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内向

心理学有很多关于内向和外向的研究,这里我区分两种内向的情况。

外向的人,外表活泼,性格开朗,喜欢社交,人见人爱,这种人在社会上、工作中比较受欢迎,也比较容易取得成就,能力和天赋自然发挥出来,比较好地表达自身的观点。

内向的人,比较沉闷,不容易开心,比较不善言辞,甚至有社交障碍,对人反应迟缓,在社会上、工作可能不是很受欢迎,也因为工作不是很喜欢沟通,会影响到他职业上的发展,甚至有怀才不遇的感觉,比较少表达自身观点和能力。

前者,外向的人也可以说是心理成长比较顺利的一种人,来自一个比较完整的家庭,有阳刚的父亲和温柔的母亲给予充分的能量的支持。

后者,内向的人,心理成长可能没那么顺利,没有来自一个完整的家庭,没有充分的阳性或者阴性的力量的支持。缺少爱,对自己喜爱的事物不敢争取,只是被动地接受。在父母的影响下,这种人不能充分地施展自己。当中,如果成长出现心理疾病或者心理障碍,那么他对社会一定有一份恐惧,而这种恐惧是导致他在社会上遇到各种问题的根源。对于年轻而又内向的人来说,恐惧是他们前进道路上的一个难关,是他们必须经历的课题。

一部分内向的人克服了恐惧的难关,其中原因可能是他真的经历了一些死亡、重大转折、或者很突然的人生事件,令他超越恐惧的这个议题。还有一种方式,就是利用贪婪去克服恐惧,通常是在社会的影响上下做的选择,也就说当恐惧来临时,他们贪求其他更大的目标,迫使自己在追逐目标过程压抑内心根源的恐惧。

前面提到的情况,无论是外向的人还是内向的人,都是经历较少人生事件的人。

有些人经历的人生历程比较多,经历的事件也多,包括成功和失败,后来越来越成熟。很早就面对恐惧、贪婪和死亡的议题,甚至在小时侯 ,外在事物对他们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少,他们的注意力也越来越向内。因为外在的事物的价值逐渐瓦解,所谓社会上的名利权也不过如此,在众多成败的经历中越来越不执着,越来越超越。无常的事件在他们的生命早期,发生了太多,很多东西得到了也失去了。然后他们开始寻找一种内在的力量,或信仰。于是,这种人在社会上看越来也是很内敛,但内心是无畏,只是他们有些寻找到内在的价值,有些人还没有。他们可能仍为一些小事而感到敏感,面对大众仍会紧张,但面对人生中的大事件,或是死亡,都没有什么恐惧,也不会担忧,内心有一种笃定。在认识到无常后,他们还需要学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来完整内在的意义。

后面内向的人,理解外在的事物,但不追寻外在事物;前面内向的人,学习外在事物,执着于外在事物。后者的力量来源是内在价值,前者的力量来源是外在事物。后者在追寻过程中经历的是疑问和明白,前在追寻过程中经历的是贪婪和恐惧。后者只能独白探索,因为他要面对死亡、孤独、自由、人生意义的议题;前者可以凭借大量的社会的和他人的信念去填满自己的人生意义,用不朽的饤幻想和对死亡的压抑来回避死亡的议题,通过逼迫自己进入人群和学习大众的行为来回避孤独,把失败和挫折的理由归于他人、不幸和命运来回避自由。

后者所要找的人生意义不是一种广泛被别人认可的人生意义。因为在传统世界的价值观当中,名利权对他们是无常的;现代主义社会的价值观当中,专业主义、家庭和事业平衡等等也是无常的;后现代主义价值观当中,进入社团、公益组织、追寻爱好,选择喜欢的工作,也可能是无常的。于是,他需要找到像佛家所说的:为了众生的世界。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么高的觉悟,因为这需要不少的修炼。在慢长的过程中,佛陀最终成为了佛陀,他出生在皇室,是个王子,早期看过荣华富贵、金钱美女,经历了繁花似锦的社会,加上累世的修炼,从个人觉悟的境界,到发愿让众生觉悟的境界。佛陀经历早年的事件后,在个人层面已经没有任何目标,也没有任何人生意义,于是走向众生,也就是他所传达的大乘佛教。这个从个人修行状态转到走向终生的状态,有的人需要几年几十年时间,有些人需要更长。这对于后面内向的人也是一个卡。在走向众生的过程当中,内向的人会慢慢发展出他的魅力,而力量之源也更丰富。

摘录:全象限

本文摘自方天天的硕士学位论文《从超越到整合——威尔伯的超个人心理学思想研究》。

威尔伯在提出“全层次”(物质、身体、心智、灵魂、灵性逐层发展的意识谱)之后,又进一步提出“全象限”观点。威尔伯认为要理解人的意识发展,除了要从整个意识谱来看以外,必须从四大象限来看才算完整。

(一)四个象限的声音

四大象限(the four quadrants),分为右上象限、左上象限、右下象限、左下象限。即个体外在、个体内在、集体外在、集体内在;又可说是行为、意向、社会、文化。我们对右上象限最熟悉,这一块是从外在的客观的、经验的层面去看待人和这个世界。总是以客观词量描述个体。象科学教本详细阐述大脑边缘系统的成分、生化作用和生物体其他部分的关系,这样的内容就在这个象限里,还包括这个科学课本里说这个边缘系统是性欲、攻击性、恐惧、欲望等几种基本情感的源头,在人、马、猪身上都一样。但科学课本当然不会叙述情感的内容,因为情感属于边缘系统的内在体验。情感以及我们对情感的觉知,乃是具有边缘系统的个体内在的体验。客观科学不会描述这种内在意识状态,因为检查客观经验的方法无法进入这个内在空间。人们只能从内在去“感受”这些情绪。就算是脑生理学家在某一天体验到了一种原始的喜悦感,他也不会说:哇!真是很边缘系统的一天。他总是会以亲切的、个人的、情感的、主观的说法来描述这种感受。他可能会说:我觉得很美妙、活着真好之类的话。这一部分就属于左上象限。左下象限,可以说是“文化的”。指的是我们和同类社群共有的内在意义、价值及认同感、集体共有的世界观,至于这种同类社群到底是部落、国家或世界,都没有关系。右下象限,可以说是“社会的”,指的是这种世界观的物质基础,指的是这种社群外在的、物质的、体制的一切;技术经济基础、建筑形态、成文法规、人口规模等。

