大大提高了政府的治理难度,毕竟不同的声音和诉求也多了,但是难民带来的了大量年轻人口,使得德国比欧洲其它国家的人口老龄化问题要轻得多,生产力可以继续保持欧洲第一。游戏中,排外主义者,边境范围较大,而占领敌方领土要求的分数会低一些。总之,排外者非常能扩张自己的领土。可以这样理解,在边境冲突的区域,排外者赶走了其他人,所以边境地带成了排外者的地盘。因为只认同自己的民族和国家,凝聚力比较强,所以其他人被边缘化离开。现实世界中,排外是比较正常的,因为方便政府聚民心,毕竟现代很多国家都是民族国家,一个国家里只有一个民族(或者一个宗教)。有个矛盾是,亲外的国家接纳难民最怕是排外的,像德国那样,原民族的文化不能拒绝难民,而难民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排外的,那国家的派系就会多了个排外的派系,这样就很多人变得不幸福了,从而影响生产和稳定。

最后,是平等主义和权威主义一对。两者区别在于对个体价值的认知。游戏中,平等主义加派系影响力,权威主义减少不满和强制定居的费用。现实中的话题就不谈了,会比较敏感。

作者: 清心涟漪

清心涟漪,人力资源工作者、组织设计者、咨询师、治疗师、博客作者、瑜伽士。致力于整合图谱在商业和生活的应用。分享读书笔记、修行经验和心理知识。太阳射手,月亮天蝎,上升金牛。一个追求真理的哲学家,有着催眠师的灵魂,带着沉默者的面具。

《《群星》思潮(政治维度)的现实理解》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