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所需阅读时间:2分钟

Growth=Power(F(人口,土地,资本,管理,人才),(1+技术))*cos(社会信心/社会担忧)

人口是从奴隶社会开始就提供的因素。在信息时代,作用很小了。到了智能人时代,基本没有什么作用。

土地是从封建社会开始就提供的因素。在信息时代,作用少了很多。

资本是从资本主义社会开始就提供的因素。

管理是19世纪末泰勒提出科学管理后提供的因素。

人才是20世纪初德鲁克提出知识工作者(人才、专家)这一概念,并区别一般劳动力,开始作为一个经济增长动力。

技术对整个社会的增长促进都是指数级的,一些通用技术能带来全社会劳动生产率的提升,甚至可以持续有几十年的增长。如果没有技术突破,则增长指数为1,没有倍增的作用。

社会信心与社会担忧反映经济增长的周期,它类似于三角函数,呈现周期变化。经济增长模型中也提到了繁荣、危机、衰退、复苏这四个典型阶段。最危险的不是社会有很多信心,同时有很多担忧的时候;而是只有社会信心,几乎没有社会担忧的时候,一它意味着做最坏打算的新生复苏,二它也可以是整个社会信心的疯狂,这也是崩塌前的大狂欢。

如果将公式代入到企业中,那么企业的增长会有以下因素决定:员工人数、办公面积、(网点数量)、资金、(资产)、管理人员素质、专家数量和质量,技术(包括应用能力、文化、硬件、制度四个象限),员工信心、员工担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