威尔伯曾以“念头”(thought)为例,说明它是如何对应四大象限的。假设某人起了一个念头——想去超市购物。这个人起这个念头的时候,实际体验到的是这个念头本身,是这个内在的念头及其意义,也就是种种的符号、意象、“去超市购物”这个概念等,这一切都属于左上象限。在他起这个念头的同时,脑中当然会跟着发生一些相关的变化:比如多巴胺(dopamine)的分泌增加,脑部B波增强等,这些都是可以在他脑中观察到的活动,我们可以从经验来观察,也可以用科学方法测知,这一切都属于右上象限。但这个内在念头又必须放在他的文化背景里才有意义。如果他说的是另一种语言,那么构成这个念头的符号就不一样,意义也不一样。又假设他是活在一百万年前的原始部落社会,那么他连“去杂货店买东西”这个概念都不会有。念头并不是凭空蹦进脑子里的,而是从文化背景里蹦出来的。他有时候可能会脱离这个背景,但不论如何他都不可能完全脱离。如果没有这个背景,他甚至连念头都不会有。念头只有在文化事务、语言、意义构成的广大背景之下才可能存在,没有这个背景,念头都没有可能形成。这个广大的背景就是他的文化、他的文化世界观以及他的世界空间。这是左下象限。但我们的文化又不是无形无体、虚悬在唯心的半空中。我们的文化有物质成分,正如念头有脑部物质成分一样。凡是文化事项都有社会关联物存在,包括各种技术、生产力、体制、成文法规、地缘政治领域(市镇、村落、国家)等。要断定一个文化世界观属于何种类型,就是凭着这种物质的、社会的、经验上可见的成分,也就是实际的社会系统。

四大象限还可以简化为三大领域:我、我们、它。凡左上象限的东西,都可以说是“我”;凡左下象限的东西,都可以说是“我们”;凡右手象限的东西,都可以说是“它”。“我”、“我们”、“它”三大领域同时对应艺术、道德、科学,也对应着美、善、真。“我”代表意识、主体、自我、自我表达、真实、真诚。终极的“我”就是佛,伟大的灵性证悟者;“我们”代表伦理与道德、世界观、共同脉络、文化、互为主体之意义、互相了解、正当性、公正性。终极的“我们”就是僧,追求这种证悟的社群;“它”代表述客观的、中性的、不涉及价值的表象、科技、客观性、各种经验、命题真理。终极的“它”就是法,佛所证悟的真理。

威尔伯认为,任何全子都应该有这四个面向或四个层面,也就是意向、行为、文化及社会。这四大象限就是互相交织、互相决定的;每一个象限都是另一个象限的肇因,也都是另三个象限所造成的。然而现实的情况是我们总是坐在自己喜欢的象限里去向别人解释我们得到的新知识、新典范,而全然不理会别的象限在说些什么,这样我们就不能全方位的参与那些产生作用的力量。正像威尔伯所说的:我们一直是在跛脚走向未来,带着困惑及苦笑。不管东方还是西方,各种学识的探索途径总是陷入偏颇,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左右象限的对立,也即内在于外在的对立。如弗洛伊德对华生、韦伯对孔德、海德格尔对洛克、泰勒对兰斯基、奥古斯丁对阿奎那等都是这样。

行为主义、生物精神病治疗(biological psychiatry)等右上象限的方法,如果从极端的角度说,根本和诠释、深度、内在或意向毫无关系。这些方法对内在,对“黑盒子”里的事物再轻忽不过。它们多数甚至认为黑盒子并不存在,因此只对可观察、可经验的外部行为感兴趣。内在无关紧要,意识也排不上用场。就行为主义而言,治疗师会运用经典和操作条件反射来强化想要的行为,消除不想要的行为。生物精神医学也差不多。精神科医师会开百忧解之类的药物给患者,让他的行为稳定。多数精神科医生都是初诊开药,以后就是定期回诊,确认药物的效果而已。这便是纯粹的右上象限的方法。要研究人的外在,经验主义和行为主义都是很好的方法。但问题在于这种方法不只否定了其他象限的重要性,甚至否定了其他象限的存在。站在右象限看,某人会忧郁不是因为他缺乏价值感、意义或优点,而是因为他缺乏血清素。但纵使把他的脑袋灌满血清素,他还是发展不出自己的价值感。不过他会忧郁的确是缺乏血清素的关系。在某种程度上,百忧解可以调整血清素的失衡状态,有时还真的很有帮助。但百忧解没有办法帮助人们了解内在的痛苦,解释内在的痛苦,让人们了解其中的意义,清楚的看到自己。如果一个人对这一切都没兴趣,那么百忧解对他就够了。但若是他想看清楚自己的深层问题,这就该是“诠释”进场的时候了。正确的解释自己的深层面向,就必须跟研究过这个深层面向,而且已经在帮助人正确解释这个面向的人谈一谈。跟这种治疗助人者进行互为主体的对话。这样才能愈来愈清楚的解释及阐释这种深层面向,对自己就越不困惑,看自己就越清楚,而也就透明了。最后甚至会通彻神性,解脱于自身无限的深度中。精神分析学派的方法就是这样一种诠释方式。弗洛伊德的巨作《梦的解析》(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光是书名就说明了一切。梦是内在事件,由种种象征所组成。象征只能经由诠释来理解。弗洛伊德诸多伟大发现之一就是,梦并非毫无条理,其中隐藏着意义,可以加以诠释或揭露。精神分析的治疗方法最重要的就是“谈话治疗”(talking cure)。意思是,我们必须恰如其分的诠释自己的意识。我们受到焦虑、忧郁等症状的折磨,我们自问,为什么我这么悒悒不乐?这表示什么?我们在精神分析的过程中,开始看自己的梦,看自己的症状、焦虑、忧郁,在里面找出个道理来。我们会试着诠释这些东西,借以揭露自己的内在。这种方法不只是应用在精神分析,不管是认知治疗法、人际治疗法、荣格治疗法、完形治疗法,还是沟通治疗法(Transactional Analysis)都建立在这个原理上。也就是说,都必须正确的诠释人的内心深处,为梦、症状、生命、存在找出正确的意义。

威尔伯认为问题就在于这两种方法都很重要,都能帮我们了解人类,缺一不可。但它们却少有整合的时候。在威尔伯看来,所有的层次与象限正是法界的各个层面,人类存在的各个层面。重点就是,我们必须和法界的每一个部分对应,好像回家一般的回归法界,并触及每一个象限的真理。要做到这一点,首先我们必须注意每一个象限对我们讲话的声音都不一样。我们只要仔细聆听,就会听到每一个声音都在轻声细说着真理,最后汇成大合唱,呼唤着我们回家。这些能够使我们解脱的真理,只要我们能辨识出来,就能彻底与其产生共鸣。我们需要的是倾听每一个象限的声音。

(二)四大象限的判断标准

然而就在我们仔细聆听的过程中,也可能会迷失,被蒙蔽、会错意、评估错误。会脱离真、善、美。所以集体人类在进化过程中,经过痛苦的试误,找到了几种方法可以证明我们是否接通了法界,是否触及了真理,或者迷失在虚假之中。我们到底是在扬善或隐善,是感动于美还是助长了堕落。换句话说,人类经过痛苦的学习和努力,才找到一些有效性判准,来帮助我们验证自己是否触及了实相,是否正确无误的接通了丰富多元的法界。

外部个体的判准是真实(truth)。我们检查看某个主张/命题是否与事实一致或者相适应,如果这个主张/命题是以某种方法的陈述一个客观的事态,并且它以某种方式相当准确的与那些客体或过程或事态相一致,那么它就是真实的。这就是观察和实验在做的事情。然而用观察或实验为依据得到的知识是真实的,只不过它并不能叙说整个故事。

内部个体的判准是真诚(truthfulness)。这儿的问题不是“外面下雨了没有?”这儿的问题是说这句话的人是有没有撒谎。同样看一张地图是否与客观领域契合也不是这儿的问题,问题是制图者是否可信赖。内部事件,不能经验性的用简单的一致性的定位将它们钉住。人们可能故意撒谎,也可能做了错误的报道而不自知。

内部集体的判准是公正(justness)。主观世界是处于一个主观间的空间或一个文化空间中,没有这个文化上的背景,人们将没有工具对自己解释自己的思想,所以在这儿有效性判准并不一定是不是多么客观的真实,或是主观上的真实,而是主观间的相互适应。我并不必说一个简单的词“狗”,然后指一条真实的狗说“我是这个意思”,因为别人知道我指什么。所以这个判准大概就是我们如何共同合理一致的安排我们的伦理、道德、法律、文化、共同的身份、背景、语境。

外部集体判准是功能性适应(functional fit)。在这里是看不到道德标准、价值间的相互理解这些内容的。但它会用真实、深度、正直、美学等这些纯然客观的词汇从外面描写法界。它并不想知道集体价值是如何内部主观性的被相互理解和被分享的,它看的是它们的客观的相关性以及它们是如何在整个法界上进行功能适应的。

这些判准在它们自己的领域中是完全的可证伪性(falsifiable),它们每一个都声称能够指导我们,使得我们的知识探索相互制衡。用威尔伯的话说,这种判准本身就是我们连接神性的途径,也是我们接通法界的方法。这种判准强迫我们面对实相,遏止我们的自我幻想和自我中心倾向,并且向法界要求证据迫使我们走出自己的局限,这是法界宪法中的制衡条文。

我们需要的就是容纳所有四大象限,容纳神性四种面貌的整合途径,这条平衡的、完全的、整合的途径才能通往最终的真相。

诠释:再次认识自我

前段时间我把我QQ说说和微博的所有内容全都删了。现在我来回顾一下自己呈现了什么样的面向而成为自己。

刚进入大学就是我开始写说说的开始。进入大学的感觉有很多新鲜的东西,毕竟自己是从小城镇里长大的。现在来到珠海这个地方,面对众多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有着不一样的习惯或者信仰。于是大学尝试了很多新鲜的东西,有一次了解到IPv6这个网络协议,下载速度非常快比多年后的电信网络还要快,而且那时候也学会翻出去了解国外的东西。那时候我还是比较喜欢拍照,拍花花草草风景,最喜欢拍的应该是植物。那时候有一些时间,学习占星。同时,我也开始了解域名网站建设的方法,同时在网络上做了一些尝试,也开了自己的淘宝店。最惊叹的是放个假,买火车票回家,进车站很难。也开始了谈了恋爱。回到学校纠结着自己要不要玩电脑游戏。然后,学会了各种各样软件的使用。并且全班首位装上Win7系统。第一次去到展会,在交易会看到了很多东西。有用过自己的域名做了一个邮箱。比较各种各样的浏览器,希望能在网络世界中更快地探索。我并不喜欢复习,但还是要复好好复习的,通常我都借别人的笔记来看。我还记得我拿奖学金,换了一个大尺寸的显示器。后来也开始参与团队合作的项目。开始写起自己的独立博客,也开始做校园的兼职,但是我还是做辅助的工作比较多。有一年考试结束,我去到了同学老家,感觉很冷。回到广州,比较郁闷,每门课程都是各种各样的案例作业,组织各小组完成作业,做着了不少PPT,有时候我就要上台演讲。思考年岁的计划,每年的目标是怎么样。那时候开始想往人文方向发展,不想在技术方面发展。然后,看了一些以前没有看过的电影,不是主流的电影。忘不了我们几个寝室之间玩的三国杀。后来又开始了一段新的恋爱,为此我还很认真的学习占星。有一段时间我电脑坏了,变得很烦恼,我为学了不同的知识感到很高兴。大学时,我还曾经还可以一天看八本书。后来有件事让我很伤心,电脑里所有的课件和资料都不见了,幸好大家都基本保存有副本。那时候我尝试着与我爸爸进行沟通对话,这也是自我救赎的开始。扭伤过脚,很久之后才重新跑步,差不多两个月时间很少动。那时候,还不太适应面试,有很多恐惧,一直不够坚强。那时候依然喜欢用谷歌。照毕业照的时候,每个系的朋友都去了。后来又学占星,并且尝试给别人做收费咨询。最后一年,论文的印象是最深刻的,用了十天的时间把初稿完成了,写了50多页,将近半本书,后来终篇也有60多页。那时候,很惊叹世俗占星,居然行星一换星座,世界就地震了。到毕业的时候,觉得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舒展,真的有些抑郁,感觉还是挺迷茫的,然后就毕业了。

这就站在自己内部的角度看待在学校、社会、群体或各种关系中的我,我解释了我怎样成为我们中的我。如果后面再先就是工作的简历,即用简历的方式诠释我在各个企业中的我、同事之间的我,而且这个我仅仅呈现工作关系的面向。这有点像写编年体的历史,每句话的概括,以及在历史顺序中的呈现,产生了意义,反映你所写的“历史”的意义。我所看到的我又是怎样的呢,那是还会自我激励,记得各种各样东西,记得各种各样的客观数据,希望通过一些客观的事实来证明自己。情绪的表达比较少,关于美感的表达也更加少。其实比较挣扎,因为想呈现自己主动的一面,毕竟在大学的年华。到了后来,越来越多月亮情感的能量,但也帮助我不少,主动的力量就退为次要。到大四还是克服了陌生人的社交恐惧问题。

工作之内是简历,而工作之外发的说说、微博也就越来越单调乏味,都是一些简单的语句。先是发了自己的一个新号码,希望能常联系,自己用的一些数码产品,有时候也会一些为之动容的美好诗句,也包括了星座上的预言,水逆之类。引用的是别人的经典名言,刚毕业时是有信仰的,后来引用的少了,信仰也越来越少了。有段时间比较喜欢静坐,也问过自己这一生为什么,想寻找一个怎样的外在世界。那时候也思考过婚姻和关系的问题,最后我在关系上有一个总结——因缘相见。

其实这些说说、微博,包括朋友圈,是自我在诠释在不同社会团体中的自我。

PolitiScales补充倾向

除了对应的八个维度,PolitiScales测试中还会反映个人一些政府倾向,它们不一定与其它倾向对应或相反,作为一种补充的政治倾向,或是附加特性。

无政府主义Anarchism:当人们被棍子击中时,如果这个棍子被称为“人的棍子”,那么他们会更加不开心。国家是个压迫体,必须被废除。

实用主义Pragmatism:政治客观地归结为看问题在哪里并且设法根据现有的手段解决它们。

阴谋主义Complotism:我们社会中最大的问题是由一小群人造成的。因此,必须找到他们,将他们的目标告知人民,让他们的作用变得无效。

君主主义Monarchism:社会应该围绕一个国王来组织。

木星在第12宫

第十二宫是一个黑洞的宫位,当今天一颗行星进入十二宫时,行星的力量将会遭受大幅度的削减。这一点连幸运的木星都不例外,当今天木星进入第十二宫的时候,木星的幸运度将会大打折扣。

减分的不只是事件上的幸运,因为木星是一个跟宽容和包容有关的星,也因此当今天木星进入第十二宫的时候,一个人包容事务的程度也会相对的变低。

不过毕竟木星仍然是双鱼座的守护星之一,而第十二宫是原始双鱼座所守护的宫位,跟木星进入第九宫相同的。当木星进入第十二宫时,这时的木星本身也会因为回归的力量而增强。只不过这个增强会增强在特殊的主题上,而没有办法像是一般的木星能够连带的给当事人带来其他环节的幸运和好处。

受到木星回归的力量,而增强的部分在于这个人的亲族。在占星术当中,第十二宫是第一宫的前一宫。而第一宫是生命的开始和出发的宫位,换句话说第十二宫则是生命开始出发之前的宫,代表着轮回的上一世,(虽然我个人不喜欢轮回的说法),也代表着这个孩子在降生之前的家庭环境。当木星在第十二宫处于回归的状态下,通常这将给这个小孩带来比较有声望或是富裕的亲族(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代表以后也是这样)。也因此这一种配置方式将有很高的机率,是在一种比较有祖荫的环境下成长的。

当木星进入第十二宫的时候,木星所守护的射手和双鱼这两个星座的力量,将会明显的投射在第十二宫当中。

受到射手的影响,射手座带来的第一个力量是跟宗教哲学相关的。在古法的说法当中,木星的宗教性一旦跟十二宫的东西相结合,这代表着这个人的家族和亲族会有着明显的思想或是宗教上的信仰。除了信仰的本质以外,家族本身拥有高度教育的机率是较高的。除了因为拥有高度教育而带来的教化以外,就比较注定和宿命的眼光来说,一个木星在第十二宫的人的亲族,甚至还会出现因为跟宗教的紧密关系,而家族有受到庇佑的现象(当然这一点也是无法印证的)。而当自己的亲族是受到庇佑的,自己也将比一般人在刚出生的时候以及未来,拥有比较多也比较好的资源,可以让自己进步跟成长。

双鱼座带来的力量依旧是暧昧的。当今天木星回归到双鱼座原始守护的宫位时,这种暧昧的力量将会更加的明显。我们可以说因为自己的家族跟宗族,这将会给予木星在第十二宫的人有着许多非自主性的被安排。比方说家族的贵人很多,因此给安排个工作,或是在一些外面的环境里,也自然的会有着许多叔叔伯伯的照顾。自己也能够在莫名其妙的关系当中,成为常常被内定的人。

甚至因为第十二宫,跟家族的继承和家族遗产有关。也因此当今天木星进入第十二宫的人将会有很高的比例可以继承家族的财富,而让自己有着许多的金钱和财富。

木星在十二宫回归带来的强化力量,除了祖荫以外另一个好处就是人际关系上面的阻碍很小。除非有其他的因素,否则一个木星在第十二宫的人贵人是比小人多的。在占星术当中,第十二宫是一个跟私底下竞争有关的宫位。当今天一个人的木星回归到此时,这代表着自己的竞争对手具有木星的宽容,以及比较正直跟直接的方式,在相互竞争的时候,也比较不会用那些比较阴损的招式。此外就前世今生的概念来说,当木星进入第十二宫的时候,这代表着这个人的上辈子是给出许多福荫的人也因此这辈子自然也能够遭遇到,其他的人的帮助和报恩,当然就这一点来说是无法验证的,只是把偏向轮回占星的眼光来跟大家分享。甚至我们反过来说,即使一个木星在十二宫的人真的遇到什么严重的小人时,光是这个木星带来的庇佑和祖荫的帮助,就足以让严重的小人做不成什么大事。

当然不可否认的,木星在十二宫带来的负面性依然是很高的。首先因为木星是原始射手座的守护星,也因此木星跟射手座的许多属性有相通的关系。而这个十二宫是一个黑洞的宫位,也是一个亲族的宫位。在占星术当中的木星是一个跟思想跟自己的未来性有关的行星。当今天木星一旦进入第十二宫,这将导致当事人能够自己决定跟自己决策的机率是较小的,很多的教育和未来都是被安排的。也因此在学习上,会比一般人难去做自我的选择。此外因为木星跟宗教有关。甚至在宗教上也会出现无法选择的跟从家族信仰。

甚至包括木星本身带着的迁移性,也会导致这一类的人容易遭遇到的是非自主性的移动或出国。甚至当木星落入的星座,是比较没有厚度的时候,当事人的学业运势还会非常的糟糕。

然而更重要的是,当第一吉星木星被黑洞吃掉时,除了祖荫以外其他的部分几乎不会有太大的运气。也因此一个木星在十二宫的人,容易是恋爱机运不顺,自己的事业机运等等不顺的配置方式。

补充一下,今天这一篇受到因素的影响很高,我自己在写的时候很清楚的知道会很容易失焦。也就是说事实上只有上升白羊的木星十二宫会很贴近这一篇,其他的会因为第十二宫的宫头,落在其他不是木星守护的宫位时,整个祖荫的部分大打折扣甚至没有,小人的部分也可能因为十二宫宫头而变得很重,而并非会很少小人。不过我想写文章,就是尽量的不去考量太多的因素去写的,而且旦书千变万化也真的考量不完。

作者:蓝斯诺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347374793_5_1.html

木星在第11宫

当具有扩张意涵的木星进入第十一宫的时候,带来的会是人际关系的扩大。也就是说这个人会因为某些特质而让自己成为一个团体或群体当中,活动频繁的人,也因为自己的活动频繁,因此造成自己能够认识的人也相对的多。

此外因为木星具有教育和成长的特质,当今天一个人的木星在第十一宫的时候,这同时也暗示着这个人将会明显的受到社团或是社群的教育。另一方面,这也代表着当这个人在参与团体性质的事物时,是能够让自己快速成长的。不论是在团体当中接受教育,或是因为木星带来的跑动性,造成当事人因为涉及社团的运作,而让自己有许多的新接触和成长。

受到木星原始守护的两个星座的影响,射手座第一个带来的是哲学和信仰,这将会导致一个木星在第十一宫的人具有参加学术性社团的可能,或是因为相同的信仰和相同的目标而相聚在一起的现象。值得一提的是木星的目标性和方向性,一般来说是执着和集中的,所以正常来说这一类的人所参与的社群性应该是单一指向性的,但是事实上则不然。因为变动星座带来的适应力,加上射手座的特质,能够把很多普通的东西都有深入和强化的现象。也因此事实上木星在十一宫的人会因为当下的阶段跟之前或之后的阶段不同,而在不同的阶段出现不同的社群性。

射手座带来的第二个力量是跑动性的。换句话说这种跑动的力量将会导致一个木星在第十一宫的人主动的去参与许多的社团群体,加上木星本身跟国外有关,也因此当自己本身是很在乎的时候,这种配置甚至会让当事人,不辞劳苦远行的去参与自己渴望的社群。

也因此一个木星在十一宫的人,除了接触社团和社群之外,他也可以靠着自己深入人群的方式,在人群身上看到某些的东西和现象。然后靠着木星本身带来的思想和哲学性的特质从他人身上去学习或是发现某些哲理,也可以靠着跟人群的接触,来增长自己的经验。

射手座带来的第三个力量是理念上的拓展。当今天一个人的木星进入第十一宫的时候,当事人将会出现把自己所得到的理念或是知识将这些东西推到人群的现象。也因此一个木星在十一宫的人对于人群是具有教化或是教育意味的。当这种理念上的拓展,跟射手座的跑动性相结合的时候,将会造成木星在十一宫的人不断的去接触人群的现象。

甚至我们可以说,木星在十一宫的人是在人群性,或是社群当中让自己学习成长的。然后有一天当自己成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木星在十一宫的人会从原本接受教育的位置
转而变成教育他人的位置,靠着不断的接触人群,把自己的思想和信仰给推展出去。

双鱼座带来的影响是暧昧的。因为双鱼座渴望的是一种感觉上的自我满足。也因此这一类的人会很容易出现拿着高度对错的价值感,去评断他人的现象,因为木星是一个跟自信有关的一颗星,甚至我们可以说这一类的人是依靠着帮助和教化他人,来获得自己的自信的。所以这一类的人需要小心,因为当自己在错误的时候,将会错的很离谱。很多时候木星在第十一宫的人会用自以为的方式,以为这样做对于那个社团或是社群的人比较好,而忽略了一个团体以及一个人群的文化和因果,就变成硬是把自己的价值观套在对方身上。写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了,写实主义大师易卜生,在晚年融合了象征主义的剧作“野鸭”,对剧作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在占星术当中,第十一宫是一个跟朋友有关的宫位。而行星进入具有人的意味的宫位将会让这一个宫位所代表的人具有该行星的属性特质。也因此当今天木星进入第十一宫的时候,这同时代表着这个人所交的朋友是具有知识性的。甚至木星的力量,可以让这些朋友都有属于自己的专业,也因此这些朋友将会具有能够教育或是教导木星在十一宫的人的能耐。而一个木星在第十一宫的人也可以因为这些朋友,给自己的人生和未来带来一定的成长。

受到射手座的影响,射手座的跑动性会让一个木星在十一宫的人有较高的比例拥有来自于远方的朋友。简单的说一个木星在十一宫的人会靠着跟远距离社群的接触,或是依靠着射手座和木星带来的旅游意涵,而有着许多远距离的人际关系。

射手座的宗教和政党特质,也会让一个木星在十一宫的人自己有许多的朋友将会有着明显的意识色彩和独特坚定的宗教情节。因此一个木星在十一宫的人也很容易跟自己的朋友出现,在思想观念竞争、融合、或是分庭抗礼的现象。

双鱼座带来的则是爱作梦的特质,也因此一个木星在十一宫的人,他的朋友也会有许多的梦想家。事实上因为木星在十一宫就是把自己的理想梦想推展到人群,也因此自己也会有较高的比例去遭遇到这些人。

此外双鱼座的犹豫和两难的梦想,这将会导致一个木星在十一宫的人常常听到自己的朋友,处在于不知道该怎样选择的状况和境地。

作者:蓝斯诺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347374793_5_1.html

木星在第10宫

当第一吉星木星进入第十宫的时候,带来的是事业运方面的好处。

这样的事业好处,将会导致一个人的工作运与事业运出现贵人以及帮助很多水到渠成的现象,即使是遇到不少困难也容易迎刃而解。

除了幸运以外,木星本身就有成长或是膨胀的意味。也因此当木星进入第十宫的时候,在注定的层面上事业必然性的会因为其他的资金或是事业体的扩大,而拥有不断成长扩大的事业。

受到木星原始守护的射手和双鱼的影响。射手座带来的第一个点是国外性,也因此当一个人的木星进入第十宫的时候,这代表着这个人的事业会具有外移的现象。这里的外移有两个明显的意义。第一个是这种配置会有让自己的事业体拓展到国外的机会。第二个则是当自己到外地或是国外发展时,将会有比较多机会让自己功成名就。

射手座带来的第二个意义,在于射手座本身的跑动性。换句话说木星的幸运并不会从天而降,必须在当事人比较勤快的移动,不然就是事业体涉及进出口贸易,或是具有业务的性质时,才会有着明显的运气和发展。

射手座带来的第三个意义,在于理念性跟目标。这一种类型也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是因为期望或是可望一种未来。不管是发明或是新的科技或研发,在过程当中经过相当长时间的努力和研究。可能中间还会吃许多的苦头,浪费很多的时间和金钱,但是有一天研究出来了,让自己可以拥有研究的成绩和结果。第二种则是射手座的前瞻跟未来性。会让一个木星在十宫的人具有看到未来世界的眼光,也因此一开始做的,可能是没有前途或是前景感觉的事业。但是随着时代的演化跟流转,当时代来临的时候,让自己突然往前大幅度的跃进。

双鱼座的影响则是暧昧的。双鱼座带来的力量是靠着情感交流的型态,比较不撕破脸,不是十分精打细算斤斤计较的交流模式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人缘。

双鱼座带来的第二个力量,是持续在梦想中前进的。当今天一个人的木星在十宫时,我们可以说他有着自我追逐的运气和动力,他们会朝着自己想要的格局和梦境前进。而且很奇怪的,当他们表现的越不符合现实,越不可思议的时候,反而会出现意气相投,或是也梦想着一起去成就类似工作的人,甚至是现实世界的人,也会想着要给他们一点帮助。

双鱼座带来的第三个力量是不见光的。也因此当今天木星进入第十宫的时候,这同时代表着这个人的事业,有帐面上能够看到的部分。外加上帐面以外的金钱和暗盘。当这点扩张起来,将会成为一种利益的杯葛,或是与他人协力分赃的可能。

第十宫也是一个上缘和长辈的位置。当今天一个人的木星进入第十宫的时候,这代表着自己的长辈是具有成长力量的。受到射手座的影响,通常这一类的长辈,会比较有一定的教育程度和水准。因为自己所能够遭遇到的长辈是具有成长的力量和动力的,也因此也会连带的给予木星十宫的人一定的成长和帮助。即使这种帮助不是直接的金钱或是给予,当自己的长辈具有一定的教育水准时,自己也能够受到比较好的经验跟培养,自然会接受到比较有眼界跟想法的教育。

除了教育水准的问题之外,射手座带来的也是比较乐天跟乐观的眼光,通常他们的长辈自己是不畏艰难的,也因此给予他的,也是比较不畏惧艰难的勇气和鼓励。一般来说这一类的人在这样的眼界训练之下,也比较不会有太过悲观或是被动的态度。

总结的说,木星在十宫所遭遇到的长辈,可以让自己得到许多的学习。

十宫也是一个人名望的宫位。当今天一个人的木星进入第十宫的时候,这代表着这个人会拥有一定的名声。不过毕竟木星是木星而不是太阳,也因此这里的名声会比较偏向专业或是学术的那种,而不是政治人物或是明星的那种光跟亮的现象。

受到射手座的影响,射手座本身的教育和哲学特质。将会给木星在十宫的人拥有一定的学术能力和学术成就,也因此他们是可以靠着学术,让自己有一定的地位的人。也因此对这一类的人来说,好好的念书和受教育,找到一个正确的道路或是正确的研究方向,将会影响自己一辈子的成就。

双鱼座带来的影响是暧昧的。因为双鱼座是一个跟轮回和出生前有关的星座,也因此这也代表着当今天一个人的木星进入十宫的时候,这一类的人将会出现背负着家庭的名声的倾向。因为自己的祖先和宗族拥有一定的名气,这对自己的事业或是名气将会带来一定的累积和帮助。这事实上是一种双刃剑,因为这同时代表着自己必须战战兢兢的生活,这种是某某某的儿子,或是谁谁谁的亲戚之类的东西,也会给自己带来许多无形的压力。

作者:蓝斯诺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347374793_5_1.html

木星在第9宫

木星本来就是射手座的守护星,而射手座掌管原始的第九宫。也因此当木星回到第九宫的时候视为回归的现象,这种现象将会导致行星的力量大幅度的增强。也因此当木星进入第九宫的时候,幸运度也将大幅度的上升。

在占星术当中第九宫是学业和考试的宫位。当今天木星在第九宫回归的时候,这将暗示着这个人在高等教育,以及考试运的部分是幸运的,不管是正规的学制或是职业执照都会比一般人更容易获得。

此外因为木星本身代表的移动和迁移性。这点也会导致一个木星在九宫的人有出国留学的机会和可能。

受到木星原始守护的两个星座的影响。射手座带来的是对于学术的执着和深入,也因此一个木星进入第九宫的人将会有很高的动力意愿,想要往自己理想的学术继续的钻研下去。也就是因为这种心态,假若自己追求的学术是以国外的学院为著名的学府的话,这将会导致木星九宫的人不断的执着和向往,也因此这也跟旅游学习有关。

而双鱼座带来的力量,则是其他暗自的帮助。这代表着一个木星在双鱼座的人可以依靠其他人的关系,比方说父母比方说情人等等……靠着他人的帮助和协助,而让自己有能够出国念书的机运。

九宫也是一个跟考试有关的位置,而木星带来的好运是一种很离谱的现象。通常他们好像可以很本能的知道,知道这一次的考试内容大概会考什么东西。或者他们很容易在时间不够的情况下,刚好念到有考出来的题目。

九宫的第二个意义在于宗教性和哲学性。一般来说当木星回归到九宫的时候,这个人的宗教性和哲学性会成为这个人的主要机运。也就是说当事人可能自己本身就会对这类的事物很感兴趣。即使自己本身是没有兴趣的,也会有机运推着木星九宫的人去了解和去思考跟宗教和哲学有关的问题,或者在自己受到困难阻碍时,也有较高的机会在信仰的部分去寻求解决。

木星守护的两个星座,射手座在这里带来的力量是一种合理化的慰藉,用一种单纯的我相信来填补或是合理化自身受创的心灵。他们可以靠着射手座的未来感,靠着祈祷靠着信仰的心灵寄托来期待着自己的苦难可以消失,祈祷未来(或者是来生)可以有不同的境地。

双鱼座带来的则是完全不同的力量。双鱼座的信仰性质,来自于自身的多愁善感以及悲天悯人。因为自己对于不好的感受过于敏感,也因此当自己若是看到他人生活在充满苦难的生活当中时,他们会自然的有种悲悯的信念。他们会很简单的,希望依靠着自身的方法和道路,希望自己的这些行为或是教导别人的方法,可以让他人获得救赎。也因此很多木星在九宫的人会在未来的时候,去传递他们自身认为的道。

而这种组合和配置的问题也在这里,因为“道”对他门来说是一种信仰的模式,也因此当他们一旦信仰的过于偏激,就会成为信仰的偏执狂。他们会用他们自身的信仰去批判他人,甚至狂热到无法发现自己的错误。也因此木星在九宫的人,也很容易成为思想和传播的强迫暴力,自以为正确的去强迫他人是这种配置最为严重和棘手的问题。

在占星术当中,九宫也是一个跟学术和出版有关的位置。当今天一个人的木星在九宫的时候,通常他们都会有强烈的自我想法。因为木星跟出版品的强烈关系,这将导致一个木星在九宫的人比一般人容易拥有彰显自己观念和想法的机会。当他们希望出书或是写作的时候,也比一般人更容易让自己的东西被出版。而这种配置也能够让一个人专心的在自己的学术研究里。

木星的移动和跑动的特质,将会成为脑袋当中的打转和不断的思考。比较值得一提的是,通常这一类的人常常出现一种不是自己在说话的那种感觉。很多的学术眼光学术观点,或是这种人在宣扬自己的道理时,很多想法是第一次才想到的,但是他们居然可以说得头头是道。

这一点是因为受到双鱼座的影响,因为双鱼座将会带来暗中的一种感觉。就古法来说,这种人有着类转生的感觉,也就是说很多东西虽然自己才第一次想到,但是却有着很莫名其妙强烈的熟悉感。在古法的论断当中,这跟前世所遗留下来的知识和智慧有关。

在占星术当中第九宫,也是一个跟出国旅行有关的位置。当今天一个人的木星回归到第九宫的时候,这将导致这个人有着许多出国的机运。而且因为木星的移动性容易导致这样的人即使在国外,也是比较居无定所的。如果这种广泛的移动性可以有其他的配置,让安居的感觉能够增强的话,则将导致一个人容易出现在国外定居的现象。

作者:蓝斯诺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347374793_5_1.html

父亲对我的影响(下)

关于父亲的问题可以具体说一下。我的父亲比较容易发火,而且在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各种各样的怒气。我小时候,只要我不听话他就用棍棒打我。这种愤怒的延续,导致了我有莫名的怒气。因为另一方面,我也被教导要严格的控制自己行为,不能随意发火。直到我接近死亡的时候,才知安全感的正确使用方法。

我父亲也干扰了我的意志,影响我的意志做各种各样的行为,却没有给予我鼓励和支持,说害怕我过早的骄傲和自信。但是他怎么又能客观地判定别人的骄傲自信是否过度呢。父亲本身是骄傲和自信的。这可能是爷爷对我父亲的管教方式,爷爷还在的时候也是用比较严厉的方式去教我,但导致相反的结果。他的强迫我感到很不舒服。因为总是逼人去做改变,做某此行为,这跟做销售有点类似,不能给予别人温暖,不能建立长久的关系,是我天生不喜欢的。但是我和父亲的都没有很好地理解并使用意志力。

我曾大声呼喊,希望表达自己,扩张自己的意志,希望通过大声地表达给出自己目标,专注自身的意志。但是我的意志和目标并不存在于书本中,或他人的口中。通过前几月的那封信,抒发了自己的意志。但还是存在前文提到的人生本无意义的问题。后来,在一段我偿还他人的关系中,我明白我的意志不存在于传统主义的价值观、不存在于现代主义的价值观、也不存在于后现代主义的价值观当中,因为最终要超越个人,为了众生。众生万千,我未大乘。我曾经是有心理问题的人,凭借自我疗愈的能力走了出来,我想为曾经的我发声,为心理弱势的群体发声,让社会关注他们,让社会给于他们理解、关心和支持。那封信,让我脱离负面意志和想法,使心里有处理的办法,那只能让我的意志部分恢复。而真正恢复的方法,是走向终生的这一步。

父亲的理性或水星的能量又是怎么影响到我呢?当然,沉默和不能言说,是他对我带来的影响。他性格太硬了,过度主观,家庭中总是父亲一个在发出声音,母亲和我都只能是聆听者,但是我奶奶却不是聆听者。然后我奶奶和父亲总是在语言上互相争吵,我不知道祖辈教育的因由,我也不知道爷爷的去世带来了怎样关系的变化。可能是爷爷比较早去世,奶奶又继续活了很久,更早之前父亲不是这样的。可能如奶奶所说的,之前爷爷在的时候,父亲比较懒,不需要担当很大的责任。可能是奶奶整天担忧、啰嗦、害怕的缘故,因为在更早更早的时候,我从父亲的朋友的言谈可以看出父亲是比较注重人际关系和谐的,很多朋友会主动找他。而他原生家庭中有个容易害怕的母亲,这个未解议题持续影响他。我奶奶容易感到害怕,所以用语言表到自己的担忧,并且很啰嗦。我父亲比奶奶要“勇敢”,他用怒气和大声加强他的言语表达。现在看来他多么极力去伸张。无论是父亲的发言,或是奶奶的发言,我只能去聆听。而这过程中,从两位长辈身上,我听了不少谎言。所以,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到高三之前,都不懂得怎么表达。直到写了很多日记,在语文作业里写了很多作文,才理解水星的能量,理性思维的表达。到后来思维的能量也越来越旺盛,看的书越来越多,越来越执着客观世界的东西,打个字都会焦虑。治疗的方法对我来说很简单,静坐,放弃对客观知识中毒式的执着,专注于自己喜欢的某几个生命领域。

父亲的情感面或月亮的能量又有怎么样影响我呢?虽然比较次要,但加上母亲的作用导致我严重的天蝎情结——情结的控制、影响、施虐与受虐的问题。加上其它成长其它方面的因素,确实是比较严重的问题。严重的控制情结,是父母对我无论事无大小都要问个清楚,以及过度侵略我隐私。因为他们的过度的干扰,所以在情感关系中总是希望来多了解对方来满足自身的情绪需求,但是过度窥探对方的隐私就不好了。我母亲也有过度关注我的一个情绪和需求,其实对我来说,还是比较好理解并接纳这种能量。总而言之,还是天蝎的情结严重,很多事情都记住了,该忘记的东西还是记得。最近,回顾了自己的感情经历来慢慢理解我的情感模式,降低天蝎情结的负面作用,甚至发挥出情感模式中的积极的一面。

父亲的审美、品味和喜好对我有一些影响。在读书期间,父母在外地打工。寒暑假会从外地带一些新奇好玩的东西回老家给我和妹妹。那时候,还蛮开心的。到后来,也比较支持我买各种各样的书,包括邮购的书。让我在老家读书的同时,也接触了外面的世界。

父亲的严肃和悲观的能量对我有一定影响,更多地是融合到其它层面对我产生影响。例如:他的怒火会对我是规范和要求,他的意志表达是对我的限制,他的言语对我是批评和悲观,他的情绪是隐忍。

父亲与母亲对我的信念和乐观态度不大。父亲的严肃、悲观呈现在所有事物的第一面,之后,他表达的喜欢和乐观都像是打了折,感觉很难看得到。母亲对事物还是没那么严肃和悲观的,但也比较难看得到乐观的一面。自己偏偏又是射手座,太阳的守护星是木星,但木星却没有与任何行星形成相位。也就意味着,我有时候会一些幸运,不明显,自己很难从个人或社会层面的出现的事件来验证自己是否幸运。现在越看越开,回想自己没有经历什么幸运的事物,但也没经历太多悲剧的事件。单从回想经历反省自身的角度来看可真得没有,但如果再把视觉拉远一点,以更的远端自我来看,可能会看到自身的幸运。

父亲对我的影响(上)

之前写过一篇文章,是关于父母对我的态度,文章名叫做《钥匙》,主要是从占星的角度来说明父母对我的态度。当中,最让我纠结的莫过于是父亲对我的态度。他对我影响,可以从火星和土星的能量来讲,这两颗行星在古典占星中又是两颗凶星,也就说父亲对我的影响其实是很消极的。太阳的能量也是被他掠夺掉的,就是他有这样或那的要求,有各种的限制。当我学习成绩好的时,要求我要有能力;当我掌握某种能力,却批判我能力不实用。而实际过程中,他却没有给与我任何的鼓励和支持,而他自身也做不到,没有表现榜样的力量。

事实上,每一个儿童都在向自己的父母学习,学习他的语言,学习他的说话方式,学习他的行为。而更重要是非语言式的方式的学习。孩子很慢才开始通过语言学习,在学校学习的语言也只是点孩子教育一部分。因为在我们未懂得语言前,在我们还是幼儿时,我们就已经通过观察父母的种种行为,习得了众多与自己先天性格、家庭教育的性格和品质。例如,父亲虽然对我说教说,不要做人不能撒谎,但是我看到他的行为是对不同的人却说着不同的话,对同一样甘事实却不是尽本然地表述。那么我也对此感到疑惑,自己也不知如何去表达自我。后来也是通过写日记的表达,来获得一种真诚表达的感觉,不然自己也无法做到顺利地说。

早些时候,并未知道我对父亲那边有个未解决的议题。只有在大学四年时,比较系统的学习占星之后,才了解父母对一个人影响和成长意义,在一个人的星盘当中太阳和月亮是最光亮行星,是发光体,性格各个层面的表达可能表现在他的意志或情感面。未解决的原生家庭议题和心理的阴影在成长过程中会潜藏起来,成为我日后心理问题的重要的根源。(具体情况可以看《太阳和月亮》)例如,我找工作的时候,很不顺利,花了很多时间,也没找到喜欢的工作,或因为原生家庭的议题做着不喜欢的工作来向父亲证明自己的价值,对自我价值感有一种比较奇怪的执着。后面也发现自己的潜意识当中,背负着莫名的愤怒、莫名的他人目标、父母留下来的目标及要做很大盘生意的目标、要赚很多钱的事业。现在来看,是一种不恰当的欲望。因为我父母亲都有太阳或月亮在二宫,所以他们的赚钱欲望比较强,但我没有行星落二宫,所以赚钱的议题不是我个人的重心。

后来看了一本书,叫做《爱的根源》。慢慢地能够理解无论是父亲还是母亲,都是用他们的行为或其它方式,去表达他们的爱,表达他们所学习到的爱,也是他们今生所学的智慧的表达。当然,对以前的我而言,父母表达的方式很不适应,有一种过度的控制欲,这可能是原生家庭带来的一个问题,甚至涉及到祖辈的问题。过去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意识,以为只是比较个人的心理问题。这个时期,对于他这个阶段的爱的理解也仅限于灵性上的理解与接受。

但是,光凭这种灵性上的理解和接受,就原谅自己的父亲对自己犯下的一些错误,加上不恰当的教养方式,那是对自己的心灵不负责任的。直到后来看了一本书,叫做《中毒的父母》。了解到其实我的父亲并没有很好履行他的职责。因为这是一个心理阴影,不可能靠心灵上的理解和原谅来解决。心理阴影有心理阴影解决的方式。我使用的方式是我朋友之前用过的,就是写一封对父亲所表达的信,然后烧掉。信中我写了很多他过去对我做的事情,以及我对这些事情感到的不满、愤怒、种种的抗议。这是对内心阴影中有效地沟通,对自身阳性能量的恢复,是生命本身的表达,最后才达到和解的状态。

后来我想要进入一段关系当中,对于自己的阳性和阴性面要有一个较好的平衡。因为,在成为完整的一个人之前,每个人的太阳面和月亮面,其实会或多或少受到各种他人的影响,最重要是原生家庭父母的影响。至于,怎么活出自己独立的人生,还真是一个难题。现在,我想要做的就是尽量把自己的阳性一面,尽可能的调动起来,以达到日月的平衡。过去在阳性力量弱的时候,理性力量强的时候,我是有焦虑的心理问题。还有很多潜藏的行动力,阳性力量弱的时候也没有很好控制,那时我会有一种莫名的愤怒,甚至有打人的冲动。当身心的愤怒没有很好的发挥,对他人是有侵略性,正确地应使用在有益身心的通道上,例如运动。

我希望接近众生,回顾起来有几个方面原因。一是大学时期的失恋,让自己的兴趣从外在转向了内在,尝试更多方式和更有深度的自我认知。二是在工作早期的失败,来来回回,有段时间体验到了彻底的绝望。生命的惘然最后指向了存在主义当中的议题——人生本无意义,同时加速对存在主义问题的思考。大学以前,我真的很在意自身表现的数据,在意成绩,在意别人的评价,在意别人的成绩,或者在意别人的数据。如果我走的是世俗传统的道路,很有可能我会在金融行业做着销售,或者做分析师或会计等,毕竟这是通过数字反映他人评价的行业,而且本身理性能量也比较强。但如果这样做,焦虑的心理问题解决不了,而且抑郁的心理问题解决不了,那种莫名的愤怒也解决不了,孤独也更可能解决,最终是缺乏与人的联结。三是自己在初中时期非常投入到学习,也希望有自己的事业,曾经我也拿过很多很多的第一。拿第二、第三也视为失败,而这个过程中使用了NLP和成功学技巧,保持了对学习成绩投入的动力。四是过早地理解多元价值,后现代主义框架下的核心观点,因为小学我曾到异地读书,那时就已经接触不同省份的孩子,回到家乡读书,有时会觉得自己是异乡人,于是家乡归属早已是多个答案了。之后也接触世界的有机环境和无机环境是统一生态的观点。五是静坐给了我启发,但未解决的心理议题, 加起来导致瑜伽士阶段的问题(详见《整合阶段和通灵阶段的病理学》《整合阶段到瑜伽士阶段前期的“疾病”》)。

那这些又跟命运有什么关系,可能灵性上的安排,可能需要我理解心理阴影,了解人性中负面特质,在面对众生能理解心理的苦难,以便治疗。也可能是过去世遗留下来的人生功课。最后到这里,我必须感谢我父亲陪我走过的这一段路程,他养育了我。之后我也成为独立的个体,顺承生命的延续,带人类文明与生俱来、生生不息的爱去爱这个社会,或者进入某一段关系。